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卑微的人们(育畜高中篇)

至卑微的人们(育畜高中篇)09

类别:精品小说 作者:莲心糖 本章:至卑微的人们(育畜高中篇)09

    2019年12月2日第九章也不知过了多久,李佳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四周不再是家里,而是一圈冰冷的铁墙。

    “铁墙!“李佳心里暗叫不对,再一抬头,只见上放闪烁着一个老旧的白炽灯,散发着黄色的弱光,再看四周,李佳一阵心悸,差点没晕了过去。

    四周竟歪歪斜斜地昏迷着三个人,李佳定睛一看,正是张木白,秦岚和马海英!

    她们三个都是披头散发,衣衫褴褛,似乎没了知觉。李佳赶紧过去:“醒醒”,她用力把每个人摇了几下,还好,她们三个都渐渐回复了意识。

    “啊!“先叫出来的是马海英。

    马海英睁大了双眼,用手撑地倒退了几下,然后靠在了铁制的墙壁上,惊恐地说:“我们这是在哪,木白,秦岚,醒醒。李佳,我们被绑架了!”

    一墙之隔的我和卢宇盯着面前的监控器,卢宇说:“子业,你确定她们三个都被你催眠了,是在演戏?我怎么觉得演的这么真实啊。还有,你这屋子是从哪搞的啊?”

    我说:“你这是废话,我催眠了她们自然就有钱了,有钱什么搞不到?另外,真实就对了,她们可都是非常优秀的教师啊,演什么都像的。记住了,这场戏是所有的人都在演,除了你妈妈,只有她是真实的体验。”

    说完我们的目光继续转向了监控画面。

    妈妈和秦岚这时也退到了墙角。这时她们才发现,这个铁笼子并不大,也就5米乘5米的空间。由于没什么设施,显得格外冷清。

    这时,笼子里突然想起了“呲呲“的声音,李佳等人抬头一看,才发现其中一面墙高2米处挂着个老旧的显像管电视。

    电视一打开,出现的是我和卢宇的画面。

    四人齐声“啊“了一下。

    我说话了:“各位老师,妈妈,李佳阿姨,你们好。在这里见到我们很意外吧。实不相瞒,我和卢宇已经加入了本市最大的黑社会,如火帮。我来解释一下各位的处境,如火帮有个小游戏,我们想请各位一起玩玩。你们四个现在被关在一个密室里,其间我们会一起玩一系列的游戏,当然会有许多色情的成分,你们四个根据游戏结果将获得相应的积分。几轮统计下来,积分较高的三个人将恢复自由,低分最低的那个将永远成为如火帮的性奴隶!”

    “陈子业,你个畜生!”妈妈突然冲着屏幕疯狂大叫了起来,“我是你妈!

    这些都是你的长辈,你开什么玩笑!”

    这是我特意为妈妈安排的台词,做了这么久的性奴,我认为唯一能羞辱到她的就是让她假装反抗了。

    我注意到李佳什么都没说,只是缩在了一个墙角掩着脸默默地哭泣,显然是伤心透了。

    我接着说:“为了公平公正,我们全程会监控,而且会保存录像。这个房间唯一的出口是在电视下面的一个50厘米高的小洞,一次只能爬出一个人,由我这边的电磁开关控制铁门的开合,所以还请大家不要想逃走的事情。好,游戏开始了。现在暂时没什么任务,大家可以相互了解一下。”

    说完我关闭了密室里显示器,只留着我这边的监控,监视着她们的一举一动。

    “这……这是真的吗?。”秦岚颤颤巍巍地问,语气中透着怀疑。

    “开玩笑的吧,他俩一定是跟我们闹着玩的,他们还是孩子,哪来的那么多黑社会。”马海英也如是说。

    妈妈说:“有可能吧,我想也不至于。”

    她们三个说完了台词,一起看着李佳。

    只见李佳坐在墙角,头埋在了膝盖里,“呜呜”地哭了一阵,然后抬起头,满脸是眼泪地说:“各位老师,我……我对不起你们,陈子业说的……是真的。

    因为,就在今天早上,我的亲生儿子卢宇,这个畜牲,他……他强奸了我……呜呜呜……”

    三人早知道剧本,秦岚和马海英当然表现得惊讶,“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妈妈的设定是已经被我告知,听了李佳的话,显得很气愤说:“畜牲啊畜牲!

    我还以为是卢宇一时兴起,现在想想,他们是早有预谋!我那畜牲儿子陈子业也在其中。啊,气死我了!”

