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夜行

【江湖夜行】(3)

类别:精品小说 作者:zds 本章:【江湖夜行】(3)

    第三章·任务2019年12月2日迷迷糊糊中我睡着了,房内的呻吟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忽然,身后传来开门声,师父走了出来。他已经整理好着装,又是一副儒雅翩翩的样子。他看到我坐在地上,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叹口气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

    看着远处的云霞已经渐渐露出了鱼肚白,没想到这么快天就要亮了,新婚之夜,我的娇妻在婚房内被另一个男人整整享用了一晚。

    我带着难以言表的心情起身走进了房间,整洁明亮的婚房已是一片狼藉,桌子上的果盘被打翻在地,红色的桌布扭曲凌乱,沾满了黏哒哒的液体。地上到处斑斑点点,彤儿的两只五彩锦绣鞋一只踢到墙角,一只扔在椅子下。梳妆台前一片混乱,残留着一大片水渍。不过最乱的就是婚床,床的四周本来挂满了大红色的烫金纱帘,现在都已经被扯落,床上的红色鸳鸯蚕丝被已经丢到床角,床单凌乱不堪,到处都是白色的、浑浊的印迹,分不清是精液、淫液还是汗液。

    我慢慢走近床沿,彤儿赤身裸体的蜷缩在床上,她的小肚兜被扔在地上,因为拧巴着,上面观音童子的笑脸也变的扭曲、狰狞。彤儿的身体微微抽动,我听到了她的啜泣声,我知道她为我承受了多大的委屈。

    “彤儿……”

    “哥哥。”彤儿转过脸,泪眼婆娑的看着我。

    “对,对不起,彤儿……”我话没说完,彤儿就大哭起来。

    “哥哥,是我不对……”彤儿边哭边说。

    “不,彤儿,不是你的错,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你。”我懊悔的说着,一边用力掌掴自己,如果可以,我希望痛苦的只是我。

    “不,哥哥,不是你的错。”彤儿说着赶紧起来抓着我的手。

    因为她赤身裸体,起身后两个坚挺的巨乳就在贴在我胸前,她身上到处都是师父留下的痕迹,抓痕、捏痕、吻痕,尤其是鲜红的乳头上,清晰可见两排牙齿的咬痕,还有下身液体尚未干透的印迹,在昏黄的烛光下显得娇媚、淫荡。

    看到这样的艳景,我虽然内心痛苦,但在痛苦之下居然隐隐有着一丝兴奋,因为这么一丝情绪,我的阳具也是开始膨胀起来。

    “哥哥,彤儿,彤儿已经不干净了,配不上你了。”彤儿敏锐感觉到了我下体的膨胀,但是她有点畏缩的后退。

    我什么也没有说,我抱住了彤儿,用力吻住彤儿的红唇。彤儿的嘴里有点咸咸、惺惺的味道,可能是师父口爆后留下的。但是我没有顾忌,这时候如果嫌弃我怕彤儿会更难过的。慢慢,彤儿感受到我的热情,她也开始回应起来,两人的舌头在交错、纠缠。

    一阵深深的长吻过后,我们才慢慢分开。

    “彤儿,你在我眼里是那么纯洁,那么神圣,我会永远爱护你的!”

    “哥哥……”爱的宣言来的恰如其分,彤儿感动的哽咽了,话都说不出来。

    “彤儿,我爱你!”

    “哥哥,彤儿也爱你,彤儿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彤儿激动的抱住我,两条泪线直落而下。

    “彤儿,不要哭,今天是我们的大喜日子,要高兴些。”

    “恩,哥哥,彤儿真的很高兴。哥哥,你下面好像硬了,让彤儿帮你吧。”

    彤儿说着解开了我的裤子。

    “啊,哥哥,你的,你的怎么变大了。”确实,突破了以后,我不仅阳具能再次勃起,而且也大了不少,算是因祸得福吧。

    彤儿看着我的阳具,迷恋地闻着散发出来的气息,张开嘴,含了进入,并一路含到根部,我舒服的发出一声呻吟,我现在才能感受到师父为什么屡屡舒服的发出呻吟,我也没想到只是一晚而已,彤儿就熟练掌握了这些技巧。

