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的美腿女神】(合集)

【性感的美腿女神】之柳茜与老汉(二)

类别:精品小说 作者:小强 本章:【性感的美腿女神】之柳茜与老汉(二)

    【性感的美腿女神】之柳茜与老汉(二)作者:extant24/7/2首发于sis。

    字数:476清早7点,柳大记者玉手捂着樱桃小嘴,玉臂长伸,喉咙里发出粘腻的声音,小猫一样的伸长了懒腰,睁开了美丽的大眼睛,睫毛一闪一闪的,靓丽动人的眼睛里却写满了复杂的心事,昨晚一时激动,同情心泛滥,竟然认了一个捡破烂的当干爹,虽然说对方救了自己,可是想到这七旬老头奇丑的面貌和白癜风的手臂,让她今天早上一醒来,心里就有些止不住的后悔,昨晚要不是自己强烈坚持,那老伯竟然不洗澡就想去客房睡觉了,这一点,和爱干净的自己简直水火不容啊。

    “哎,实在是太鲁莽啊,本姑娘就是见不得老实人被欺负,这下好了,脑袋瓜一热,就认了这老伯做干爹,要是让这小的人知道了,可不得传出什么闲言碎语呢?不行,不能让他出门,就让他呆在家里吧!只要注意卫生,倒是可以留他待一段时间,等赵宇来再商量怎么安置老伯吧!”

    柳茜缩在天鹅绒的薄毯里,只露出半张俏脸,一脸的幽怨。

    一双修长的美腿横陈,可爱俏皮的脚趾涂着黑宝石色,和白嫩的肌肤形成了诱惑至极的对比,从完美的玉足向上看去,柳茜的长发松散的分落在枕头周边,像是迷离的春雾,又像是夜里的星空,今天是周末,没有采访任务,刘茜难得的可以赖赖床。

    我们的柳大美女刚起床,就像是一个瓷娃娃焕发了生机,唇红齿白,口气清新,眉目清明,媚态天成,不管是靓丽夺目的外表还是那一丝高贵的慵懒表情,丝毫不像普通人晨起那般的狼狈,这,大概就是女神和凡夫的差别了。

    正在思虑间,卧房门外就响起了“笃,笃,笃!”敲门声。

    “老伯,有什么事么?我还没睡醒呢!”柳茜撒娇的问道,完全没有起床开门的意思,房门被反锁了,倒也不怕老伯忽然开门进来。

    “额,大闺女啊,这个,俺看你冰箱里要好些吃滴,俺老汉这些年漂泊不定,但是早年也是村里的大厨,这手艺还没拉下,这不随便给你做了几个菜,你快起来趁热吃了吧!”刘老黑笑呵呵的答道,关于这一点他确实没撒谎,要不是中年丧偶染上了酒瘾以至于颓废堕落,年轻时候的刘老黑倒也算是村里的一号能人,当年就是乡长镇长下来考察,村里都是他掌勺做宴,吃过的人也都交口称赞,尤其是狮子头和剁椒鱼这两道菜,也算是独树一帜了,这一门做菜的手艺,那是实打实的厉害。

    “啊?老伯,你都做好菜了?那,那我就起来了,换身衣服就出来,您等等我啊~”

    柳茜听了一愣,这老伯也太不见外了吧,竟然就在自己家的厨房开启灶台了,但是转念一想,这大概是村里庄稼汉的老实所在了,想的也简单,待人也诚恳,完全没有城里人的那种弯弯绕,相比电视台的处处心思算计,老伯突然有点感动,这么多年了,离开家里来到这个陌生的大都市,父母都不在身边,认识了一个优秀的男朋友,却也是常年分割两地。

    唉,多久了,没有吃过父母的家常菜了,自己平时时间也紧,根本没有精力在家做饭,就连冰箱里的菜,还是前天嫂子苏岚过来买的呢。家的味道,自己太久太久没有感受了。想到这里,老伯的心里忽然间柔软了下来,对刘老黑的印象瞬间变好,第一次在心底里把对方当做一个尊敬的长辈了。

    柳茜赤着小脚丫踩在土耳其的手工地毯上,蹦蹦跳跳的到了自己的衣柜旁,看着衣橱里五颜六色的时装,心里却有些犯难了。

    到底该穿什么呢?

