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柔情店长妈妈

【我的柔情店长妈妈】(14)

类别:精品小说 作者:biohazrd 本章:【我的柔情店长妈妈】(14)

    第十四章·赌气2019年12月2日望着鸡巴末端闪烁的晶莹,这时我才发现,我的龟头上面好像沾了些什么东西,待我转过身朝对着落地窗的方向,可以让更多的月光落到的身上。

    而龟头上的水渍也落入了我的眼帘。

    硕大狰狞的龟头上,彷佛涂了一层透明的薄膜,似晶莹似剔透,我用手指沾了一下,还随着我的手指移动,拉出了一条丝,似乎有点黏黏的。

    见此我瞪大了眼睛,我可不是什么初哥,连女人的淫水都不识得。

    我自然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这......这不会是妈妈的淫水吧?适才我在冲动之下差点强奸了妈妈,但是真正最后有没有插进去我也不是很清楚,还没有好好感受呢,就被妈妈咬破了舌头,然后一下子就被赶了出来。

    亦然此刻龟头上沾有的淫水,无不证明了我刚刚,确实是已经插入到了妈妈的......阴道里......!!!我真的插入了!!?如果没有,那整块龟头都沾有妈妈的淫水又怎么解释呢?如果只是在妈妈阴道口蹭几下,应该不会这么全面的才对。

    不过我也不是很确定,但我的内心已经默认这个是个事实,毕竟男生都爱幻想,都幻想过与自己最喜欢的女神有些什么亲密接触,借此来安慰自己。

    何况现在对象可是我的妈妈,我的亲生妈妈。

    我竟然进去过妈妈的小屄,这一发现令我欣喜若狂,就连适才对妈妈的愧疚都被强行压下了。

    我这算不算已经和妈妈发生关系了?应该算吧——我此刻的内心说不出的激动,原本息鼓的心思,再次被燃烧了起来。

    我仅仅才插进去一点点,就沾了那么淫水在我的龟头上,由此可见妈妈当时里面是有多湿啊,看来妈妈一个人过得也是挺辛苦的,以妈妈这样保守的性格,居然被自己的儿子随便一撩,就湿成了这个样子。

    就在我激动得快要控制不住我自己的时候,不远处的动静,让我一下子什么火都戛然而止,我悄悄从沙发后面探出半颗头,在廊灯和月光的光影差的情况下,妈妈是很难看得见我这边的细节的,但我也很小心维持自己不露任何的声响。

    只见果不其然,是妈妈走了出来,别误会,是不是觉得妈妈刚才就已经要走出来了,怎么现在才走到客厅,不然,刚刚只是我的心里建设,念头都是一瞬间,几乎只是一两分钟的事情,只是放大了每一个念头,才会让你们觉得时间过了很久。

    亦然待我真正看见,从廊灯阴影底下走出的妈妈的时候,我又一次愣神了。

    只见妈妈似乎没什么心情打理自己,或许是以为刚才发生那么大的事情,我一定不会在原地停留,早早就回去房间了,所以妈妈便只是套了件睡衣走了出来,连胸前的纽扣都没有系完全。

    硕大饱满的白皙弧度,在妈妈走路颠簸的幅度下,若隐若现地浮现,曼妙的身形与那成熟的身躯构成的曲线,有一种另类的诱惑。

    我勐然地吞了吞口水,我发现我对平常的妈妈先入为主了,没想到平常温柔体贴的妈妈,原来也是有着性感的一面,而当妈妈这样的身材,加上平时不显的气质,突兀走起性感路线来,不亚于那些性感写真女星带来的诱惑,不,或许更胜之。

    毕竟妈妈的身材可不是她们能比的,光是妈妈胸前的“汹涌”,就足以秒杀她们好几条街了,要知道很多性感的写真女星,胸围顶多是C,还是在三十四至三十六之间,以我的经验,还有我前几次不小心碰见,与之刚才真正体会过反馈过来的感受,妈妈的胸部绝对有三十八G以上,当然了,这只是我的粗略估计,真正胸围,我还没有达到那种超级老司机的级别,一摸就知道是C还是D了。

