被同学凌辱的丝袜妈妈

【被同学凌辱的丝袜妈妈】(十)同人续写

类别:精品小说 作者:流水忘年 本章:【被同学凌辱的丝袜妈妈】(十)同人续写

    【被同学凌辱的丝袜妈妈】(十)续写。

    作者:mymoon123。

    是否首发:是。

    字数:12264。

    近发生了很多事,家人和工作都发生了一些变故,实在是无力更新。但是感谢各位老铁的不离不弃,默默支持。有你们的支持我会坚持下去的!谢谢。

    窗旁宽大的办公桌上,谢婷婷双眼无神的侧躺在上面,脸上满是泪痕,胸罩早已不知道扔到哪去,只能用白嫩的双臂抱在胸前,遮住住一对36E美乳的乳头,却遮不住双乳上布满的口水和抓咬痕迹,宝蓝色的套裙高高的卷在腰际,一双肉色丝袜美腿紧紧并拢在一起,在夕阳的照射下洒上了一层金色的余晖,但从后面看去,撕裂的裤袜裆部,红肿的阴唇中,混杂着淫水与精液的粘稠液体正顺着屁股缓缓的流到了桌子上。

    一旁的沙发上,吴立伟光着屁股坐在那里抽着烟,还没有完全软化的鸡巴上湿漉漉的沾满淫水,回味着奸干谢婷婷的快感,他已经很久没操得这么爽了,甚至现在龟头都有些酸胀的感觉了。刚才吴立伟一边让谢婷婷口交一边视奸李若雪,而李若雪却浑然不知办公桌下那淫靡的景象,这让吴立伟异常的兴奋,一连在谢婷婷的蜜穴中射了两次。

    【呼……】吴立伟吐出一大口烟雾,回想着从谢婷婷口中得知的情况,目前还不能确定王飞强奸的就是李若雪,暂时还不能操之过急……突然一个计划从脑海中浮现出来,吴立伟脸上露出了淫笑,肉棒竟再次缓缓勃起。他从一旁的抽屉里拿出一个标签全是英文的药瓶,吃下一颗蓝色小药丸,走到办公桌旁边,欣赏着谢婷婷高潮过后的媚态,双手不住地在丝袜美腿和翘臀上抚摸着。

    【婷婷,你放心,你不会白白付出的,儿子的事情交给我吧,我会让王飞平安度过高中三年的。】听到吴立伟这么亲昵的叫自己的名字,谢婷婷心中一阵悲哀,毕竟自己已经与他有了肌肤之亲,而且短短两周之内,自己竟然被儿子的同学和校长先后侵犯。自己究竟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躺在宽大的办公桌上衣不蔽体的谢婷婷此刻已经无力思考这一切,任由吴立伟双手玩弄自己的敏感部位。

    【好,你说话算数。】谢婷婷冷冷说着。

    【当然算数,不过今后还要美人你多多配合啊,哈哈。】说着,吴立伟从后面用双手抱住谢婷婷的腰,将她拖向办公桌的边缘。谢婷婷以为吴立伟要将她抱下桌,配合着吴立伟的动作,往桌边移动。听到吴立伟说今后还要自己配合,谢婷婷心中明白,在王飞毕业之前,自己可能无法脱离吴立伟的魔掌了。而另一边,林胜还掌握着自己的把柄,难道未来的三年自己将要被这两人持续奸淫吗,可是为了儿子的前途,自己还有什么办法呢。正这样想着,谢婷婷突然感到有一个坚硬火热的异物顶在了自己的阴唇之间,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那根粗大的肉棒就在蜜穴内残留的淫水和精液润滑下,毫无阻力的贯穿了阴道。虽然已经高潮了好几次,这强烈的刺激还是让谢婷婷喊了出来。

    【啊,不要。】谢婷婷没有想到吴立伟仅休息了片刻,肉棒就再次坚硬如铁。

    由于整个人是侧躺在办公桌边缘,谢婷婷只能用右手费力的支撑起上半身,用左手向后挥舞着想阻止吴立伟的奸淫。但这样无力的动作非但不能阻止吴立伟腰肢的前后挺动,还让胸前的一对美乳失去了保护,乳房被一只大手揉捏的变换着形状。

    嗤啦一声,吴立伟用另一只手拉住裤袜裆部的裂口猛地向上一拽,丝袜在弹性的作用下迅速向上收束、裂口迅速扩大,将谢婷婷肥美的翘臀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啪,啪……】吴立伟没有理会谢婷婷企图阻止自己的玉手,转而使劲在她裸漏出的屁股上拍打着,每拍打一下,伴随着一声惨叫,谢婷婷的蜜穴就猛的收缩一下,给那不断进出的肉棒增加些许阻力。