    自己穿睡衣出去?肯定不行,太裸露了。

    穿休闲一点?也不好,显得对老人家太不尊重了。而且自己一会儿还想出去做个美肤,一步到位穿好就不换了。

    但是自己的衣服都太潮了,上衣吧,不是遮住了胸露了肚脐,就是裸背露香肩,裤子吧,这边堪堪包裹住翘臀,却将丰满的美臀原形毕露的展现在外,几乎找不到一件膝盖以下的,和刘老伯吃饭,总不能穿那么暴露吧,比较对方是自己的干爹了呀。

    柳茜鼓着香腮,拿出来一件彩色的海马毛外套,然后又摇了摇头,放了去,接着又拿出一件白色的蕾丝棉麻的短袖,也觉得不妥,最后,实在没办法的柳茜,从衣柜的最里面翻找出一件米尔丝的黑色不规则斜肩领衬衣,套在了身上,这件衣服做工考究,是以前她出席宴会才会穿的正装,金丝绒做边,千鸟格的衬里,看起来落落大方,十分得体,衣服一上身,柳茜的贵族气息就骤然间散发而出。

    下身柳大美女选择的是一件水粉蓝的褶皱包臀连衣裙,和上衣刚好完美搭配,然后腿上是一双提花镶丝的超薄小波点黑丝,哇,这一套装扮,修身华美,气场十足,秒杀某些当红女星一条街都有余,天生丽质难自弃这句话,用来形容柳大美女再恰当不过!

    “老伯,你久等了,呵呵,做了这么多菜啊,真的辛苦你了!”柳茜楚楚可怜的推开了屋门,长发飘摇,向后背着双手,像一个公一样的足见点滴,缓步走到桌子旁边,巧笑连连的看着桌上的几道菜肴,心里十分开心。仅仅从味道上,柳大记者已经被折服了,心里想着,难倒自己以后有口福了?

    但是刘老黑却没有接话,因为他呆住了,惊呆了,被柳茜的绝伦美貌惊呆了!

    “我的天,这是天上的仙女吧,不对,是魔女,这个,女人,还可以这么美?

    比电视上的女明星还要美?”

    刘老黑觉得自己这辈子值了,我的乖乖,能和这种极品美女共处一室,是多大的福气,更何况这位美人还是自己的干女儿,活了快七十年,到现在才知道自己前半生都白活了,让自己难忍男戒的酒瘾,忽然间好像都没有了,而是变成了更为凶猛的色瘾!

    能够每天看到眼前的大美女,那黑丝美腿的喷涌活力,那高贵典雅的公气息,那调皮娇媚的般神态,这种诱惑,确实无人能敌,刘老黑看得眼睛发直,恨不得将这些画面永远留在脑子里,一时间竟然有些痴了。

    “老伯,你看什么呢?”刘茜有些不好意思,翻了个白眼问道。

    “好看,好看,真好看,大闺女啊,你太好看了,比章子怡啥的漂亮一万倍!”

    刘老黑吞了一口口水,木然的答道,眼睛丝毫没有转移。

    “切,哪有那么夸张啦,对了,我以后该叫你干爹了,呵呵,干爹哪有这么为老不尊的啊?”柳茜似怒含笑的问道。

    刘老黑一听,赶紧收赤裸裸的目光,干咳了几声,尴尬的道:“唉,咳咳,是俺不好,俺就是觉得自己太幸运了,能有你这样的干女儿,快吃饭吧,我特意给你做的,也不知你忌不忌口?”

    柳茜微笑着取来筷子,开始认真的品尝这一桌美味佳肴,玉手夹了一块竹笋放进口里,齿不露口的咀嚼品尝,淑女范十足。这女王御姐淑女三种角色之间的切换,已经是毫无滞涩了,看得刘老黑那叫一个暗爽。

    柳大美女很快就将四道菜都品尝了一遍,然后喝了一口大麦茶,娇声细语的夸赞道:“干爹,你这手艺真的厉害啊,我看比俏江南的都好吃,真的,您有这门手艺,怎么会凌落到这个地步?”

    刘老黑用蘸着自己口水的筷子,给柳茜又夹了几块菜,深情落寞的说道:“俺年轻的时候,跟过大师傅,学会了一身做菜的本事,但由于相貌丑陋,还有这白癜风的病,其实,俺不是白癜风,就是皮肤不好,有点白化,根本不传染,但是就是找不到好婆家,最后找了一个寡妇,娶进门和俺过了七八年,身上一直带着病,为她治病,花了好多钱,但最后还是病死了,那时候我四十岁,一直爱喝酒,没了媳妇,就更守不住了,喝的越来越多,拿刀的手也废了,一提刀就打抖,慢慢的,家里的积蓄也没了,欠了一屁股债,就被赶出了老屋!”

