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邻家小仙女

我爱邻家小仙女 第三十二章

类别:精品小说 作者:紫禁云生 本章:我爱邻家小仙女 第三十二章

    【我爱邻家小仙女】(三十二)惊人谜底的揭开2019年12月2日在小洁的陪伴呵护下,我终于缓过来点儿劲儿了。手机总算有勇气和电量开机了,尽管骚扰的电话依然不断,可是那些熟悉的号码里我总能感受到暖意:我妈的、薇薇的、大刘的、黎主编的、如鸿的……我在从这些信息中体会那种我极度渴望的存在感。现在,对于世界我是多余的,但是对于这些理解我关心我的人来说,我的存在还有意义。

    从回家那一刻起,我就没有办法再出门了:小洁找来的安保人员只能保护我们到家门口,其他的区域就无能为力了。即便是这样,我都已经非常满意非常开心了。流亡的日子就像噩梦,让人根本没有勇气去回想。现在我能吃上饭了也能睡好觉了,精神在一点点恢复,身体也在一点点好起来。

    我心爱的小洁请了长假始终陪在我身边寸步不离,好像生怕我会再一次消逝。

    这次离别着实刺激到了小洁,也让我深深体会到了小洁给我的爱。不幸中的万幸,让两个相爱的人相拥着抗争不公,应对人生起伏,幸福莫过于此了吧?

    话说回来了,安静下来了我开始细细琢磨出事儿前后的种种细节。我始终想不明白我掉落摄像机那个画面是谁拍的又是怎么来的?要知道当时几乎所有的媒体报道团队都撤出去了,剩下的除了我还有一家媒体,但是那家媒体只是做外围报道没有实时跟进,怎么可能拍到我这组画面呢?再有,除了这组画面之外,还有他们编造的所谓我敲诈当地民众的画面,这都是哪儿来的呢?从画质和构图判断应该是出自专业人士之手,可关键是当时现场确实没有我的专业同行啊?要有还用转我们的报道?这实在是,太费解了!

    正琢磨着呢,又一个不着调的电话过来啦!一看,不认识的电话号码,去你妈的!又不知道是哪个报社或者电视台的没调货揪我这恶心事儿呢,不接!我顺手就挂啦。刚挂了,丫手是闪电手吧?还真快,又拨过来啦!继续拒接!操,你不嫌累你就一个劲儿拨,谁怕谁啊!爷跟你丫死磕!就拒接!

    哎?还真就有意思啦,这孙子还真够执着啊,连拨了七个!行,小子,爷陪你玩儿到底!反正现在也闲得没事儿干。正想着,孙子总算识相,不拨啦。还没琢磨完呢,来了条短信:操!接电话!我李一龙!急事儿!

    一看短信,哦,是这厮。当年在广院的时候住我隔壁,没事儿老往我屋里跑,问我咋在网上跟女孩子聊天呢。小子挺会来事儿,每次过来都会提两瓶啤酒,弄点儿肉串儿啦花生啦什么的下酒菜,每次喝得我都微醺啦,然后跟我套所谓的聊天儿秘籍。

    其实挺看好这小子的,文笔相当不错,算做纪录片儿的高手。当年在学校三年,看过的纪录片儿不下400部。换宿舍的时候都把我看傻啦,装纪录片儿的箱子,薄薄的碟片儿,全是D9的,整整10箱子!

    这小子看片儿时候特专注,一般看片儿时候正襟危坐,全神贯注,好多次我进他屋找东西他都没发现。看完片子,必定马上写一篇心得,一直坚持了3年。

    就这点让我佩服得不得了,我要是有人家这么执着,现在估计都副台长啦!

    研究生二年级时候,一个特有名的纪录片导演直接看中了这小子,毕业前连续做了3个相当了得的片子,直接导致毕业论文优秀通过,我那个嫉妒啊!

    要说学习和做片子,这小子绝对是把好手,不过这小子有点儿二,谈恋爱方面要说笨得跟猪似的那都是侮辱猪呢。研究生三年级上半年,我都快忙疯啦,突然有一天哭丧个脸就奔我屋里撞进去啦。一进屋就嚷嚷开啦:“哥,你是我亲哥!