    【婷婷,刚说了让你配合,怎么就不听话,这是给你的惩罚!】说着,吴立伟又狠狠的抽打了一下,在雪白的臀瓣上留下一道红红的掌印。

    【啊,疼啊,不要……】疼痛和屈辱交加使得谢婷婷哭喊了出来,无助的承受着吴立伟对她的第三轮奸淫。她已经无力抵抗,慢慢的闭上双眼,祈求这一切快点过去……。

    与此同时,王飞已经放学回到家中,发现妈妈并没有回家。他不知道谢婷婷今天去学校了,更不会知道此刻自己敬爱的妈妈正被吴立伟按在桌子上奸淫。王飞以为谢婷婷今晚要加班,拿出手机给她打电话,但是打了几通电话都没有打通。

    【奇怪,可能这会妈妈在忙吧。】王飞这样想着,自己找了点东西吃。吃过饭后,王飞胡乱写完了作业,就百无聊赖的躺在客厅沙发上看着电视,脑子里想的却是最近都没找李若雪,真是便宜她了,得再找机会好好调教一下这个美妇,让她彻底臣服于自己。想着万人敬仰的李老师成为自己的胯下玩物,王飞的鸡巴不禁硬了起来,最近也没什么机会发泄,干脆撸一管算了。鬼使神差的他走进了妈妈的卧室,想找一条丝袜套在鸡巴上撸管。

    这是王飞第一次偷偷打开妈妈的衣柜,仿佛就像是打开了百宝箱,一双双肤色裤袜和内衣叠的整整齐齐,码放在衣柜下层,而衣架上则挂着好多件OL套装,以及谢婷婷最爱的旗袍。王飞翻弄着妈妈的丝袜和内衣,才发现所有丝袜都是保守的肤色和透明色,并没有黑色或其他颜色;而从胸罩的罩杯,可以想象得到妈妈一双乳房是多么丰满;最令王飞惊讶的还是内裤,竟有相当一部分内裤是性感的丁字裤,当然王飞并不知道这只是因为谢婷婷臀部过于丰满,丁字裤穿起来比较舒服的原因。

    王飞挑了一件白色蕾丝的丁字裤放在鼻尖,传来一股淡淡清香,不知是洗衣液残留的香味还是妈妈的肉香,又拿出一条肤色丝袜套在了自己的鸡巴上撸动着。

    王飞本来是打算一边想象着李若雪一边用妈妈的丝袜撸管,怎奈看着眼前衣柜里一件件套装和旗袍,脑海中李若雪的形象逐渐变成了妈妈。自从那日他在厨房垃圾桶中发现撕烂的裤袜和跳蛋后,谢婷婷的在王飞的心中形象发生了潜移默化的变化,但最多也就停留在意淫的阶段,真正的母子乱伦王飞是做不出的。

    王飞想象着妈妈穿着她最爱的青花色旗袍,一双巨乳被自己把玩吸吮,一条中规中矩的肤色裤袜,却在妈妈秾纤合度的美腿上散发出诱人的光泽,裤袜中间被撕开了一个口子,王飞粗壮的肉棒凶猛的贯穿着花径。王飞一边沉浸在乱伦的刺激幻想中,一边加快了左手上丝袜套弄的速度,同时狠狠的嗅着右手中妈妈的蕾丝内裤。

    【哦,妈妈,呃!】王飞将鸡巴使劲往前一顶,龟头在裤袜中突突地喷射出一股股精液,之后一屁股坐在了床上。突然,王飞听到门口传来钥匙插入门锁的声音,是妈妈回来了。王飞吓得赶紧站了起来,一把将内裤塞进衣柜并关上柜门,顾不得提上裤子,还未软化的鸡巴上还黏乎乎的套着裤袜就跑进了卫生间。

    【阿飞,妈妈回来了,你在哪?】客厅穿来妈妈的声音。

    【奥,我在卫生间方便。】【快一点,妈妈要洗个澡冲一下。】【好的。】王飞拿着沾满精液的丝袜不知如何是好,现在也来不及洗了,索性扔到洗衣篮里,期盼妈妈洗衣时一块洗了而不被发现。王飞提上裤子从卫生间走了出来,看到一脸憔悴的妈妈,想到妈妈加班到这么晚才回来,而自己竟拿妈妈的衣物撸管。【妈妈,你洗吧,我先睡了。】王飞心生愧疚,低头不敢看妈妈,回自己房间去了。

    谢婷婷身心俱疲,并没有发现王飞的异样。她走进卫生间,脱掉自己的衣物放进洗衣篮,并没发现那条王飞射过的裤袜。打开热水器水龙头,谢婷婷走进水流中去,此刻多么希望水流能冲刷掉自己身上的污秽和耻辱,然而她并不知道,乱伦的种子已经悄悄种下,必将迎来收获的一天……第二天,周五,晚上7点,蓝海大酒店,前台里,服务员李峰正盯着手机屏幕,打着游戏,丝毫没有意识到一个靓丽的身影已经走到了他身后。