    没办法,谁让我只和那些稚嫩的小雏菊谈过恋爱,你能指望十几岁的初中生,胸部能发育得有多大?除了那些只在二次元里面才会出现的不正常发育的童颜巨乳以外,像这种现实中能找到几个?只是我并没有开心多久,当我看见妈妈披头散发的,一脸憔悴的模样,我顿时所有的欲望还有设想统统没了念想,只剩下心疼,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这是......我造成的吗......是我让妈妈变成了这样吗......我不由得呆住了,这次不再是因为妈妈的诱人姿态,而是妈妈彷似被万般折磨过的神态,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像是失去了神采,只余下死灰的无神,拖着沉重的身体,一步一步走去了洗手间。

    随着一声“哗~~咕噜咕噜~~”

    马桶的冲水声后,妈妈再次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房间。

    甚至在回到房间,还不小心绊了一下墙壁,差点踉跄跌倒。

    这一整个过程,我都呆呆地看着,在妈妈要跌倒的时候,我很想走上前去把妈妈搀扶住,可是我的双腿像是被凝固了水泥,无论如何也拔不动。

    是啊,我又有何面目走出去......妈妈会变成这个样子,都是我害的,若不是我不那么冲动......我居然令到我心爱的妈妈,我生命中对我最好的妈妈,与我相依为命的妈妈,把我照顾得体贴入微的妈妈,变成了这幅样子......我竟在刚才重新见到妈妈的一瞬间,我还对妈妈抱有别样的念头,我......“哐当”

    妈妈房间的关门声,打破了沉静的夜晚,也打破了我心里的某样东西。

    我到底是怎么了?我怎么可以伤害最爱我的妈妈......这一刻,我看了一下周遭的,我和妈妈的家,同时出现在我眼前的,还有与妈妈的各种回忆,妈妈平常对待我的温柔,即使训斥我的时候,也是硬板起的脸庞,不过妈妈还真没有当坏人的天赋,严肃起来依然还是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甚至反而比平时更可爱了,简直跟李画匠的妈妈是两个不同的风格。

    妈妈的可爱,妈妈的体贴,妈妈的细心,妈妈的柔情,妈妈一颦一笑。

    我与妈妈之间实在有太多的回忆了。

    是呀,太多的回忆了,所以我可能是放不下妈妈的了。

    不过,我可以把我的感情封存起来。

    如果我对妈妈的感情,是对妈妈造成极大的困扰,那么我宁愿舍弃我自己的感情,至少,能再次看见妈妈的笑容,只要妈妈开心,我便也就无所谓了。

    良久,我静静地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很久,月光洒在我的身上,彷似映上了一层银色的盔甲。