    柳茜听的很认真,听到最后,是由衷的同情眼前的老人,唉,空有一身本事有什么用,还是得认命,这些乡巴佬,就因为他鼻子的黑痣,手臂上的白化病就看不起他?简直是有眼无珠,刘老黑对寡妇的有情有义,不离不弃,他们怎么看不到?竟然还将老人赶出了住了一辈子的老屋,太可恶了,上次被老汉所救,没有来得及问清缘由,这次知道了原委,绝对不能坐视不管了。

    柳大记者的正义感真的是天生的,看着刘老汉苍老的模样,想着这些年老人家受的苦,竟然感同身受,美目水灵灵的转动,眼圈有些红了。

    “大闺女,你咋了,你别哭啊!俺这都是自作孽,没有儿子传宗接代,觉得活着没意思,这才开始喝酒度日的!”

    “干爹,以后我就是你的女儿,你放心,我是电视台的记者,我男朋友也很善良,以后没人会欺负你,也没人会看不起你了,但是,你得答应我,以后不准再喝酒了,不然身体迟早会崩溃的!”柳茜抹着眼泪,关切的看着刘老汉,温柔的说道。

    刘老黑一听,心下也很感动,赶紧站起来,竖起手指发誓道:“俺刘老黑对天发誓,以后绝对滴酒不沾,如有违背,就让,就让我干女儿把我赶走!”

    柳茜看着刘老汉发誓,破涕为笑,娇声道:“你可得说话算数,只有你以后不再酗酒,这里就是你的新家,你想住多久都行!呀!干爹你怎么!”柳茜话还没说完,就注意到,这刘老黑下半身就穿着一件破烂的内裤,裆部还开了一个口子,那根黑黝黝的肉棒此时利剑高举,刚好从破洞里挤出,晃晃荡荡的,正耀武扬威的向着柳大美女。

    刘老黑顺着柳茜害羞的目光看去,才意识到自己走光了,但是这真的不怪自己,昨晚自己的衣服都被爱干净的柳茜扔进洗衣机了,他没衣服好穿,这件内裤自己都穿了三年了,不坏才怪了,一听柳茜的惊叫,赶紧捂住裆部坐了下来,表情既尴尬又别扭的说道:“大闺女,对不起啊,俺没别的衣服可穿了,那个,俺一看见你就忍不住硬了,俺实在控制不住,从昨晚开始,到现在已经一天一夜了!

    俺真该死,俺真该死!”

    刘老黑越说越自责,竟然又开始放声大哭了起来。

    柳茜一听刘老汉大哭,被冒犯的感觉就烟消云散了,反而有点喜欢刘老汉的那种忠厚老实,自己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要是真有男人对自己不感兴趣,没有生理冲动,那才是活见鬼了!

    但是,有几个男人敢当着自己的面承认呢?想起那些虚伪的男人,尤觉得刘老汉的可爱,柳茜偏头娇媚的一笑,赶忙安慰道:“干爹,你别哭啊,这让邻居听到了还以为怎么了呢!那个,男人这样很正常啊,干爹你都快七十岁了,还能这样,说明你老当益壮嘛!快别哭了,我这就给你出去买些内衣内裤!”

    刘老黑抹了抹眼泪,颤声道:“那大闺女,你不生我的气啊?我也不知道咋事,我已经几十年没有再硬过了,但是一看见你的大腿还有你的奶子,俺就脑门子发热,控制不住了,老汉一把年纪了,这也太尴尬了,俺怎么能对大闺女你不敬呢,让我拿刀把这活儿砍掉,省得闹心!”

    刘老黑的话十分粗鄙,什么大腿奶子的,听的柳大记者连连皱眉,但是没想到刘老黑这么自责,还对自己如此尊重,竟然害怕对自己无礼而要切断命根子,这干爹也太实诚了吧!而且这刘老黑话音刚落,就要作势去厨房,要是本姑娘不拦住可真要上新闻了!

    柳茜忽然有些头疼,怎么最近老碰见实心眼的人呢!