    染成栗色的大波浪长发下,明媚的双眼、高挺的鼻梁、红艳的嘴唇在精心修饰的妆容下散发出一股性感妩媚的气息,一身紫色西装套裙修饰了她纤细的腰身,贴身的套裙仅到膝盖以上10cm,凸显出挺翘的臀部曲线,套裙下上白嫩的大腿,在黑色丝袜的包裹下显得纤细匀称,修长的小腿笔直并拢,细嫩的一双小脚踩在黑色红底尖头高跟鞋中,优雅的站姿让她显得更加高挑性感。

    【李峰,你又在偷懒!罚你一百元,从这个月工资里扣了。】突然从背后传来严厉的训斥声,李峰吓得一哆嗦,赶紧转身,眼睛正好对上怒目圆睁的女人。

    【陈经理,不是,我……】李峰脸上露出尴尬的笑,想解释一下。

    【你什么你,我都站你背后看半天了,你就在这一直打游戏,你这样玩忽职守,要是导致酒店被客人投诉,你负的起这个责任吗!】女人丝毫不给李峰解释的机会。

    【看您说的,没那么严重吧,我不就……】【你别说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我发现了,再有下次罚你200。行了,快工作吧,月底快到了,把这个月胀结算一下,明天交给我。】【哼,不就打个游戏吗,又没客人,至于吗。】李峰低头小声嘀咕着。

    【你说什么,李峰,别给脸不要脸,你以为你的那些事破我不知道。我早听说你跟一些女服务员在酒店里乱搞,你最好给我小心一点,如果被我发现,我就直接上报领导,到时候被开除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说完女人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忙碌了一天,现在她要去医院看望自己的丈夫。

    这个女人是蓝海大酒店的大堂经理陈丽冬,她还有一个身份便是我的同学赵智的母亲。陈丽冬今年35岁,身高172cm,年轻时曾是一名空姐,长期良好保养和锻炼让她皮肤十分细嫩、身材也保持的很好,看起来就像是27、8岁,完全想象不到她有一个14岁的儿子。优雅的举手投足、精致明艳的妆容、端庄的微笑都流露出空姐的影子,当然一双纤细美腿上常年穿着的黑色丝袜也是做多年空姐保留下的习惯。

    她那高挑的身材映衬在合体西装套裙和黑色丝袜中、举手投足间散发出端庄优雅的气质,让酒店的所有女服务员都相形见绌,却吸引着每一名男性职员和顾客的眼球。李峰自不例外,此刻他双眼正紧盯着陈丽冬一双修长的黑丝美腿和短裙里一扭一扭的屁股。

    【哼,装什么正经,早晚有一天我要操得你求饶。】李峰想象着陈丽冬浑身上下被脱得只剩下黑丝裤袜,双手被绑在身后,一双黑丝美腿被绑成M型大开着,仰躺在酒店客房的床上动弹不得,自己一把撕开裤袜的裆部,挺着坚硬的鸡巴咕唧一声插入了那湿润泥泞的蜜穴,不顾陈丽冬的哭喊求饶狠狠的抽插起来……李峰的想象并不是空穴来风,陈丽冬32岁时转业进了蓝海大酒店,凭着自身的高素质条件和有条不紊的严格管理,短短三年就升任大堂经理这一要职。像她这样美丽性感的女人,背后当然少不了被别人传些风言风语,说她跟酒店高层领导乱搞。虽然实际上她并没有利用美色上位,但她的身体也并不干净。陈丽冬原本也是一个端庄贤惠的女人,她变成这样还要从做空姐的时候说起,当然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对于他的这个成熟性感的顶头上司,李峰早已垂涎欲滴。25岁的他身高1米82,作为酒店的前台服务员,自诩长相身材还不错,勾搭几个年轻漂亮的女服务员不在话下,但见过世面的陈丽冬显然无法被李峰的肉体和花言巧语吸引。

    对于年轻稚嫩的小姑娘李峰早就玩腻了,他一直想尝尝这个成熟性感的少妇是什么滋味,却也只是有心没胆。虽然李峰已经掌握了陈丽冬跟别的男人进酒店房间的监控录像,但现在她的丈夫出车祸成了植物人,李峰想威胁她也无处告状,在没有掌握陈丽冬的其他把柄之前,也只能忍受着她的训斥和羞辱,在心中千百遍地奸淫着这个美少妇。

    【你好,你叫李峰是吗?】一个声音将李峰从意淫拉回了现实,他打量着眼前的中年男人,大概40多岁的年纪,身高1米75左右,一身笔挺的西装让他显得成熟老练,面相虽说不上英俊但给人一种可以信赖的感觉。李峰越看越觉得面熟,但一时想不起是在哪里见过,可能是以前的住客吧。