    彤儿感受到我的舒适,开始用力舔舐起来,双手还不停揉搓我的蛋蛋,我慢慢移动身子坐在床边,彤儿顺势下了床,下床时候也没让我的肉棒离开他的嘴巴,然后就蹲在地上,双手扶住我的大腿,开始深喉口交。我分明感觉到彤儿柔软的喉头在龟头上面滑动,就像一个按摩球在表面游走,舒服的我连连发出呻吟,都说不出话了。

    我看到彤儿张开的双腿中间,鲜红的小穴里慢慢流出了丝丝白色的精液,那是师父留在她体内的战利品,想象着刚才师父在房间里肆无忌惮的玩弄着彤儿,我的鸡巴就更加坚硬了。我用脚指头玩弄着彤儿的小穴,大拇指用力往里顶着,瞬间小穴就像是放开的水闸,更多的精液一下子涌出来了,不仅打湿了我的脚趾,还不断滴到地板上,想不到师父在彤儿体内留了这么多子孙。

    看着彤儿一边认真的舔着鸡巴,发出了“啵啵”大力吮吸声,一边小穴里不断留出别的男人的精液,我就感觉下身更加欲火高涨了。

    还没等彤儿一轮舔完,我就一把拉起彤儿,将她按倒在床上。分开她的双腿,架在自己肩膀上,然后对准彤儿泛着亮光的小穴,用力捅了进去。

    “啊……哥哥……轻,轻一点……”因为整晚的操弄,彤儿的小穴已经有点红肿,要不是因为练武的体质,早就不堪操弄。

    终于,在新婚夜,在我人生最重要的夜晚,我占领了自己最心爱的女人。

    “彤儿,你的小穴好滑,好湿啊。”

    “恩,哥哥,爱我。”

    彤儿满脸羞涩的鼓励着我,我也开始了抽动,鸡巴在彤儿的小穴里恣意的进进出出,我首次感受到了小穴带来的美妙,我一下就爱上了这种感觉。

    “恩……哥哥……啊……快……啊……”彤儿再次开始呻吟起来,不过这一次是在我的身下。

    我想象着师父的战斗姿态,心理愈加的愤怒,看着彤儿面红耳赤的大声吟叫,脖子上还隐隐可见几处吻痕,我的怒火就更为高涨。我狠狠的发力干着,毫不怜惜新婚之夜的新娘。鸡巴在小穴里胡乱浇滚着,寄出了一团又一团的液体。在猛插了10多分钟后,我也感觉到了欲望来到了顶点。

    “恩……彤儿,要来了,要射了,啊……”

    “哥哥……来,都给彤儿吧……啊……都射到彤儿身体里……啊……”

    终于,我在彤儿的体内喷射了出来,我的精液,师父的精液,彤儿的淫液在这一刹那都汇聚在彤儿的小穴里,子宫里,不分彼此了。

    我趴彤儿身上喘着粗气,用力的抱着彤儿,彤儿也紧紧的搂着我,双腿交缠在我腰上。

    “彤儿,我爱你。”

    “哥哥,彤儿也爱你。”

    我们两就这么静静的抱在一起,沉沉睡去。

    ********************************************************第二天,我蒙蒙醒来,感觉身边空荡荡的,发现彤儿已经不在床上。环顾四周,房间已经被打扫的干干净净。没想到彤儿昨晚刚经历了破瓜之痛,又被师父折腾了大半夜,一觉醒来依然精力充沛,果然不愧是3脉武者,恢复力强,精力旺盛。

    “哥哥,你醒了。”

    看到我起来,正坐在梳妆台前的彤儿转过来对我甜甜一笑,精致的妆容让她尽去昨晚的淫媚,高高挽起的发簪清楚道明了她从少女转为人妇的事实。

    虽然昨晚我也经历了人生最大的痛苦,但是能顺利迎娶彤儿成为她的男人,又解决了我武功上的大隐患,无疑又是我最大的幸福,两项权衡下我也就释然了,毕竟世上的事总不完美,有得必有失。