    就在刘老黑刚要起身的时候,柳茜赶紧从椅子跳起,上前想拉住刘老黑,但是自己这一扑,用力过猛,失去了重心,整个人都向外倒了下去,眼看着就要撞到地上。

    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刘老汉伸出右手向前一搂,就将柳大美女的纤腰带到了自己的怀里,然后自己也因为惯性,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这下子,柳大美女也自然的背对着坐到了刘老黑的怀里。

    一个脸生黑痣,全身死皮的老汉怀里抱着一个娇滴滴的顶级美女,这场景,让整间房子都升温了几度。

    画面好像定格了,因为柳茜感觉到,自己坐到了一根火一样的铁杵上,竟然烫的自己有点脑袋发晕,柳大美女很快就意识到了这是什么,慌忙间挣扎着赶紧起身,但是向上一用力,竟然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站起来。

    “大闺女,俺的裤子好像被你的衣服勾住了!”刘老黑也不想这么快就轻薄眼前的大美女,毕竟日久天长,着急了反而不好,但是没想到这大美女竟然自己送上了门来,感受着柳大记者臀部的爆炸弹性,还有那种肉感的温软,那根年迈的肉棒再一次坚硬如铁,比刚才还有坚挺几分。

    “这衣服的下摆是铆钉的款式,确实挺容易挂到东西的,干爹,你别动啊,我试着解一下!”柳茜咬着嘴唇,双颊红似骄阳,这男女肉贴肉的接触,虽然隔着裙子,但还是让柳大记者吃不消,只能强行镇定,开始尝试着去摸自己的后衣摆,这衣服的后背下方有一排细密的铆钉,棱角分明,是极好的装饰品,显得十分时尚,但是它的缺点就是,一旦勾住布料除非撕开,负责很难解下来,平常外衣穿在外面,倒也没有这个担心,但是现在,就很难办了。这,就是时髦的代价了。

    柳大美女的包臀褶皱裙也不能幸免,也被上衣的钉子缠住了,整个裙面从后部微微被上扯,露出了肥美的翘臀,这相当于,刘老汉的大肉棒此时仅仅与柳大美女的肥美肉臀,只有一层薄薄的花点黑丝相隔,更别提这黑丝顶级的质感,和柳茜身上散发而出的芬芳气息,简直比春药还让男人兴奋。

    刘老黑一边洋装着急的担心,一边却开始并拢双腿,将柳大美女的美腿缓缓拢,最后固定在自己的膝盖处,柳茜根本没有注意到,此时她的身子整个离开了地面,美脚的脚尖向下紧绷,等于完全坐到了刘老黑的大肉棒上,自己的臀缝将那根黝黑的巨物咬的严丝无缝。

    “那个家伙,好大好热啊,太难堪了,得赶紧站起来!”

    就在这暧昧而热度不减的时候,柳茜柳眉微皱,瑶鼻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她根本够不到腰背后的铆钉,没办法去解开纠缠的地方,只得挪动左右挪动屁股,这种程度的摩擦,已经趋近于惹火的边沿了。

    “呃,额,额,大闺女啊,你解开了没有啊,额,是不是好难解啊!要不要我配你啊!”

    “嗯~”

    刘老黑紧夹的双腿一松,柳大记者的肥臀就骤然向下一压,发出一声骄哼,一对豪乳颤颤巍巍的晃动不休,两枚臀瓣将大肉棒包裹的更为紧密,黑丝美腿此时的曲线毕露,但是却像小白兔一样被牢牢固定,无法自由移动,只能无力的垂在老汉毛茸茸的粗腿上,时不时的晃悠一下,似乎在做无声的努力。

    然后猥琐的老汉再缓慢的靠拢双腿,柳大美女的肉臀弹性惊人,缓缓的上提,慢慢恢复了原本饱满的半球形,白嫩的脚尖再一次离开地面,悬在空中,那脚趾偶尔的蜷曲,都在表达柳茜此时备受煎熬的姿态,只见那肉棒一点一点的抽离,似乎将要被那美臀紧残忍的抛弃,但是大肉棒的鬼头还是流出了液体,在肉臀彻底离开的前一刻,在黑丝美臀上面留下了一块白色的污渍,却在诉说着一个香艳的故事,而柳大美女的翘臀,也似乎依依不舍般显得更为浑圆饱满,准备下一次的对大肉棒的碾压。

    刘老汉爽的不能自拔,一边说话分柳茜的心,一边如法炮制,双腿松开再夹紧,每来一遍,嘴里都压抑着爽出了声。

    这两枚触感惊人的美臀,就这样成了刘老汉又丑又硬的肉棒沉寂了几十年之后的第一个玩物,只是这个玩物,似乎质量太高了,让刘老汉的心脏险些跳了出来,看着近在眼前的美腿美肉,真想就这样插进去啊,但是即使是隔靴搔痒,也已经是常人难以忍受的舒坦了,两人之间就这样开始升腾起了一股别样的肉欲。

    美女与老汉,绝美与丑陋,高高在上的女记者和乡野落魄的拾荒者,两个平日里绝对不可能有交集的角色,那极品的美臀和肮脏的肉棒,就这样进入了天人交战的第一步,那更为销魂的第二步,还会远么?