    【您好,请问您是要入住吗?】李峰问道。

    【不入住,你们陈经理在吗?】李峰听男人这样说,突然想起这个男人就是之前跟陈丽冬多次开房的那个男人。【她下班了,您有什么事我可以帮您?】【是吗,那正好,我就是来找你的。】男人直盯着李峰的双眼说道。

    【找我?您有什么事?】【我叫吴立伟,是你们这的常客,跟你们陈经理也很熟。今天来是有个事需要你帮忙,你先看这个。】说着吴立伟掏出了两张照片给李峰看。李峰端详着照片,一张是一个毛头小鬼,看样子14、5岁的样子,另一张是一个端庄优雅的少妇,精致妩媚的面容、合体套装下曼妙的身材,一双秾纤合度的美腿上微微泛着光,一看就是穿着薄薄的透明丝袜。

    【您这是要干什么?】李峰一脸不解的问道。

    【你是酒店前台,我需要你帮我监视这两个人,一旦他俩来你们酒店开房,尤其是这个女人,你就偷偷拍下他们进房间的照片,而且立马通知我过来,当然好处自然少不了你的。】说着吴立伟又掏出了一个鼓鼓的信封,里面少说也有好几千元。【怎么样,这笔交易不亏吧。】【呃,这位先生,这两个人跟您是什么关系?】李峰想起之前好像有过一个小孩搂着一个美少妇在酒店开房,莫非就是照片中这两人,看来吴立伟心怀不轨啊,正好可以借机敲诈一番。

    【你不要管,只要照我说的做就行。】【这不太好吧,这样做算是泄露顾客隐私,只怕……】【不用怕,我跟你们陈经理很熟,出什么事我兜着。】【哦?

    你跟我们陈经理是什么关系?】李峰明知顾问道。

    【嗯……就是……朋友关系。】吴立伟回答的有些迟疑。

    【那你直接找陈经理帮忙不就好了。】【嗯……有些事我不想让她知道。】【吴先生,您也别再装了,陈经理跟您关系不一般吧。】李峰看着吴立伟急切的表情,面露轻佻的笑容问道。

    【你什么意思?】【这个事按理是不允许的,但也不是不能做,只是……】【我给你再加钱。】【这不是钱的问题,除非……】【除非什么?】【最近陈经理让我很不爽,除非能让我小小的报复她一下。】【怎么报复?】【来,咱们找个房间细聊,吴先生这边请。】一个计划在李峰心中逐渐成型……半小时后,两人从房间走出,李峰将吴立伟送出酒店,看着他心满意足的离开了,自己也拿出信封,面露淫笑点着钱,心想:【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骚货等着我,明天还不干的你下不了床。】…………。

    此时,在市中心医院的一间单人病房,陈丽冬正默默按摩着丈夫麻木的身体。

    手机铃声响起,陈丽冬拿起看了一眼,是吴立伟的短信:【明晚六点半,蓝海大酒店518房间,等你。】陈丽冬闭上眼睛,回想起4个月前发生在这间病房的那一幕,这一切都要从那时说起……。

    半年前陈丽冬的丈夫赵东阳被车撞了,车祸地点没有监控,肇事者驾车逃跑至今也没有找到,而赵东阳经过抢救虽然性命保住了,却成了植物人,医生也不知道何时能够苏醒。虽然之前陈丽冬与丈夫之间的感情出现了一些裂隙,但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她不能就这样轻易的放弃自己的丈夫,而且丈夫变成这样自己也有责任……。

    一夜之间,家里的顶梁柱没了,没有得到赔偿,丈夫的手术费、住院费以及家里的一切开销都只能靠她一个人支撑。自己的酒店和儿子的学校都发起了捐款,但也还差不少的资金缺口。就在她快要崩溃的时候,儿子赵智的校长——吴立伟出现了,给予他们全家很大帮助,不仅主动帮陈丽冬偿还了拖欠医院的数万元费用,而且多次到医院和家里看望儿子和陈丽冬,鼓励他们要坚强度过难关。在这样一个艰难的时刻,无依无靠的陈丽冬很快就对吴立伟产生了依赖的感情。然而她没有想到,这一切都只是一个衣冠禽兽的乘虚而入,她正一步步落入危险的陷阱。

    车祸发生一个多月后的一天,陈丽冬下夜班后便匆匆来到医院,直奔丈夫的病房而去。医院走廊中传来【哒哒】的急促高跟鞋声,紫色紧身上衣凸显的纤细腰身、包臀短裙下扭动的翘臀、铁灰色丝袜包裹的纤细美腿无不吸引着所有男性的目光,靓丽的身影给满是消毒水味道的走廊留下了一丝引人遐想的香水味。

    目前丈夫的病情趋于稳定,全部拖欠的医疗费用也已经偿还,今年自己升任大堂经理,靠目前的薪水维持丈夫的住院费和家庭开销也足够,不过以后的日子还是要省吃节用。陈丽冬这样想着,觉得美好的新生活正在向她招手,顿时忘却了工作和生活的劳累。