    我掀开被子下床,赤裸着身子走向彤儿,身下的鸡巴疲软的耷拉着。

    “羞羞,真不害臊,还不把衣服穿上。”

    “这有什么,昨天还有哪里没见过的。”

    我走到彤儿的身边,轻抚着她的脸庞,手勾着她的下巴然后将鸡巴往她嘴边送。

    “不行,公公婆婆还在等着呢?快迟到了。”彤儿伸出小舌头轻舔了一下,就推开了我。

    我知道她说的没错,父亲、母亲还在等着彤儿敬茶,我也只好按耐下躁动的心,开始穿衣梳洗。

    最新找回********************************************************今天彤儿穿了一身红色的石榴裙,眉前还点了一个梅花印,聘聘袅袅的来到厅堂。父亲、母亲已经在那等着了,我和彤儿踱步向前,拿过桌上准备好的红枣茶,双双跪在他们前面。

    “请父亲、母亲(请公公、婆婆)喝茶。”我和彤儿异口同声。

    “好好,快起来吧”母亲满脸欣喜的将我们搀扶起来。

    今天母亲打扮的也极为精致,乌黑修长的头发高高盘起,长长的两条黄金耳坠点缀着雪白修长的脖颈,一身洁白胜雪的华美长服尽显尊贵。母亲娇嫩的脸旁还残留着一抹殷红,不知是昨晚的残酒还是父亲的耕耘。尝过性爱的美妙后我也有点羡慕起父亲来,能有母亲这样的大美女日夜相伴,真是何其幸运。

    “彤儿真是美若天仙,也不知道昊儿积了什么福,能娶到这样的仙子!”母亲完全没有理会一旁的我,只是牵着彤儿的手嘘长问短,两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站在一起,光看着都赏心悦目。

    “彤儿哪比得上婆婆,不说婆婆原来就是北原城第一美女,就是现在也没人能比得上。”母亲不仅喜穿白衣,就连皮肤也是白的耀眼,近距离看她,真是堪称胜雪一筹,难怪有人私下里称呼她为“梨花夫人”。

    “我是老太婆了,哪里比得上你们年轻人。”母亲虽然自嘲,但我能感觉到她的开心,毕竟赞扬她的是新一代名震北原城,号称“北原双娇”之一的超级大美女。

    “好了,都来坐吧。你们两大美女也不需要再互相夸赞了,都是绝世之姿,哪分的出高下?”父亲哈哈大笑着,让大家都做下来吃饭。

    父亲确实没说错,彤儿身材高挑,满脸青春朝气,更兼武艺非凡,美艳中有股英气;母亲丰腴饱满,肤白胜雪,气质端庄高雅,雍容华贵中又别有风情。两人是春华秋色,各有所长,真是难分伯仲。

    一家人一起吃早饭是云家的固有传统,只要不是外出,所有人就都会参加,这也是云家凝聚力的体现。不过到了父亲这代,只有父亲、母亲和我了,如今加上彤儿,也不过4个人而已。

    早饭过后,母亲又拉着彤儿的手开始闲聊。父亲把我叫去书房,离开时隐隐间我似乎听到母亲说“昨晚……激烈……”什么的,我看到彤儿低着头羞得满脸通红。看来昨晚的床战声音让母亲都听到了,只是不知道那是属于我的还是师父的,看着彤儿娇羞的脸庞,我又有点黯然神伤。

    ********************************************************来到书房,父亲一边坐着批示公文,一边说道:“昊儿,你如今已经是正式的武者了,接下来家族会有一些任务要交给你,你自己也要主动的多多参与。”

    “知道,父亲,我一定会努力的。”

    “好,我相信我云破天的儿子绝对不是池中物,过去的经历就当磨练,希望你接下来能勇猛精进。这里有一个任务,就交给你去做。”

    父亲拿出一份文件,我快速浏览了下,原来是云家在北原城周边的一个小镇——水云镇,有一个分堂发生了内讧,希望请主家协调。

    北原城是一个大城,周边零星分布了许多小镇,这些小镇也都是各大势力的据点。有些小镇是交通要道,有些小镇盛产资源,有些小镇则人杰地灵,这些小镇像一个个卫星拱卫着北原城,同时又为主城不断输送着营养,所以这些小镇对各大势力来说也是十分重要的。没有小镇的支持,北原城犹如困兽,再强也迟早会衰落,所以小镇一旦有什么问题,主家也都会第一时间前往协调处理。

    “好的,父亲,那我什么时候出发?”