    随后,我终于迈出了一步,也是我迈出心里的一步,拖着我沉重的身子,向着楼上我的房间走去。

    随着最后一声关门声,在二楼的楼道间响起,至终结束了今晚的闹剧。

    这一夜,我无眠。

    第二天,我不知道睡到了什么时候,只知道我是在天亮前才勉强睡过去的。

    刺眼的光线使得我一阵不适,我艰难地睁开眼睛,保留着刚睡醒的浑浑噩噩,没有去看旁边的闹钟时间,而是直接下地走到房间的窗户旁,拉开了窗户,一道刺眼的阳光照射了进来。

    望着在西方天边的大太阳,我知道现在绝对不会是上午了。

    照道理过了中午,妈妈都会上来叫我下去吃午饭的,然而今天却没有,我知道我昨晚做的事情可能伤害到妈妈了,只是错已经酿成,该怎么弥补才是最重要的。

    我不是那种犯了错就只会唉声怨人的性格,我想的更多是如何去弥补。

    可是这样的事不同其它,平常的错我是可以弥补,但是像这样我差点侵犯了妈妈,不,不对,是我已经侵犯了妈妈,即便没有最后一步插进去,此前脱掉妈妈的衣服,肆意爱抚妈妈的乳房这些,不都是对妈妈的侵犯吗?不过有一点令我奇怪,妈妈好像并没有怎么抗拒我?是因为我的力气太大了妈妈无法反抗,还是......妈妈也想我弄她?我这个想法一起,我就勐然地摇摇头,否决了这个荒唐的念头,要是妈妈也想的话,还至于如此生气么?只是猪脚怎么也料想不到,她的妈妈沉夜卿正是因为身体的不受控制的配合,才会如此生气,她生的是自己的气,感觉她自己就是一个荡妇,是对自己感到了失望,觉得她自己不配做一个母亲。

    “唉......”

    叹了一口气,我换上了出门的衣服后,走出了房间。

    今天一整天我都没有去店里,万一有搬货之类,妈妈一个人怎么能忙活得过来。

    没有用多久,我便从家里走到了店铺,在不远处就看见门口似乎堆了许多货箱子,想必是便利店今天进货了,当即我想都没想,就欲要上去准备帮忙。

    亦然这个时候,店里面走出了一个人,只见妈妈款款地从里面走出来。

    与之平常没什么不同,居家套裙加上普通的高圆领长袖T恤,胸前的硕大被紧紧包裹在里面,外观上只看到一个夸张的轮廓,纤细的腰肢实在令人想不到会是一个有着高中生儿子的妈妈,而精致的长腿,由于裙子较长的缘故,并不显出来,只是在时不时间,露出少许的白皙。

    唯一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妈妈的俏脸上,略显疲态,精神也有些萎靡不振,似乎是昨晚没有睡好的缘故,见到妈妈憔悴的脸庞,我不由得心里一揪。

    看来昨晚的事情对于妈妈来说造成的伤害真的很大。

    骤然未等我走近,这时店铺里再次走出了一个人,然而这个人让我差点没有把眼睛瞪裂。

    陈群龙!!!居然是陈群龙,我打从心底里面厌恶的人!!怎么又是他?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妈妈叫他来帮忙的?为什么?为什么妈妈你知道我在睡觉,宁愿叫陈群龙这家伙,也不愿意叫醒我来帮忙?“阿姨,这些就让我来就好,你去清点一下数量吧,不要将数目搞错了”

    最新找回“那怎么可以,还有这么箱货呢,你一个人可得累死啊”

    妈妈本欲要要搬起其中一箱货的,却是一下子就被陈群龙抢了过去,“没事的,就当做是锻炼身体嘛,而且我每天都有跑步,体力好着呢”。

    “哎呀,好吧,实在是麻烦到你了啊群龙”,见陈群龙如此坚持,妈妈也就无奈放弃了,“还好今天有你帮忙,不然这么多箱货,阿姨都不知道要怎么搞得定呢”。

    “一凡呢?阿姨你店里进货,他不是应该来帮忙的吗?”

    “小凡......”,陈群龙突然提了我,使得妈妈的小脸露出了难色,似惊恐似担忧似害怕似纠结,百味杂陈,说不清道不明。

    “我们就不提他了,这个时候他应该还在家里睡觉呢”。

    看见妈妈的脸色复杂,陈群龙阴翳的眉间忽然闪过一道精光,随即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道:“吴一凡这家伙怎么可以这样,扔着阿姨一个女人来搬货,自己却在睡懒觉,简直......简直是太过份了!!”

    “不,不是这样的,小凡他......小凡他只是学习得太晚了,我不忍心叫醒他罢了”,妈妈为我胡诌了一个借口,同时也是想不让陈群龙继续问下去了。

    “噢是了,沉阿姨,怒我冒昧地问一句,沉阿姨你的丈夫呢?似乎上次去你家吃饭,也只是见到一凡而已,难道他不在小镇上工作吗?”