    【当当】门口传来敲门声,随即门开了,吴立伟提着水果和营养品走了进来。

    此时陈丽冬正擦拭着丈夫的身体,仅到膝盖上方20公分的短裙让一双笔挺的灰丝美腿一览无余,脚踩蓝色的绒面高跟鞋和弯腰的动作让挺翘的屁股将包臀短裙绷得紧紧的,正好背对着门口的吴立伟。看着眼前的美肉,吴立伟差点就要冲上去一把掀起短裙、将坚硬的肉棒插入丝袜肥臀,但他还是忍住了冲动,不然前期的准备可能就功亏一篑了。

    【哎,吴校长,您太客气了,还拿什么东西,东阳他又吃不了。】陈丽冬转过身来跟吴立伟打招呼。

    【陈小姐太客气了,这些是给你买的,看你这么辛苦照顾丈夫和儿子,得多注意自己身体啊。来,歇会吧,这是我专门买的冰糖雪梨水,特别好喝,尝尝吧。

    】吴立伟放下东西,一脸关切的抵过手中的饮料。

    【谢谢……您帮了我们这边多忙……我真是不知道怎么回报您。】陈丽冬接过饮料,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哪里,你儿子在学校表现非常好,最近又考了年级前50名。我只是想帮助你们家度过难关,不想看到这么一个优秀的孩子受到影响。】【嘤……真是太感谢您了……】陈丽冬竟感动的哭了出来。

    【哪里,都是我应该做的。陈小姐,擦擦泪。现在一切不都好起来了吗,你应该高兴啊。来,别哭了,喝口饮料吧,很甜的。】吴立伟抵过纸巾。

    陈丽冬听着吴立伟笨拙的安慰,破涕为笑,接过纸巾擦拭着湿润的眼眶,又喝了几口饮料,一股暖流浸润了心田,不知是因为甜蜜的冰糖雪梨水还是身边男人无微不至的关怀。而陈丽冬却没有发现,看着她咽下饮料,吴立伟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擦拭完丈夫的身体,陈丽冬和吴立伟坐在一旁的家属陪护床上,聊着儿子赵智在学校的情况。聊着聊着,陈丽冬只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下体隐约传来痒痒的感觉,让她不由得摩擦着穿着灰丝的一双美腿。丝袜摩擦的嘶嘶声音传到吴立伟耳中,让他心痒难耐,他知道时机就要成熟了。而陈丽冬下体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借口要方便进了病房内的卫生间,拉下裤袜和内裤,竟发现内裤的裆部湿润了一小块,自己怎么会有感觉了?。

    其实在丈夫出事前,夫妻二人就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和了,算起来也有小半年没有做爱了。最近一直忙着照顾丈夫和处理各种事务,确实忽略了身体的需求。

    可是面对着昏迷才一个月的丈夫,而且对方是儿子的校长,自己怎么能产生这种不检点的想法。虽然也想过如果今后丈夫再也醒不过来,就委身于这个沉稳可靠的男人,可现在还为时过早。哎,还是赶紧把吴校长送走,回家再自己解决一下生理需求吧。陈丽冬这样想着,整理好衣服拉开了卫生间的门,却没想到门外正站着吴立伟。

    两人就这样近距离面对面的站着,突然吴立伟抱住了陈丽冬的纤腰,同时吻上了他红艳的嘴唇,用舌头探入她口腔内搅弄着。陈丽冬香舌被吸吮的一阵酥麻,竟忘记了抵抗,几秒后才开始用双手拍打吴立伟的胸膛意识抵抗。

    一番热吻后,吴立伟放开了陈丽冬的香唇,但仍将她紧紧抱在怀中,看着她变得意乱情迷的双眼说道:【对不起,丽冬,我太喜欢你了,自从你带儿子报道那天我就喜欢上你了,我忍不住了。】【不要,放开我,东阳在那边啊。】【赵东阳?他能不能醒过来都不知道,难道你真打算守活寡一辈子。】说完吴立伟嘴唇又亲上去,在陈丽冬精致的面庞、耳朵、纤细的脖颈上不断亲吻舔弄着,双手也下移到挺翘的臀部隔着短裙抚摸着。

    【不行啊,你放手。】陈丽冬嘴上喊着,但身体各处爱抚的酥麻感觉却十分明显。感受着身体传来的反应,陈丽冬不明白自己怎会变得如此淫荡,难道真是因为长期没有做爱身体十分饥渴,却想不到这都是因为吴立伟在饮料中下的媚药。

    【放心,今后我会照顾你们母子的,每个月给你们费用,以后赵强高考的时候,我也会用我的关系保证他上个好大学的。】吴立伟一边拥吻着陈丽冬,一边推着她走进了卫生间,让她靠坐在了洗手台边上。吴立伟按着她的双肩,盯着陈丽冬的眼睛说道【丽冬,你就从了我吧。】【救命啊……】突然陈丽冬趁吴立伟放松进攻的瞬间,挣脱了双手向外跑去,但还没到门口又被吴立伟擒住纤腰给拖了回来,同时关上了卫生间的门。