    “越快越好,就后天吧。”

    “知道了,父亲,那我先去准备了。”

    “恩,昊儿,这是你第一次任务,一定要干脆漂亮。家族里一应人力物力你都可调动,希望你能尽快解决,这样也好为进入家族的族会打基础,能真正参与家族的决策。”

    “明白了父亲,你放心,我一定会妥善处置。”

    这是我第一次做任务,所以父亲也是一再叮咛。本来我身为云家的少主早就应该进入云家的族会,可是我一直不能练武,所以就连父亲也没办法,如今我已经顺利解决这个问题,接下来只要能积累一定的功勋就能顺利进入族会,参与家族的重大决策了。

    ********************************************************“哥哥,你明天天就要走啦。”彤儿赤身裸体的靠在我怀里,如玉手臂紧紧搂着我的脖子。

    昨天我就已经和彤儿说了任务的事情,才刚刚新婚,马上就要分别,我和彤儿都很舍不得,所以这两天我们一直腻在一起,把以前想做不能做的事情都试了便,我也真是尝尽风流。

    像今天夜幕刚降临,我就已经和彤儿来了一场肉搏大战。

    “对,后天一早就出发。”我手在彤儿的巨乳上左右抚摸,手指头捏着粉红色的小豆豆来回揉搓。

    “怎么这么快?恩……”彤儿娇滴滴的说着,媚眼如丝,伸出舌头轻舔着我的脸颊和耳朵。

    “没办法,事情比较紧急,需要快速处理。”我闭着眼享受着彤儿的爱抚,另一只手开始向彤儿的黑森林袭去。

    “恩~~我知道,人家只是舍不得!恩~~真希望我也能早点帮哥哥的忙。”彤儿是刘家出身,名门望族,自然明白家族的责任,一边说着彤儿身体也一边扭动起来,明显又动情了。

    “彤儿,我们再来吧。”

    “啊,哥哥,你,你又可以了吗?”彤儿听了又是兴奋又是害羞,毕竟刚刚我们已经玩过一次,彤儿还以为我肯定要休息了,没想到我还要继续。

    “当然可以了,你看,我下面早就硬了!”其实刚刚的一番缠绵确实让我有点精疲力尽,但是看到彤儿满脸兴奋,只好奋勇再上,真难想象昨天师父是怎么做的,居然能和让彤儿不停求饶。不过在经历了昨天的刺激后,我不仅武功更上层楼,就连性能力也强大了不少,能勉强再来一次了。

    虽然我觉得彤儿被师父拿走处子身很遗憾,但如果娶了彤儿却只能让她守活寡,那想必会更加凄凉,而且如果不能练武我都不知道后面还能做什么,这样一想我不仅心情好了很多,甚至还挺感谢师父的。

    “恩……哥哥,你,恩…啊……”我一边吻着彤儿的细长的脖颈,一边手指按在彤儿的阴蒂上来回摩擦。

    经过昨晚的开发,彤儿身上的青涩一下子都去除了,就像一个水蜜桃从涩口变的甜美,让人更加的欲罢不能。虽然我肉棒已经不像一开始那么坚挺,但是我依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

    我扶着肉棒对准彤儿泛着淫花的小穴,“噗”的一声就一捅到底。

    “啊……哥哥!啊……啊……啊……”彤儿发出一声娇腻的长呼。

    滑腻的美妙感让我忍不住发力,肉棒在小穴里快速的进进出出彤儿双手挽着脚关节,大腿用力往两边分开,让我能进入的更深一点。我双手撑着床板,用力的抽插着。

    “嗯……好舒服……唔……哥哥……你……你好厉害……唔……快……啊……再快点……就这么插死彤儿吧……啊……”