    救命呀!不想活啦!活不下去啦!”说完一屁股坐我床上,头一歪靠着墙就萎靡下去啦。

    当时正琢磨一个策划的细节呢,生生吓我一大跳!一看他那个颓废样儿,这是咋的啦?“你没事儿吧?片子没过审是咋的?没事儿!这个月要是接不上哥借你两个!”听我这话,人家居然连反应都没有。

    我站起身儿,蹲他跟前儿看。这是真遇上事儿啦,眼里连神儿都没有,脑袋耷拉着,萎缩在墙边儿,还真有点儿可怜相。“说,咋回事儿?我能帮上啥忙?”

    赶紧问清楚咋回事儿解决问题吧。

    “亲哥呀,拉兄弟一把吧!兄弟喜欢上个咱们院里的女孩子,好容易要上个号,聊了两天,一点儿进展没有!今天,今天人家跟我说聊天太无聊啦,我再说人家都不搭理我啦!这可咋办呀!”闹了半天是这事儿,我还以为啥大不了的事儿呢,这算什么呀!“看你那点儿出息,我还以为啥大不了的事儿呢,删你没?”

    我问他。

    “没删,就是不理我,说啥都不理。”看那小子的表情都快笑死我啦,大男人跟受了委屈的小姑娘似的,可怜兮兮的,就像跟我这儿告状呢,太逗啦!

    我让他跟我说是咋回事,唠叨了半天我才闹明白:也是广院的大三学生,在台里实习的时候让这傻子给看上啦,壮了三天胆儿才跟人家要上聊天号,结果刚聊了没两天,人家没兴趣啦。

    估计这小子跟人家聊的不是查户口就是天气预报,要不人家也不会烦他。现在的小丫头也是,聊天本来就是瞎扯淡嘛,难不成还要聊什么人生观方法论,聊什么孔孟老庄荀不成?后来又了解了那个女孩子实习的频道和栏目,还有近期做的节目和专题,心里有数了。遇上我这样的二流子也就算啦,遇上广院这么优秀的才子,居然不屑一顾!太没眼光了吧?我得调教调教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有眼无珠的小丫头!

    “走吧,这事儿,哥给你摆平。”说完,拉他去他屋里。也是老天爷帮他,那丫头还在线。“你坐这儿,看我怎么聊、聊什么,记住啊!”这小子乖得跟小猫似的就坐我跟前儿啦。

    我开始跟那个小丫头聊。刚开始还真傲,嘿!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东西!跟我这种一等一的网聊高手聊居然还挺拽!有意思!有挑战!其实心里很来气,不过我一点儿都没表露出来,三转两转就拐到电视创作上啦,把旁边哥们儿都看傻啦!

    接着,我就有意识地围绕她近期在做的选题开始喷上啦。正喷着呢,旁边那个不省心的主儿就开始啦。“你这么说不对,不符合美学基本原理。”“哎,你这么说不严谨,基本概念不是这样的。”“这儿错啦!西学经典第二卷上没这个原理,这是现代传媒理论基础那本书里的……”旁边这哥们儿呀,我真想拿个臭袜子堵上丫嘴!

    实在没办法,白了丫一眼,“要不,你聊?”

    说这的时候,对话框对面儿那丫头基本搞定了,连着发了四句话,无非都是些溢美之辞。他正要换位置聊,一看这情形,屁股又坐回去啦。“哥,还是你聊吧,我一聊估计又聊回初始状态啦!”算这小子识相,他要再跟我较真儿,我就甩手不管啦!脑子都不懂得变通:用兵之道,上兵伐谋、其次伐交,攻心为上、攻城为下。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把这丫头心拿捏住了,人搞定就是时间问题啦。

    我就这么跟这丫头聊了将近3个小时,基础基本夯实,攻心战就算打完了。

    下线以后这哥们儿激动得差点伸嘴亲我,要不是躲得快肯定遭了毒手啦。帮人帮到底,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我算言传身教,帮他把形象彻底树立起来了,那边那个小丫头已经彻底被拿捏住了,我该撤出啦。临了告诉他一些聊天技巧,告诉他,他该拿出足够的真诚去对待人家了。建立联系不容易,既然建立起来了,好好珍惜。

    再后来,因为毕业论文需要修改,就没再搭理他啦。结果毕业一年后突然收到他的喜帖,并且特别注明务必参加。没办法,搭了200块礼钱,去了才知道,人家两个人结婚啦……没想到本来是起哄呢,结果竟然成就了一段美好姻缘!现在回想起来,这世间的事啊,真得是太奇妙啦。

    再后来,除了逢年过节问候一下,基本没怎么联系,今天这是怎么啦?突然想起联系我。管他呢,我正准备回拨过去,电话又来啦,接!“喂,强子,是你吧?”一听是那小子没错,“嗯,是我,怎么啦?”“我去啊,你电话还真难打通,你也太拽了吧?成名人儿啦连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电话也不接啦?”这小子,都这时候啦还挤兑我呢!