    【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帮了你这么多,你就用身体回报我吧。】吴立伟终于露出了禽兽的本来面目,从背后用右手紧紧擒住陈丽冬的脖子,左手伸到灰丝美腿上感受着丝袜那美妙的触感,从大腿内侧慢慢向上移动。陈丽冬赶紧用双手死命的抓住包臀裙两侧下摆向下拉着,想保护自己的私密部位,但包臀裙柔软的材质怎能挡住魔掌的进攻。吴立伟毫不费力的就用左手强行将陈丽冬的短裙中间撑起,而陈丽冬双手紧紧拉住的裙摆只能堪堪遮住大腿,两腿间那隐秘之处却暴露出来,丝袜和内裤包裹下的阴唇被食指和中指快速摩擦刺激着,密穴内的反应也越来越强烈,分泌的淫水慢慢打湿了内裤和丝袜。

    陈丽冬发现双手拉住裙摆只是徒劳,转而用左手抓住吴立伟的手臂,但她那细嫩的藕臂怎能阻挡吴立伟粗壮手臂的持续进攻;拉住裙摆的右手则更加用力,不想让裙下春光暴露在吴立伟眼前,却将吴立伟的手全部包在了裙下。

    在越来越激烈的刺激下,陈丽冬感觉到身体逐渐软下去,无奈用右手也抓住了吴立伟的手臂,想用最后的力气阻止吴立伟对下体的蹂躏。失去了右手的保护,短裙的裙摆由于弹性迅速向上收起,将铁灰色裤袜加深部分和紫色蕾丝内裤包裹着的美妙三角部位暴露无遗。吴立伟左手被抓着,停止了进攻,却突然拉起了裤袜和内裤的上缘,右手则迅速伸了进去,准确找到了湿润的阴唇揉搓了起来【啊……不要……】感受着几根手指扣挖着自己的私密之处,陈丽冬叫了出来,从未体验过如此屈辱的陈丽冬眼里已满是泪水。本以为终于阻止了吴立伟左手的进攻,没想到却导致自己下体彻底失守,双手已经不知道如何是好,无力的抓着侵犯自己下体的粗壮手臂。

    【别忍了,很久没做了吧,看你下面湿的这么厉害。】吴立伟在陈丽冬耳旁说道,转而叼住小巧的耳垂吸允着,左手则在丝袜美臀和胸部不断游移抚摸。在媚药和爱抚的刺激下,陈丽冬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小,嘴里的反抗也渐渐变成了气若游丝的娇喘。

    【听,这是什么声音。】灰色裤袜和内裤裆部被一只大手撑着不断变换着形状,从中传来了咕唧咕唧的水声,让陈丽冬羞愧难当,但下体却在刺激下不受控制的继续分泌着更多淫水。

    吴立伟看陈丽冬在媚药的作用下逐渐无力抵抗,便搬起陈丽冬的左腿放在了洗手台上,右腿则笔挺的立在地面上,包臀裙被彻底掀起到腰间。他一把将丝袜和内裤拉下,便蹲下将脸凑近那挺翘美臀,先是在白嫩的臀瓣上一阵亲吻舔弄,随后直捣黄龙,将嘴唇贴上阴唇,贪婪的吸允着蜜穴流出的甜美汁液。

    【嗯……不……要啊……】感受到阴唇被一个温暖湿润之物揉弄,陈丽冬下体传来过电般的快感,意识越来越模糊,整个身体不住的颤动,左手撑着洗手台,右手竟不知不觉伸入嘴中吸允着。随着下体颤抖的速度不断加快,陈丽冬左手突然失力,整个人倒在了洗手台上,随着蜜穴喷出大量淫水,紧致的屁股和诱人的阴唇也不受控制的抽搐,传递出已经准备就绪的信号。

    吴立伟三下五除二脱掉了裤子和内裤,一手扶着粗长坚硬的肉棒从背后靠近了还在一下下收缩的蜜穴,向前一挺,【噗嗤】一声,火热的龟头就探入了陈丽冬那泥泞的阴道,缓慢的向前伸入着。趴在洗手台上的陈丽冬感受着才插入一半的粗壮阴茎,发出一阵闷哼。

    【哦,好紧……】吴立伟感受着阴道内大量的淫液犹如润滑剂一般包裹着火热的肉棒,下身用力一顶,滋地一声全根没入,只剩两颗睾丸在拉至臀下的裤袜边缘晃荡着。

    【嗯……疼……停下啊】陈丽冬下体传来如撕裂般的痛感,久未滋润的花径被比自己老公大好多的粗壮肉棒一插到底,让她疼的叫了出来。

    【没事,一会就好了,保证爽的你停不下来。】吴立伟舒爽地抽出阴茎,控制好角度,又往里送了进去。随着抽送速度渐渐加快,紧实的小穴包裹着火热肉棒慢慢蠕动,尽管有淫液的润滑,但过于狭窄的花径来回摩擦着硕大敏感的龟头,强烈的快感让吴立伟差点缴械投降。伴随着娇躯的微颤,陈丽冬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令人心醉的呻吟声。