    李佳呜咽地说:“张老师,我对不住你,子业是个好孩子。肯定是我家卢宇带坏的他,呜呜呜……我出去一定杀了他,然后我再自杀,想各位老师谢罪。”

    说完,李佳继续抱着头哭。

    我在外面看得津津有味,卢宇却有点坐不住了:“子业,我没想让我妈这么痛苦,我们是不是有点过了?”

    我赶紧拍拍他的肩膀说:“大兄弟,这才刚刚开始,好玩的在后面呢。”说完继续看屏幕。

    只见秦岚清了清嗓子说:“各位老师,卢宇妈妈……嗯,我还是直接叫你李佳吧,你们听我说,既然我们已经确定了自己的处境,我有一个提议。”

    大家都看向了秦岚,毕竟是一校之长,见识自然应该不凡。

    “大家也听见了,刚才陈子业说了要玩一系列的游戏,还说有什么游戏积分。

    我的提议是,我们宁死也不玩他的游戏,就算是饿死,渴死,我们都不要配合他们。我们虽然是女人,但也都是这个社会的精英,都有自己的尊严,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自己被几个孩子玩弄。”秦岚说得义正言辞。

    马海英应声道:“对,我同意,两位还是外面那两个孩子的家长,被儿子这么捉弄,还不如死了呢。”

    妈妈说:“我现在就是想打死我儿子,如果办不到,我就死在这里。我也同意,绝不会玩他的什么游戏!”

    李佳抬起头,痴痴地看着她们,显然是还没从悲伤和震惊中缓过来,等了一阵后,终于下定了决心似的说:“各位老师,我生了这种儿子,连累大家到这种境地,惭愧万分。我本来是想一头碰死在这里的,但既然你们这么说了,我横竖也是个死,我就陪你们跟他们斗到底!”

    “好!”三个老师异口同声。

    说完,三个人开始了一些琐碎又郁闷的聊天。时而讲自己怎么生气,时而讲要怎么处置我们,是送公安局还是直接杀了。中间李佳的情绪还崩溃了两次,但经过大家的开导,现在终于可以冷静地思考了。

    过了半个小时,大家聊天聊累了,一起找了找出口,发现无机可乘,便一人靠着一个墙角休息。屋子没有表,是不知道时间的,这时是晚上6点。

    我伸了个懒腰,对卢宇说:“我要回家了,明天早上6点再来行吗?”

    卢宇一脸惊讶地说:“啥,你这还回家?那我妈怎么办?”

    我满不在意地说:“跑又跑不了,你妈现在情绪激动,无论如何都不能配合。”

    “那就再等几个小时啊,不至于到明天吧。”卢宇有点慌神。

    “你傻啊,过几个小时她就彻底冷静了,还怎么配合?明天早上,又饿又渴,精神又不好,那时候再行动喽。还是你听她们骂我们没够,还想再听会儿?”说完我拉着卢宇出了门。

    我们吃了顿饭,各回各家,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6点,密室里的显示器又开了。李佳一晚上没怎么睡,看到显示器亮了一激灵,叫醒了熟睡的三人,说:“诶,醒醒,我们在这里多久了?那玩意儿又有画面了。”

    画面中还是我和卢宇:“各位老师,妈妈,李佳阿姨早上好啊。睡得怎么样,地有点凉吧。大家处得怎么样,还习惯吗?第一个游戏要开始了,别紧张,只是正常的吃饭啦。我这里给大家每人准备了一些吃的,有面包,包子,牛奶,面条等等。你们过一会一个一个地出来吃就好了。满分10分,你们只要吃饱喝饱,就会得满10分,没有任何其他的要求。好了,第一个请妈妈,张木白先出来吧。”

    说完,我按了下控制门的按钮,开启了铁壁下方半米高的小门。

    我透过监控,看到屋子里的四个人面面相觑。

    李佳先开口了:“张老师,你不要出去,我们不要配合他,让他死了这个心吧。”

    李佳哪知道那三个都是演员,只听秦岚说:“我觉得还是让木白出去吧,至少看看外面的情况,看看我们有没有什么逃跑的可能,就算我们想拼命,也得知己知彼不是?”

    “是啊。”马海英附和道,“我说大家都应该出去看看,明里配合,暗中观察有没有破绽。”

    李佳听了觉得有道理,也只能点点头。

    于是妈妈弯腰四脚着地地爬了出来,小铁门随即就关上了。

    铁门是完全隔音的,在里面听不到外面的一点动静。

    李佳她们在铁牢里等了10分钟左右,门又开了,妈妈钻了回来。

    “怎么样?能出去吗?”李佳抢先问。

    妈妈沮丧地说:“出不去,我爬出去后就看到了他俩,可是中间还有一道铁栏杆隔着。我只有个2米乘5米的细长活动空间吧,前面是铁栏杆,后面就是这堵墙,像个小监狱一样。”

    李佳叹了一口气,又问:“怎么样,你吃了吗?”