    “兄弟,咱们废话少说,我赶紧问一个话。”说完那边好像有翻纸的声音,“前几天我出差刚回来,审片子时候一眼就看见你的系列报道啦。也是托了你的福啦,我们栏目组制片人也不知道从哪儿拿到了你的第一手资料,而且是第一时间。就你这个专题,他们栏目做了那么大个跟踪报道,一直做到现在。

    因为这个报道第一时间第一手资料立体结构呈现,那小子因为这个专题还让嘉奖啦。一高兴喝高啦,让我帮他接收个很着急的邮件。结果一看,还是你的一些情况。兄弟,行啊!够腐败、够糜烂的嗯?赶上被双规的贪官啦!

    我看了一下,邮件很全。从第一个视频到刚接收的一个文件,十几个邮件都是同一个人发的。我估计是这人跟你有联系,而且有过节,要不不至于这么往死弄你,就顺手抄了邮箱地址,截屏了那个邮件图片。都发你校园网那个邮箱里啦,你赶紧看看这人认识不认识,要是认识,想办法制他,就不用像现在这样啦!赶紧的!哦对啦,千万别把我给卖出去啊!“我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哥们儿,放心吧,兄弟不是那种人!你看看那个邮箱,然后把邮箱地址发我手机上,我看看能看出是什么人不。“现在我只有一个念头,这是个重大线索,挖出这个幕后的王八蛋,我就有可能翻身啦!

    “行,我这就发,赶紧办这个事儿吧,明天我就又出差啦。你这事儿揪心,赶紧结了吧,等你好消息,有情况随时联系!”说完挂了电话。没过半分钟,短信来啦。我迫不及待打开短信看内容,一个邮箱:一看这个地址,我头“嗡”一下就大啦!是杨圪泡的邮箱!老天呀,我咋没想到是这个畜生呢?难怪给黎主编就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接着狗仔队就到位啦,难怪写那些报道稿子的王八那么熟悉我,知根知底儿到细致入微啦,闹了半天是他!我日啊!

    一时间我都不知道脑子里都想什么啦,努力克制住情绪上了我校园网的邮箱,打开了李一龙发来的邮件。杨圪泡真牛逼,文字、视频、图片,立体式结构包装,按照我每天看的节目进度,这些资料已经进行了一多半了,如果全部做成节目播出来,我绝对给丫弄死啦!

    个畜生啊!我林志强跟丫有不共戴天的仇吗?至于这么往死整我!怎么惹着他啦,对我下这样的毒手!这明摆着就是不给活路啊!想到这儿,我那个气啊,手开始抖起来了,我努力克制,但是怎么克制都没办法把情绪控制下来,不行,找这个畜生去!

    我把大概情况告诉了小洁,听完我说小洁不由分说拉起我的手就往门外走:“找丫的圪泡去!”出了门小洁交代了门外的安保人员开车的开车,跟进的跟进,没几分钟就到了街上。原本堵在单元门口和小区门口的狗仔队当时看到这帮人怒气冲冲抄着家伙就打里面出来啦,吓得跟孙子似的大气都不敢喘。突然想到我不能空手去找这个王八蛋,跟这种畜生计较,不用斯文不用客气!打丫的!往死里打!