    【怎么样,爽不爽。很久没做了吧,让我替你老公好好满足你吧。】【嗯…不…啊…嗯】粗长的肉棒一次又一次地顶开早就空虚难忍的紧窄蜜穴,柔嫩的肉褶被硕大的龟头刺激的不断收缩。在下药后又被反复玩弄,陈丽冬敏感的身体就像一座沉寂已久而又被激活的火山,淫液喷发一触即发!

    【啊…好大…轻点】看着身下的端庄美少妇被自己干的咿呀乱叫,一股成就感油然而生,吴立伟下体干得更加卖力,胯部犹如打桩机一般不断撞击着陈丽冬的翘臀,撞出一阵阵诱人的臀浪。一双大手也攀上美臀。丰满挺翘的臀瓣被捏出各种不规则的形状,惹得陈丽冬淫叫连连。

    【当当】病房的门口突然传来了敲门声,随着门被推开,卫生间里的两人停下了动作,但吴立伟的阴茎却还深深的插入在蜜穴之中。陈丽冬也赶紧撑起上半身,用手捂住嘴,大气也不敢出。

    【哎,奇怪,怎么没人,我记得家属在啊……有人吗】卫生间门外传来护士的声音。

    【我在卫生间方便……有事吗?】为了防止不知情的护士闯入卫生间,陈丽冬定了定神,赶紧作答。

    【哦,我就是来例行查房,问几个问题,您在里面就行。】【好的。】【病人今天晚上血压测得多少?】【145……嗯……87……】吴立伟看到没什么问题,又开始了缓慢的抽插。

    【脉搏多少?】【74……啊……啪嗒】随着吴立伟一下大力插入,陈丽冬没忍住叫了出来,悬在左脚上的高跟鞋也随着小腿一颤落在了地上。

    【没事吧,陈女士,您怎么了】【没事……嗯……肚子吃坏了,不舒服……】【奥,这样啊,最近您也辛苦了,要不要给您拿点药?】护士关切的问道。

    【嗯……不用了……谢……嗯】陈丽冬极力的忍耐着。

    【真的没事吗,哎,什么声音?】护士听到卫生间里传来了啪唧啪唧的声音,好奇的问道。陈丽冬赶紧打开了水龙头,用水流声掩盖住吴立伟大力撞击自己臀部的声音。吴立伟故意在护士面前羞辱着陈丽冬,抽插的速度虽然不快,但每一下都是实实在在的一插到底。

    【没事……你还有……别的问题吗……嗯】【哦,没事了,还有就是记得定期给病人做按摩,对他知觉的恢复有帮助。陈女士,我先走了,有事可以来护士站找我。】陈丽冬在强烈的刺激下已经忍耐到极点,双手用力的捂住嘴唇,生怕叫喊出来。

    啪嗒一声,护士随着病房关门声离开了。卫生间里再次传来了啪唧啪唧、嗯嗯啊啊的淫荡声音。

    吴立伟一边不停的抽插着,一边粗鲁的脱着陈丽冬的上衣,随后又笨拙的解着紫色的蕾丝文胸,但解了两下没有解开,撕啦一声,胸罩直接被吴立伟从中间撕裂,扔到一边,双手就从后面绕过那白皙光滑的美背,恰到好处的捉住一对36c的雪白美乳,开始揉搓玩弄陈丽冬被吴立伟擒住上半身,被迫面对着卫生间的镜子,看到的是一个上身裸漏的少妇,圆润挺拔的酥胸在一双大手揉捏下呈现出各种不同的形状,雪白的美背和脖颈上一根灵巧的舌头四处转战,在每一寸光洁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道晶莹的痕迹,随之而来的是乳头和背后传来的酥麻快感。

    【哦哦哦哦……好舒服……】镜中的少妇眼神迷离,小嘴微张发出阵阵淫叫,仿佛已完全沉浸在快感中,享受着被抱在怀里奸干的感觉。这是自己吗,与自己的丈夫仅仅一墙之隔,怎么会这样不知羞耻,可这样淫靡的场景似乎刺激着陈丽冬内心深处的什么东西,让她的蜜穴分泌出更多淫液,不断夹紧迎合着深入自己蜜穴的肉棒。