    “干爹,你不要乱动啊,不然我的手在后面好难操作!”柳茜被一震一晃的弄得娇喘连连,银牙一咬的娇嗔道。

    “可是俺想帮你啊,要不你教我怎么解吧!”刘老汉很少听话,停止了动作,但是开始向上抬高膝盖,而坐在膝盖上方的柳大记者,则开始由于重力,丰满的大屁股沿着刘老汉的毛腿,缓慢的向着胯下滑落,黑丝这时候减低了摩擦力,着这一切发生的如此自然,这就像是小时候做滑滑梯,只不过柳大美女坐的是一个老汉的大腿,而大腿的根部,是一根狰狞的大黑屌。

    “嗯,不要动,干爹,你试着,嗯,试着解一下我衣服后面的扣子,实在不行,就,就撕开吧!啊,干爹,你那个顶住我了啦~”柳茜脸上红霞密布,转过头对着刘老黑嗔怒道。

    柳大记者努力了半天,终于放弃了,自己根本没法在看不见的情况下解开被缠住的衣服,没办法,只有撕开了,就在这当口,柳大美女忽然感觉到自己在下滑,虽然不明显,但是自己丰腴的玉腿却能感觉到与刘老汉毛茸茸大腿的摩擦感,而且,滑到了一半,便滑不动了,因为柳大美女已经感觉到,那根火热的臭东西已经顶在了自己翘臀中央,像是一根发烫的柱子,矗在那里,而自己的美臀中心,就是这家伙的靶心。

    “呃,俺也没办法,这东西不听使唤,就是硬的不行,那个,解不开啊,真的要撕开么?”刘老黑装的很无辜的说道,但是很明显,他那个猩红的大鬼头上,分泌的粘液更多了,那种腥臭的气味,已经飘到了柳大美女的鼻翼,让女神好不舒服,但又无可奈何。

    “撕吧,撕吧,我再买一件就是了!”柳茜急不可耐的催促道,害羞的闭起了眼睛,到了这一步,实在是太过分了,已经要到自己的底线了,得尽快制止,不然干爹对自己,真的要产生那种想法了,虽然她也不厌恶老汉最自己痴迷,但是真刀真枪的接触,那就是另一番情况了。

    “好嘞!”

    只听见“刺啦”的一声脆响,刘老汉双杀一使劲,撕开了布料,但没想到,却传来了柳茜的尖叫声:“啊!那是我的裙子呀,干爹,你!”

    果然,刘老汉刚才撕开的,根本不是柳茜上衣的下摆,而是那件褶皱的包臀裙,此刻原本就被上扯的裙子被大力撕开,分成了两半,那被紧紧束缚的美臀终于彻底焕发了生机,封印消除,噗通一下,顽皮的弹跳了出来,带出一阵奇异的体香。

    而这下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丝袜黑的是诱惑,翘臀白的更勾人,那斑点黑丝里掩藏的,赫然是一件紫色的蕾丝丁字内裤,在经过刚才的反复挤压,摩擦,本来就少得可怜的那点布料,已经被彻彻底底的挤进了柳大美女的臀缝里,丁字裤已经变成了名副其实的一条缝,电台记者的美臀,就这样,完美的袒露在刘老汉这个丑陋村夫的眼前。

    “俺是老花眼啊,刚才一着急,就撕错了,俺再来一次吧!这下你的丝袜好像也被勾住了!”刘老黑的眼睛里泛起一股狡黠。

    “嗯,先别管丝袜,实在不行,你就把你的内裤撕开吧!干爹,我被你顶的好难受啦,你把你那根东西先移开!”柳茜实在受不了了,根本不敢头看老汉,小腹里好像有一团火,有愈演愈烈,越烧越旺的趋势,而且,这团火,竟然是被一个大自己五十多岁的老汉点燃的,还是决定先解决这个燃眉之急,再去管解衣服的事情。

    “俺的内裤不好撕啊,穿了几年,布都老了,很难撕的!干爹的肉棒也太硬了,移动了也会弹原地的,咋办啊!”刘老汉装傻道。

    “讨厌啦,干爹,你怎么这么大年纪,火气还这么旺盛呀!要不然,你先把它按住,让我坐上去吧,不然这样顶着我,我实在好难受了啦!”柳茜这会儿心头忽然产生一道想法,就是自己,是不是引狼入室啊,但是这道想法转眼间被自己否定,只是意外而已,只是意外啊!