    想好了,我四处张望,想找个顺手的家伙往死打丫的,正好看见小区路边儿有个西瓜摊儿,没多想我奔那儿就过去啦。摊主是个小伙子,我上去就问:“多少钱一斤?”摊主随口就一句,“五毛。”我开始挑西瓜,一眼就看见有个开缝儿的粉瓤儿西瓜,没熟透,肯定不好吃,不过很硬。“就这个啦!”我指着那个西瓜说。

    最新找回“这个瓜不熟,不好吃。您挑别的,别的瓜好,那几个都不赖,就您边儿上那几个!”摊主倒是实在。“不用,糟蹋东西!我就要这个啦,麻烦您给我把这瓜切成24瓣儿!”我抱了那个西瓜放摊主前。

    摊主一听我这么说有点儿反应不过来怎么回事儿,就愣愣的看着我。“您就照我说的切就行!哦,还有,你这瓜生着呢,便宜点儿,三毛一斤吧。”摊主挠了挠头,看我不说话啦,也不多废话,几刀给我切好啦,“两块五。”我从兜里掏了钱给他,特起劲儿提上西瓜上了车。小洁正气恼呢,看我提上来个西瓜奇怪地看着我。“给丫王八蛋准备的,让圪泡好好享受享受!”我发着狠给小洁解释。

    “咋的你还要请他吃西瓜?”小洁一听我说更糊涂了。“小洁,放心吧,回头我给你好好解释!”小洁也没再多问,我们奔着台里圪泡的办公室就去啦。到了台院儿里,我让小洁和其他人在车里等我,告诉小洁我能应付得来,应付不来时候我招呼他们,小洁也知道我的想法就留在车上等我。

    到了圪泡办公室门口,门虚掩着。老远就能听见圪泡哼着跟他一样不着调的小调,听得我直反胃。我站在门口稍微定了定神儿,拎好给丫准备的西瓜,深吸了一口气,憋足了劲儿,“咣!”一脚就把丫门儿给踹开啦!

    进门一看,丫坐在电脑前面不知道又害什么人呢,冷不丁被我踹门儿的声音吓了一跳,愣愣地呆在他那个高背椅上目瞪口呆!

    “操你丫个王八蛋!”一看见他那个恶心样儿,再想到丫往死整我那些下作手段,恨得我直咬牙!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开场白啦,随着性子就骂出来啦。边骂边从塑料袋儿里掏出一牙牙切好的西瓜,掺和着假动作,照着圪泡那张猪脸就打上去啦!

    “嗷!”圪泡还没反应过来,一整牙西瓜就正正打在脸上啦,疼得丫跟杀猪似的就叫出来啦。爽!我拿出打保龄球的劲头,边往桌前走,边骂边往丫脸上打西瓜,“打你丫个畜生!打你丫个王八蛋!打你丫个圪泡!打你丫个害人精!叫你丫害人!叫你丫背后玩儿阴的!叫你丫不厚道!”我是越骂越起劲儿,越打越顺手。估计连老天爷都帮我,几乎没有一牙西瓜浪费,都准准得打在丫身上啦。

    这牲口从来没见过我发这么大火,估计当时我的模样也确实挺吓人的,根本不敢还手,就是一个劲儿上蹿下跳躲西瓜,边躲边叫。就不到半分钟的工夫,门外就挤满了看热闹的人。

    大刘一个箭步就从门外跨进来啦,一把就从后边把我抱住啦。“强子,冷静,冷静!理智点儿,理智点儿!”我一边挣扎一边喊,“放开我,松手!打不死个狗操的王八蛋呢!松手!”大刘抱我抱得更紧啦,一边箍住我一边把我往外拖,“冷静点儿!咋回事儿?冷静点儿!”“放开我!丫个畜生,我他妈豁出命干活儿,他他妈的背后捅我黑刀子!我出事儿第二天丫就把视频附了稿子发搞我那个栏目组啦!看丫人模狗样的,你见丫搞我的稿子了吧?平时他妈的做的什么狗屁东西,搞我的稿子写得真他妈牛逼!个畜生啊!”大刘一听这些,当时就愣住啦。

    “真的假的?你有证据没?”大刘盯着我问。“废话!没证据我能这么干嘛!个臭傻逼,捅我黑刀子可算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啦,可惜呀,百密一疏呀!脑子是屎做的吧?居然用咱们栏目组给他分的专用邮箱发东西,丫邮箱里发的东西和地址都给丫截图啦,铁证呀!要是冤枉了丫我林志强不是人!”大刘听完了,立马松开了我。“听我说,镇定、冷静、淡定,明白?”认识大刘这么久,从来没见大刘这么淡定过,甚至淡定到那个眼神儿、那个神态就在一瞬间震住了我。我就愣愣地站在那儿点点头。

    大刘转身儿就走,没几十秒就看见大刘拎了满满一桶水回来啦。“让开让开!”