    忽然陈丽冬感觉下体一阵空虚,竟摇尾乞怜般的微微摇晃着屁股,似乎想将那根雄伟的肉棒再次含入。吴立伟拍打了一下雪白的屁股,【哼,别着急,骚货。

    】他捡起地上的高跟鞋穿在了陈丽冬的左脚上,随后又将左腿放下,让她站在地上。陈丽冬已被干得浑身瘫软,好像马上就要倒下一样。吴立伟见状下身赶紧用力一挺,用粗壮的肉棒支撑起陈丽冬柔软的腰身,双手则从背后拉住了陈丽冬的一对白嫩藕臂。

    【啊~】随着肉棒再次插入,陈丽冬发出一声悠长婉转的叫声,柔软的花径仿佛适应了肉棒的尺寸,再加上淫液的润滑,坚挺的肉棒再次畅通无阻地在花径内驰骋。在肉棒的支撑下,陈丽冬只有下身维持着站立的姿势,而上半身则完全瘫软的弯曲了90°,只由吴立伟从背后拉住才不至于摔倒。

    吴立伟打开了卫生间的门,下体在陈丽冬身后不断的前后挺动着,仿佛如推车一般将她向门外推去。陈丽冬脑袋一片空白,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填补着空虚的身体,灰色的裤袜和内裤仍缠在大腿间,脚上的高跟鞋让她本就无力的双腿举步维艰,白嫩的翘臀每承受一次撞击,就往前走一步。就这样一步步,当陈丽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走到了老公的床前。

    【啊……放我下来。】陈丽冬突然被抱上了床,双脚分开站在了老公赵东阳头的两侧,双手则扶住床头的墙支撑着身体,下身湿润的阴唇一开一合地正对着老公安详的睡颜。虽然明白了吴立伟的意图,但此刻陈丽冬连维持站立都困难,哪还有力气反抗。

    吴立伟也快步踏上了病床,形成两人四脚分别跨立在赵东阳身体两侧的站位,双手扶住陈丽冬的纤腰,粗壮的肉棒再次挺入湿滑的蜜穴。他要在老公赵东阳的面前肆意奸干陈丽冬,狠狠的击碎她的自尊,让她彻底臣服与自己。

    【啊啊啊……不……啊……不要……嘤嘤……】低头望着沉睡的老公,陈丽冬陷入了深深的愧疚与自责,这一切本不该发生,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仿佛一夜间从光明的天堂堕入黑暗的地狱。阵阵哭喊和淫叫充分的满足了吴立伟的征服感,他双手按住纤腰,用肉棒狠狠地从下向上刺穿着柔嫩蜜穴,仿佛要击碎陈丽冬最后的理智。

    本应安静的深夜病房此刻正上演着一出荒诞的戏剧,一对男女正站在病床上,女人修长的美腿上灰色裤袜被拉到大腿间,股间的私密处正被男人一根粗长的肉棒进进出出,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咯吱咯吱的病床响声、咿咿呀呀的叫床声此起彼伏。如果赵东阳此刻醒来,他一定会选择再次睡去,因为没有一个男人能忍受这种耻辱——如此近距离的欣赏自己老婆的蜜穴被别的男人粗壮的肉棒疯狂抽插。

    吴立伟顺势趴到陈丽冬背上,感受着每一寸光洁的肌肤,用力向甜美的蜜穴深处发起最后的冲击。【哦哦哦哦哦……】猛烈的性交让陈丽冬久旱逢甘霖的身体快要达到极限,疯狂地呻吟着。

    终于,吴立伟再也坚持不住,闷哼一声,紧紧掐住纤腰,龟头直抵花心,将为此刻保留已久的精液尽数射了进去。感受着滚烫的精液冲撞着自己的宫颈口,从未有过的强烈的快感让陈丽冬翻起了白眼,昏了过去。吴立伟紧紧抱住怀中瘫软的娇躯,将肉棒从阴道缓缓拔出,大量粘稠的白浊液体瞬间自阴唇流出,虽然裤袜和内裤的裆部接住了一些,但还是有很多滴落在了赵冬阳的脸上。

    顾不得那么多,吴立伟将昏迷中的陈丽冬抱到了一旁的家属陪护床上,用手机拍下了淫照,将她的衣物脱下、盖好被子,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第二天清晨,当第一缕阳光照亮这间病房,陈丽冬缓缓睁开了双眼,看着自己身上盖着的被子,回想着昨晚发生的难道是个噩梦。但当她侧过头望向自己的丈夫,在他安睡的脸庞上分明沾满了白浊的污秽,彻底击碎了她的幻想。

    【呜呜……东阳……对不起……】陈丽冬缓缓闭上双眼,此刻她多希望就像丈夫一样一睡不起,忘掉这一切……


如果您喜欢,请把《被同学凌辱的丝袜妈妈》,方便以后阅读被同学凌辱的丝袜妈妈【被同学凌辱的丝袜妈妈】(十)同人续写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被同学凌辱的丝袜妈妈【被同学凌辱的丝袜妈妈】(十)同人续写并对被同学凌辱的丝袜妈妈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