    “啊哈......我丈夫......”

    “他......他......”

    “对不起......沉阿姨,我不该问这个问题,如果你不想说可以不用说的,我只是感到奇怪问一下而已”

    妈妈牵强地笑了笑,似乎有意要避开这个问题,“我先去仓库里面清点了”。

    说完便往店里面走去,陈群龙伸手勐然一揽,将货箱抬了起来,也跟在妈妈的身后往店里面走去。

    看着妈妈背对着的身影,陈群龙的双眼透出慑人的目光,与刚刚的谦逊完全不一样,简直判若两人。

    妈妈是没有看见,可是就躲在不远处角落里的我,却是看得一清二楚。

    让我更加确信陈群龙这家伙接近妈妈是别有目的的,只是我知道有什么用,妈妈根本就不信,还把陈群龙当成好孩子的典型模范。

    加上我现在,都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妈妈,跟妈妈说这些,也只会让我和妈妈的关系更加雪上加霜而已。

    我抬眼看向店铺里,妈妈和陈群龙两人的身影,至终我都还是没能迈出脚步走过去。

    我转过身背对着店铺的方向静静地离开。

    我也没有回家,只是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

    不知怎么的,走着走着来到了一处偏僻的地方,周围看不见一个人影。

    “吴一凡?”

    就在周围静得连蚊虫声音都没有的时候,忽然一道声音在我身后响起,紧接着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差点没把我三魂七魄都给吓飞出来。

    我勐然地回过头,就看见一个文文弱弱的家伙站在了我的身后。

    我顿时瞪大了眼睛。

    “我勒了个去,李画匠是你啊,你差点把我吓死了”

    “对......对不起,我刚刚看见你一个人好像很低落的样子,所以就想过来问问你发生了什么”

    被我一吼,李画匠顿时变得畏畏缩缩的,撇过脑袋彷佛做了什么对不起的我的事情。

    见到李画匠这个样子,就算我想生气也气不起来啊,彷似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样。

    “呵唉......没什么,只是我刚刚想事情想得有点入神了,所以没有注意到你”。

    “不过你这家伙,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要表现出这幅楚楚可怜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对你做了什么呢,每次想气气不起来的感觉,真的很憋屈的”。

    “对......对不起......”,李画匠继续一副等待受罚的小媳妇模样,那种小受的眼神——我捏紧了拳头,对着空气发泄了打出了好几拳,才至终让我的心情舒畅了些。

    然即一拍额头,叹出一口气,“唉......算了......真是输给你了......”

    “吴一凡,你在做什么啊?这么晚了还不回家”

    “我?”

    这时经李画匠这么一提起,我才发觉天色已经变得暗沉,太阳的光芒早已经埋没在了夜色之中。

    才知道原来已经这么晚了,我舒了一口气再次看向李画匠,道:“没什么,我就只是有些无聊随便逛逛而已”。

    “诶,那你呢?你这是去哪里了吗?”

    “你忘了吗?我跟你说过的,我每个周日下午都要补习啊,刚刚下课回来就看见你了”

    “噢对哦,我都忘了,你还真是勤奋,好不容易放个假还这么努力”

    “没......没办法......你也知道我妈妈......这是她给我报的补习班......”

    李画匠唯唯诺诺的,似乎去补习班也不是他的意愿,只是碍于他妈妈的缘故,所以他只好听从他妈妈的安排。

    对于李画匠的妈妈,我也是深感同情的。

    那位玉江会长实在太难搞了,跟我的妈妈相比,李画匠的妈妈可谓是要严厉得多,至少我妈妈不会勉强我做我不喜欢做的东西。

    而李画匠的妈妈则不同,李画匠几乎被她安排得明明白白的,再者以李画匠怯弱的性格,根本不会反抗什么的,更不敢把他的想法向他妈妈表达出来,于是便造成了李画匠的顺从心里,总之无论他妈妈要他做什么他都会照做的。

    “我说,既然你不想去,就跟你妈妈好好说一下嘛,说出你的想法啊”

    “不行的......你知道的,我不敢的......”