    大刘一边赶堵在门口看热闹的同事一边往里挤。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听见屋里“哗”一声,再就看见大刘拎了个空桶,特帅得就出来啦!

    “操!大刘,你不是说淡定嘛,这也,这也太帅了吧?咋想到拎水泼丫啦?

    太有创意啦!”我接过桶跟大刘贫,“没从马桶里接水泼丫已经算给足丫面子啦!

    个王八蛋!还叫个东西呢!还有西瓜没啦?”大刘跟着问了我一句,“没啦,都打光啦!你等着,我再上街买去!”我接了一句,正准备转身买西瓜去,大刘拉住了我。“我是想吃两口,糟蹋了西瓜啦!以后别打西瓜啦,浪费,泼丫水正好!”

    我们这么一折腾,走廊里一下子乱哄哄的。张台闻讯赶来啦,看我拎水桶准备泼圪泡时候,一声怒吼吼得我一下子呆住了。“林志强!你给我住手!太不像话啦,放肆!”我拎着水桶傻站在原地,张台看我还拎着桶,可能是怕我再把水泼出去,“把桶放下!像什么样子?还有个主编的样子吗?放下!”我悻悻地把桶放下啦,张台走进办公室,圪泡正屋里擦脸呢。唉,大刘也真够个笨的。我好不容易把丫脸打花啦,好嘛,他这桶水泼得太正,把挂丫脸上的瓜瓤都冲掉了,相当于给丫洗脸啦。

    一看见张台,圪泡立马停了手,跟个泼妇似的就开始给张台告状啦,“张台,您看看,您看看!这还有王法嘛?这还有纪律吗?还有规矩吗?看看把我打的,我还是领导呢!看看把我打的!张台,你得给评评理,太嚣张啦,太不像话啦!

    这以后我还有什么尊严呢?简直是目无法纪,目无法纪!”张台刚看到葛炮时候着实吓了一跳,再加上丫一通丝丝紧扣张台大忌的屁话,直接就把张台激怒了。

    “林志强!太放肆啦!你怎么能打人呢?杨总再怎么说都是你的直属领导,你怎么可以这么对他呢?你道歉,道歉!”从张台起伏的胸脯,知道张台肯定是真气了,但是,我绝不能道歉,我没错,没错!

    “张台,我不道歉,我没错!没打死个圪泡已经算我高风亮节啦!凭什么还要道歉?”这段时间的苦楚一时间全爆发出来了,我实在没办法再很理性地控制情绪了,冲着张台就喊上了。

    “你没错?再怎么说你打人就不对,你还是个文化人呢!学校就是这么教你的?而且他是你的领导,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领导的吗?今天是杨总,改天是不是连我也一块儿打啦?”张台刚才还好呢,现在简直是在吼了。

    “张台你了解强子的为人吧?我林志强什么时候动过手打过人?可是这圪泡太欺负人啦!张台你有所不知,我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这个畜生身为我的领导,不拉我一把也就算啦,在我背后捅我黑刀子,往死整我呀!我倒是要张台评评这个理,这种畜生我能不打他吗?”因为生气,我明显感觉呼吸困难,但是还是坚持着把话说完了。

    听我说完,张台愣住了,“怎么回事儿?林志强你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具体情况我不知道,自打我出事儿以后,媒体就跟苍蝇似的叮着我没完没了。其中有个报社报我报得最凶,而且转载率高得出奇!每次报都是往死整我的料子,好多都是有我的真事儿,更多的都是歪曲事实往死了毁我!我说怎么知道我好多事儿,结果没想到报社后边有这个畜生这头黑蛆顶着呢!从出事儿到现在,王八蛋连续造了好几个我这事儿的专题,二十几篇稿子,还有不知道从哪儿搞来的我的生活照,居然还有好多视频,可以说不遗余力,非整死我而后快呀!丫往死搞我居然还讲着节奏呢,之前报道最狠的稿子全是他的手笔,每次只要报道稍微松点儿马上就补料儿!就决不让我有翻身的机会!