    妈妈一听急了说:“吃什么?我出去就指着他俩破口大骂,我这辈子还没这么骂过人,这俩畜牲竟然还是嬉皮笑脸的。我现在还气得浑身哆嗦。只是可惜我没能找到什么破绽。哦对,秦岚校长,他俩也让你出去,你看着办吧。”

    秦岚听了点点头说:“行,事到如今也没办法,我也去会会这两个畜牲。”

    说完,门开了,秦岚也爬了出来。

    又是10分钟,秦岚爬了回来说:“诶,我也把他们骂了个狗血淋头,但那个铁栏杆锁得着实很紧,暂时没什么办法。马老师,他们叫你了。”

    马海英点点头,也爬了出来。

    10分钟也回来了,说了差不多相同的话,又唤李佳出来。

    终于,我们等到了李佳。我拍拍卢宇说:“你妈要出来了,你不要说话,看着就好。等熟悉了套路你再操作。”

    卢宇点了点头。

    李佳爬出洞后,立即直直地向我们扑了过来,奈何有铁栏杆阻隔。李佳一手握着栏杆,一手指着卢宇骂道:“你个畜牲,在跟我玩什么,快放我出去!我要宰了你!”

    我拉了一下卢宇,让他站在我的身后说:“阿姨,玩个游戏嘛,何必骂骂咧咧呢。呆了一晚上了,又饿又渴吧,先吃个早饭嘛。”

    李佳嘶吼道:“吃个屁,我宁愿饿死,也不会吃你们的东西。”

    我笑着说:“没事没事,还有10分钟呢,不着急,你有心情了再吃。”

    李佳怒目圆睁瞪着我:“陈子业,你也是个畜牲!卢宇,你他妈倒是说话啊!

    你们两个禽兽!”

    我继续说:“李佳阿姨,她们三个可都吃得饱饱的,每人拿了10分哦。这游戏可只有一个失败者,失败者可是要做一辈子性奴哦。”

    李佳听了一怔,想了一会说:“你放屁,三位老师都是社会精英,才不会像你们这么下作。陈子业,我当记者这么多年了,奉劝你一句话——撒谎也得动动脑子。”

    “笑话,精英就不吃饭吗?你信也好,不信也好,饭就摆在那里。”我指了指布置在李佳旁边的桌子,“10分钟过去了,你就没机会了。”

    “犯罪!你们这是犯罪!绑架,非法囚禁,你们还是未成年,但也够你们坐几年牢的了。卢宇,陈子业,你们现在收手还来得及,我劝你们迷途知返!”李佳继续咆哮了一会。

    我挡住卢宇,微笑地看着李佳,并没有回话。

    李佳骂了一会自己累了,径自靠墙坐着不说话,也不看我们。

    我看了看表,10分钟过去了,便按了下开门按钮,说:“很遗憾,阿姨,本轮游戏你没获得任何分数,请回吧。”

    李佳听了我的话,本来没动,但似乎听到墙里面妈妈在召唤她,便掉头爬了进去。

    我通过摄像头监视她们的一举一动。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妈妈问。

    “没有,除非拿到钥匙,不然出不去。”李佳恢复了冷静的语气。

    马海英听了说:“没用的,外面的铁栏杆是电磁门,没有钥匙的,除非想办法能然整个屋子断电。”

    秦岚说:“断电时我们还需要在外面,不然这个这堵铁墙就出不去。”

    她们有一嘴没一嘴地讨论着怎么出去,大概说了5分钟,李佳突然说:“各位,虽然这样有点不对,但我还想问一句,刚才你们出去,他们准备的饭……你们,你们都吃了吗?”

    气氛突然凝重了起来,李佳注意到,每个人的面色都收敛了许多。

    几秒钟之后,秦岚有点抵触地说:“小佳,我们现在这个状态,你这种问题恐怕不合适吧。不是说好了一起抵制他们所谓的游戏吗,难道你在怀疑我们?”