    “我们今年都十七岁了,再过一年我们就成年了,难不成你要听从你妈妈的话一辈子?”

    “我......我也不知道......其实我现在也挺好的......上多些补习班也能学到更多......”,李画匠摇摇头,其实他的内心也不想这样,但是真要他去跟他妈妈说这些,他一想到他妈妈严肃的神情,便不由自主地退缩了。

    “不,不说我了,说说你吧”

    “你刚才怎么了,失魂落魄的”

    “我,我没事,只是跟我妈妈吵了一架,现在不想回去而已”,我不知道该如何向李画匠诉说昨晚发生的事情,这种事情即便是最好的兄弟也不敢说出口啊,差点将自己的亲生妈妈强奸了,甚至乎都已经插进去一截了。

    这可是乱伦啊,无论在哪个国度,任何的道德法律,世俗观念都是不允许的。

    “原来如此,难怪刚刚看你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对了,既然你不想回去的话,不如你今晚去我家吧”,李画匠忽然兴奋地想道,“正好我昨天又买了一盘游戏带,不如我们去玩吧?”

    “可是这样真的好吗?明天星期一要上课了耶,要是被你妈妈知道,这可就很伤脑筋了诶”

    “晚上妈妈很少会进我的房间的,只要你在我的房间里应该就不会有什么问题,明天上学的时候可以趁着我妈妈做早餐,我们偷偷绕过院落离开就行”

    “这样不行啊,那今晚如果我不回去的话,我妈妈会着急的啊”

    “你现在不是跟你妈妈吵架了吗?你当作是离家出走呗”

    “我去,我家不同你家,我家里就我和妈妈两个人了,要是我不见了,妈妈肯定会急死的”

    “那到时候去我家,我帮你打个电话给阿姨吧,说你在我家过夜不就行了”

    “唔......”,我考虑了一下,反正我现在回去也只会是和妈妈互相尴尬而已,还不如先避开一段时间,不然我和妈妈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彼此。

    “行吧,反正我现在也不想回家”。

    “那就走呗”,李画匠兴奋笑道。

    于是我便跟着李画匠的身后,朝着他家的方向走去,忽然走到一半,我突兀停了下来,“等等”

    “怎么了吗?”

    “我去,你还是我认识的李画匠吗?平时看你畏畏缩缩的,怎么一说打游戏就变得这么勇敢了”

    “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很想有人陪我玩而已......”

    “呵呵,要是你敢拿你这劲头跟你妈妈表达意见,成不成功不知道,至少你妈妈也不会太过于逼迫你了”

    “不,不行的,我们走吧,再不回去我妈妈可能会生气呢”

    见此,我无奈地耸耸肩。

    李画匠这家伙,也只有在对待玩的时候,才会表现得主见一些,其它时候哦,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其实我知道,李画匠这个家伙的内心是很寂寞的。

    李画匠跟我不同,他是从小就在这小镇上长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性格的缘故,从小李画匠交到的朋友,不是为了使唤他,就是欺负他,可是他仍然忍受着,因为他害怕失去朋友,即使这些朋友只是当他是一个可以使唤的小弟。

    直到我几年前来到了这个小镇,然后一来就与李画匠成为了同班,可能是我平等对待吧,使得李画匠打从心底里,一直渴望着我这样的朋友,而我也因为各种的原因,与其他人凑不近堆,于是我们两个特例就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好朋友。

    自此,无论有什么李画匠都会第一时间想要与我分享,对我掏心置腹的。

    而我也一直想要改变李画匠这怯弱的性格,只是成果你们也见到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无奈之下,我只能时不时提醒他一下,现在其实李画匠已经好很多,照以前,这家伙比现在还要羞涩,甚至带有一点点小自卑。

    “喂,真的没问题吗?”