    平时做工作连个像样儿的稿子都写不出来,这他妈害人的稿子写得是真精道呀!广电总局没给你妈逼的评个最佳创意奖真对不起你呀!苍天有眼呀,你他妈的得意忘形了吧?拿台里给分的邮箱传这些恶心东西害人,上面有你个傻逼的名字呢!另外,没想到帮你忙那个傻逼会买我的帐吧?连带之前那些作我的稿子加以后追加的稿子,全给我啦!“虽然已经气到极点,我得把李一龙摘出去,这是帮我呢,可不能连累了他。葛炮听我说这些惊得嘴都合不拢了。我从兜里把优盘取出来扬了扬,”张台,所有资料都在这里,如果您不相信,尽管看,我林志强如果有半句假话遭雷劈!“听我说完,张台愣在那里好半天,就呆呆得看着我,然后扭头用极不相信的目光看着杨圪泡。”他胡说!张台你是明理人,别信这种媒体败类的谎话,简直一派胡言乱语!他这种人给咱们媒体人丢尽了脸,就是过街老鼠就该人人喊打,现在就是疯狗乱咬人,破坏团结转移视线!张台您可要明辨是非为我做主呀!“圪泡好像缓过神儿来了,突然跟疯狗似的就反咬一口。

    “都别吵,安静!”张台一声怒吼在场的人都被镇住了,“你们,”张台指着我和圪泡,“站到一边儿去!”等我们分开站定,张台拿起桌上的电话,“信通部吗?找一下王工程师。王工吗?我是张台,现在帮我找一下杨制片人的邮箱用户名和密码,对,马上,我等着。”“张台,你这么做是违法的!”圪泡一听说张台要他信箱的用户名和密码当时就叫了起来,边说边往电脑跟前走。还没等蹭到桌前,一把就让桌边的大刘给推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了。

    “王工,不用给我了。从现在起,冻结杨制片人的邮箱,没有我的同意,任何人不准重启邮箱!包括杨制片人本人!”张台挂了电话,慢慢抬头死死盯着圪泡。“杨总,好像林志强没有胡说吧?”此时的圪泡面如死灰,还是嘴硬,“张台,你别听他狡辩,我,我问心无愧!”“你,还有你,”张台指了指我和圪泡,“马上去我办公室!其他没事儿的都回去干活儿!看看看,有什么好看的?都走!”

    其他看热闹的四散走了,我去厕所稳了稳情绪,结果出来路过楼梯间时候就听见圪泡在里边杀猪般的嚎叫。

    “他妈的林志强给你什么好处啦?你向着他说话?我他妈的给你提供素材都是免费的,而且是独家!独家!动动你他妈那个猪脑子,新闻热点,全国独家!

    他林志强能给你多少我听听,有比独家还值钱的吗?你他妈的当了这么多年主编啦,就连这个帐也他妈的算不过来吗?你少跟我扯这个!我他妈的今天正式告诉你,你他妈的就是个卑鄙小人!小人!以后再他妈的别联系我,跟你丫没交道,没交道你听见没?正式告诉你,你们那个栏目那个标,你他妈的就等着黄吧,我他妈说到做到,说到做到!”说完就从楼梯间里窜了出来,一看见我愣了一下,再后来估计丫气得够呛,铁青个脸就奔张台办公室去了。看着丫的背影,再想想,我突然笑啦,对着丫背影就给了个鄙视。我强子,还是牛逼呀,看这三十六计之离间计用的,那是多么巧妙呀……到了张台办公室,张台铁青着脸坐在电脑前看着什么。看见我跟圪泡进来了,示意我们坐在会议桌前等着。又是十几分钟,我一直观察着张台的反映:双眉紧锁,表情凝重,凭我对她的了解她应该是在强忍着怒火,压抑着情绪。此刻的圪泡也是一句话不说,斜倚在沙发上盯着窗外发愣。

    张台总算看完了,抬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圪泡。“林志强,这里面的事儿都是真的吗?”“张台,您认识我林志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您觉得我能干出这里边说的那些个事儿吗?我在台里干活儿也不是一出两出,是这里边说的那样吗?

    我强子也算是死过一次的人啦,今天我就把话说在这儿啦,要是我强子真像这里边说得那样,出门就让车撞死!要是他丫的是诋毁污蔑我的,他也不得好死!”