    看着彤儿飞快抖动的巨乳,我忍住不双手抓住那对饱满酥乳,伸出舌头吸住彤儿的艳艳红唇,大舌闯进玉口,缠住嫩滑的小舌头,尽情的允吸起来。彤儿也毫不示弱,带着甘甜津液把娇巧小舌申了过来,和我交缠在一起。

    我亲吻着彤儿的嫩舌,把玩着手中弹性十足的柔软玉乳,下身的肉棒不断深入彤儿温热湿滑的小穴,,整个人都偏偏然的,真是乐在天边。

    我肉棒不断击打着小穴深处的子宫,每次碰到口子上总感觉龟头会被子宫轻轻的吸上一口,然后一股股热辣的淫水喷吐而出,打在龟头上,我周身仿若电击,直从马眼酥到脚底,半个身子都麻了。

    我是如此,彤儿则更是不堪,每当这时,她就螓首扬起,嘴中不时的发出“嗯……嗯……”的娇吟声。眉眼间飘飘荡荡,白嫩嫩的娇躯频频抖动。

    看着彤儿的迷人样子,我忍不住又狠狠顶了上百下,彤儿玉臂紧紧搂着我的脖颈,纤足也缠上了我的腰,好像在顶着我催促更卖力的冲刺,她高抬的雪臀前后挺动碰撞着下体,好让我的肉棒顶的更深些。

    “嗯……好深……每……每下都……都顶到里面去……嗯……不……不行了好……好酸……啊……好像要尿了……啊……”

    忽然,彤儿平坦的小腹抽搐连连,穴内嫩肉把肉棒裹的更紧,蜜液如决堤一般狂流。

    “啊……彤儿你太紧了……我也不行了……嗯……”

    我本就已是强弩之末,如今肉壁蠕动,咬着我的肉棒一收一放,小穴内的淫水温润粘稠了我们交接处,狼藉一片,全湿作了一团。

    我抱着彤儿的雪股,十指深深陷入臀肉,挺着肉棒发起最后一轮猛攻,肉棒在蜜穴内飞快的大进大出了几十抽,只觉腰眼一麻,再也承受不住,抵着子宫欲仙欲死的射了。

    “唔……好烫……不行了……哥哥……彤……彤儿也给你了……啊……”

    彤儿的花心被浓精一烫,子宫口被刺激的更是紧张,她全身都似乎烧了起来,再也把持不住,咬住自己细白如雪的手背,脑袋向后仰起,娇吟了一声,倾泻的一塌糊涂。

    我只觉从未有过的舒爽,腹中精液似已射的点滴不剩,我趴在彤儿身上正在享受射精后的余味,忽觉的尚插在小穴里的肉棒一烫,龟头似有什么东西淋了过来,把肉棒稠稠的裹了一层,不一会从龟头到小腹全麻了起来,我已绵软下去的肉棒竟又硬生生的挺了起来。

    我睁大了眼睛看着身前丽人,从乌黑飘逸的秀发到小巧白嫩的脚趾痴痴的打量了一遍。

    连说话都有些结巴起来,“彤儿,这,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我忽然又……”

    但是彤儿早被精液浇的痴痴迷迷,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被彤儿那麻人的淫液裹得全身发酥,只觉子宫口似乎还在咬吮着我的的龟头,我感觉后腰一酥,肉棒居然又扑哧扑哧的射了起来,这一射只觉得昏天暗地,爽的我再也把持不住,趴在彤儿身上,整个人都昏昏迷迷,身心爽的无法自已。

    屋内烛火高照,虽然不是新婚夜,但是对我来说却胜似新婚夜。现在终于有点明白为什么皇帝不想早朝了,如果有彤儿这样的妃子在,我是皇帝我也不想早朝了。

    (第三章完)


如果您喜欢,请把《江湖夜行》,方便以后阅读江湖夜行【江湖夜行】(3)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江湖夜行【江湖夜行】(3)并对江湖夜行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