    “嗯,放心吧,我先进去看看,然后你绕到院落后面,我再去给你开庭院的门”

    没多久,我们就走到了李画匠家的门前,小镇上家家户户几乎都是采取了日式建筑的风格,所以都会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小院落,至于大小则是看个家富有的程度。

    而李画匠家的院落虽说也不是特别大,大到跟豪华别墅一样,但在小镇上也算是可以的了,至少比我家大多了。

    凭着天黑的情况,藏在这样的院落里也已足够隐蔽了。

    旋即,李画匠先一步踏进了屋子里,而我则是经由前门的旁边,得到李画匠的手势示意之后,我便环着屋子绕到了后面。

    窗户下,里面闪亮的灯光,带着人影的耸动,在我经过的时候,里面便是传来了李画匠的声音。

    这时画面也切换到了墙壁的另一边。

    “妈妈,我回来了”

    “嗯,今天为什么会晚了十多分钟?”

    在李画匠面前忽然走出了一位穿着工装的成熟美妇,如果从直面看上去第一眼不会觉得是美妇,只是一个严肃的女人而已。

    紧紧束起的秀发,留下两边的鬓角彷作刘海垂落,不施任何粉黛的小脸上,却是出乎意料的白嫩,甚至找不到任何的瑕疵,一些中年妇女该有的棱角,还有经过岁月的沧桑,都在其脸上看不见丝毫的痕迹。

    要不是年龄带来的气质和成熟的女人味,与之穿着打扮上的品味,真的找不出这女人会是一个拥有十七岁高中生儿子的母亲的证据。

    可能是真的提现在穿着打扮上吧,白色配绿色点缀的衬衫,领口与袖子的地方是绿色,在全白的衬衫上显得尤为突兀。

    紧接着是下半身配了一件绿色的中短套裙,一双修长的美腿延伸而出,肉眼看见的是上面浮着一层肉灰色的丝袜。

    然而在家里自然不会穿着高跟鞋,此刻美妇是光着脚的,那被丝袜包裹住的小脚丫,小巧可爱得令人无比得想要拿起来舔一口。

    看似很土的装扮,其实不然,修身的衬衫简直将美妇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最先引人注目的,不是那胸前的高耸,而是美妇的细腰。

    堪可盈盈一握的小腰,宛如水蛇般牵动人心,怕是个男人都会想入非非,幻想着要是这水蛇腰骑在自己的身上纵横驰聘的时候,那是该多么爽爆天的事情啊。

    要真要拿一个贴切的形容词来形容的话,美妇的细腰简直就是所谓情妇的腰。

    也只有如此,那些有钱的富豪才会趋之若鹜吧,即便六七十岁了,还要包二奶。

    不过真要比较起来,李画匠眼前的美妇,要比电视剧里的情妇演员的腰肢,更加的醉人心弦。

    男人的火葬场!!!然而拥有这样细腰的女人,竟是我和李画匠都无比头疼的人物,李画匠的妈妈,滕玉江。

    “回来的时候我遇见了吴一凡......他在散步......所以跟他聊了一会儿......”

    “嗯,知道了,以后下补习班就早点回来,别在外面逗留”

    “赶紧换了鞋子,过来吃饭吧”

    “啊,好”,李画匠低着个头,不敢看向他的妈妈,生怕他心底里隐藏的事情被他妈妈知道。

    待滕玉江转身后,李画匠才悄悄地看向我的方向的窗户,见到我在其中一扇开着窗,跟他打了个手势,示意我会先去后面等他。

    李画匠点点头。

    正欲要回个手势的时候,滕玉江充满严厉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别磨蹭了,赶紧过来吃饭——”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的柔情店长妈妈》,方便以后阅读我的柔情店长妈妈【我的柔情店长妈妈】(14)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柔情店长妈妈【我的柔情店长妈妈】(14)并对我的柔情店长妈妈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