    张台转向圪泡:“杨总,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杨圪泡理亏底虚,回话都不利索了:“我,我没什么好说的。我,我问心无愧!我这是为台里清理门户,我这是伸张正义,正风肃纪!对于林志强这种媒体败类和人渣,就应该勇敢得进行检举揭发!我这是为民除害!”“住口!”圪泡话音刚落,就听张台吼了一句,我分明能从张台的吼声里听出暴怒。就这一句把我和杨圪泡都给震住了。“没想到啊没想到杨总,你居然能说出这种话干出这种事儿来!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这么做呢?他林志强可是顶替你去执行报道任务的呀!连命都差点儿丢在那儿啦,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这么做呢?你这么说这么做你还有点儿良知吗?!他能活着回来,作为上司本来该关心同志,你不关心他也就罢啦,你怎么可以害他呢?人不能这么做人做事儿啊杨总!你这种做法对得起他吗?以后你还怎么管理你手底下的人?

    作为部门领导,应该德才兼备。近几年你的才华我没看到多少,可是就从这件事情上来说,你缺德啊!”从张台手指着杨圪泡身子有些微抖的怒斥里,我彻底看出了我内心期待的张台的反应,那是一种怒不可遏和痛心疾首:怒的,是对杨圪泡的怒其不争;痛的,是痛失良才,张之桥。

    “已经走了一个啦,杨总你还记得吗已经走了一个啊!林志强是豁出命去干工作的呀!你这么做愧对张之桥的英灵啊!”张台长越说越激动:“他林志强在一线报道这些日子,我明知道他日子过得很艰难,从来没跟我叫过苦。我调他回来他说他能坚持,部队领导给我打过几次电话没有一次说他林志强工作态度上有什么不对,出事儿前还跟我反映说他报道很拼要提醒他注意个人安全,说他们那个地方极度危险,不确定隐患太多,要特别保护他的安全。我召他回来他跟我说他还能坚持,他没退缩呀!你呢?就非得看到他包个白单子再化上妆像张之桥一样给送回来才甘心吗?!”“那是他林志强好大喜功爱出风头!别人都撤了他为什么不撤?不就是想逞强想出风头吗?我愧对英灵?张之桥为保护设备把命都丢啦,他把设备丢了就好意思面对英灵吗?”圪泡突然跟发疯了似的咆哮起来,一连串崩出这么些屁来。

    “林志强好大喜功爱出风头?那我问你,当初我安排你去你为什么不去?如果当初你去了会出这样的事故吗?当时那种情况那么危机,他能活下去就已经万幸啦,你还要他保护设备?追悼会时候他林志强捐款5000你杨总就捐了500,他林志强走的时候是张之桥妈妈亲自送的你杨总连个面儿都不露!他林志强在一线拼斗的时候你杨总坐在办公室里喂鱼,现在他林志强受到这么不公正的待遇你杨总却在背后捅刀子!我告诉你,他林志强无愧于英灵,倒是你杨总,没资格拿张之桥说话!我再负责任的告诉你,如果你就是这么个人这么办事,德不配位必有灾殃!你可以出去了!”张台长怒冲冲地顶了圪泡一通后下了逐客令,圪泡自知理亏灰溜溜蹿出了张台长办公室……“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张台无力地瘫坐在了办公椅上喃喃自语。“强子,”张台突然说,“情况我都了解了,近期广电总署要组织听证会讨论你的情况。前期台里也要出具意见,鉴于你是当事人需要回避一下。这样,前段时间你很辛苦也受了不少委屈,我都理解。这段时间你在家好好调养,等候单位通知。

    张台一定会给你个公道。”张台刚才一席话已经让我很感动了,这样的嘱咐我当然是欣然接受。“谢谢张台主持公道,强子听您指示,等您通知。那我就不多打搅您啦,先告辞啦。”张台点点头,我就退出了办公室。

    从张台办公室出来,我又去跟黎主编、大刘和薇薇打了招呼,告诉他们一切都好让他们别担心,然后坐进了车里把情况跟小洁说明,在安保的陪护下回到了家。

    今天,我觉得特别轻松:压在心头的一块巨石终于搬开了。真相终于大白了,心里所有的谜团也都解开了,我相信,事情水落石出大白于天下的日子不远了,我坚信,我等着!

    未完待续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爱邻家小仙女》,方便以后阅读我爱邻家小仙女我爱邻家小仙女 第三十二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爱邻家小仙女我爱邻家小仙女 第三十二章并对我爱邻家小仙女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