    “好的,那你配我啊,我把鸡巴一按下去,你就坐上来!”

    柳茜十分懊恼,娇媚的脸上已经快能挤出水了,红唇微张,吐出的气都是热乎乎的,当下,她气的想咬人,心道,老头子你就不能说话优雅点么,而且这话说的,要让人听见,肯定得误会咱俩在干什么见不得的事情呢,但是当下也只好如此了。

    只得叹了一口气,抿着红唇,握紧粉拳说道:“我准备好了,你按吧!”

    刘老汉听了柳茜的命令,故意将肉棒狠狠的按下,然后急声道:“大闺女,屁股抬一下,鸡巴被你吸住了!”

    “那我怎么办,我双腿悬着,使不上力呀!”柳茜急的小脸紧绷,都快哭出来了,而被这言语刺激,那股火热似乎要捅进自己身体里去,自己的感觉,似乎已经完全集中在了拿一根灼烧的铁棍上,如同被上刑一般,已经彻底顾不得刘老汉话中的无礼了。

    “你试着在我的腿上使劲向上蹬,就像青蛙那样,应该就能成!”刘老黑将黑肉棒左右挪转,开始引导柳茜做动作,那龟头的分泌液,已经从指间大小变成了巴掌大的一大块,可见这一系列过程有多么的激烈,而刘老汉呼出的热气野尽数打在柳大记者天鹅般的白皙脖颈上,每一次呼吸,都会引起柳大美女的一次颤抖。

    此时的柳茜,就像是一只高贵的天鹅,在高贵的骑乘在这个老汉的胯上,无法自拔,但是又风姿无限!

    “嗯,好了没有,哦,好热啊我~”

    柳茜的美脚开始尝试着用脚面贴着刘老汉的小腿,然后十枚黑宝石脚趾一起用力,双手撑在刘老汉的胳膊上,向上奋力攀登,那小脚滑不留手,此刻却隔着丝袜,牢牢的吸在刘老汉粗糙的腿面上,丝袜的黑和刘老汉的黑皮肤,相得益彰,更显晋级的美感,而柳茜使了半天劲,也只不过将肥臀上提了一丝,但就这一丝,也让柳茜浑身虚脱一般,平日里不爱运动,养尊处优的大小姐,这下子可真的到极限了。

    “好了,好了,快坐下来吧!”

    “嗯,终于解脱了!啊,啊,好热,好硬!嗯,嗯,受不了了啦!~”

    柳茜接连娇声喊了两下,第一下,是柳茜彻底将美臀用力的压下,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第二下,则是那根大肉棒,被狠狠压下去之后的奋力反弹,这一道肉鞭,正中柳茜的臀靶,“啪”的一声击中了丁字裤保护下的花心,打的柳茜下身泛起一阵热流,然后直接冲向她的隐秘深处,然后彻底被那团一直就在左右撩骚的火种点燃,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吞噬了柳大美女的全身,就这样,柳茜打了一个哆嗦,然后全身瘫软的坐在了刘老汉的怀里,下身喷出一股蜜水,抽搐不止,进入了一次彻彻底底,酣畅淋漓的高潮。

    那吊在半空的黑丝美腿,一晃一晃,孤零零的时不时的抽动一下脚尖,而那罪魁祸首的黑肉棒呢,就像一个安全带一样,从柳茜的美裆间探出,奋力向上向后使劲,将柳大美女死死的固定在了刘老汉的胯间,那腥臭的味道,更浓烈了,就在柳茜的美目可视范围之内,但是我们的柳茜大美女,已经开始习惯了。

    毕竟,衣服还没有解开,而刘老汉催促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大闺女,要不要接着撕啊?”

    PS:大家有什么建议和想法,欢迎讨论啊,你们越热情我越有激情继续写啊!


如果您喜欢,请把《【性感的美腿女神】(合集)》,方便以后阅读【性感的美腿女神】(合集)【性感的美腿女神】之柳茜与老汉(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性感的美腿女神】(合集)【性感的美腿女神】之柳茜与老汉(二)并对【性感的美腿女神】(合集)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