    李佳赶紧说:“不……不,没有,对不起……各位。”

    秦岚说:“没关系,以后不要问这种问题了。”

    说完,大家都沉默了下来,蜷缩在自己的一角,思考起各自的事情。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屏幕又出现了我和卢宇的画面,李佳等人自然是抬头观看。

    最新找回回我说:“大家好,第二个游戏开始了,这次是也很简单,主题是唱歌。待会大家各自出来,每个人给我和卢宇唱一首自己拿手的歌曲就好。我们会根据大家的好坏来打分,满分还是10分。顺序还是刚才那个,妈妈,你先出来吧。”

    “唱个屁!”马海英听完对着屏幕叫了一声。

    其他人也都显得怒不可遏。

    但像上次那样,大家还是以出来观察的说辞,接受了我的邀请。李佳在四个人的小团体中,自然也不例外。

    半个小时过去了,李佳看着三个人出去又回来,大家都是带着同样的愤怒,同样满嘴的咒骂。李佳心中暗想: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向这两个禽兽屈服。

    接着,李佳也爬了出来。

    “阿姨,怎么样,半个小时的时间,想好唱什么歌了吗?”我轻松地问。

    “你们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丝毫都不会配合你们的。”李佳忿忿地说,但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歇斯底里。

    我装出遗憾的表情:“那可太不好了,这样的话,三位老师可是要远远地领先你了,她们可是非常配合呢。”

    李佳摇了摇头,一咬牙说:“没有人会配合你,你这种谎话只能骗傻子。”

    我“哦”了一声,然后说:“是吗?”

    说完,我开启了身边的录音机。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录音机里想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李佳听到之后突然脸色煞白,睁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情,握着栏杆的手开始颤抖,这歌声分明是来自秦岚!

    我悠悠地说:“秦校长果然是60年代生的人,喜欢的歌曲都是这么老。可惜秦岚声音太硬,完全是喉咙发音,没什么唱歌技巧,甚至还有点跑调,因此我只给了她6分。”

    “不可能,秦校长是公众人物,拿到她的录音不算稀奇。”李佳既愤怒又心虚。

    “别急嘛,欣赏完好不好。”我靠着椅子,闭着眼睛,浑身放松地说。

    “我一时想不起,啊,在梦里……”录音机放完了秦岚的歌曲。

    “怎么样,还是不信吗?那再来一首?”我看着一脸迷茫的李佳,又按下了播放键。

    录音机响起:“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比之前的音调略低了些,听起来更有磁性。

    李佳听了,像是瘫痪了一样半天不动。20秒之后,只见她向后退了两步,然后痴痴地靠着墙坐下,悲伤地看着我,喃喃地说:“不可能……”因为她听了出来,这分明是马海英的声音。

    我笑着说:“马老师别看平时凶巴巴的,唱歌倒是好听,这首《同桌的你》唱得我很是陶醉。马海英倒也蛮文艺,竟然喜欢这种歌。怎么样,李佳阿姨,马海英总不是公众人物吧,弄到她的录音没这么容易吧。”

    李佳摇摇头说:“不可能……不可能,就算你这录音是真的,就算她们为了某种原因配合你,张木白老师是绝对不会配合你的,没有人能忍受被自己儿子这么侮辱。”

    “别急嘛,马海英这首歌唱的很好,以至于我直接给了她8分。”看着李佳困惑的样子,我心中得意,“你这么确定我妈妈不会配合我吗?那就请欣赏下一首歌吧。”

    说完我按下了播放键。

    “你不要这样的看着我,我的脸会变成红苹果……我是女生,漂亮的女生,我是女生,爱哭的女生……”录音机里响起了妈妈唱的《我是女生》。

    只见李佳的表情从悲伤变成愤怒,又从愤怒变成惊恐,她以近乎悲鸣的语气说:“不,这不是真的……我们明明说好的……”

    “说实话,妈妈的水平不如马海英。但她偏偏挑了受这么下贱的歌曲,唱到『漂亮的女生』时,妈妈怎么样来着?”我问旁边的卢宇。

    卢宇全程陶醉在了现实中,一直没说话,听我问才回答:“阿姨用手拖住下巴,比划了个花一样的动作。”

    “唱到『奇怪的女生』呢?”我故意问。

    “阿姨撅了个嘴,向我们做了个故意生气的动作,可爱极了”卢宇照实回答。

    我看着李佳说:“怎么样,这算不配合吗?事实上,由于妈妈非常配合,我直接给她打了10分。”

    “不不!我不想听!你放我进去,我要问问她们,你这个恶魔!”李佳有些歇斯底里。

    “李佳阿姨,你确定不要这10分了?这样你就更落后了啊。”

    “不!你让我回去!”李佳嘶吼道。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按下了开门按钮,李佳急忙钻了进去。

    监控里,李佳爬回了铁牢,看着三个老师,嘴巴抽搐了一阵,然后以近乎悲哀的声音说:“三位老师,你们……你们都唱歌了?”

    妈妈听了一脸困惑地说:“什么唱歌?李佳,你糊涂了吧,我们这个处境,不是商量好宁死不配合吗?”

    李佳说:“可是……可是我明明听到了秦岚校长的《甜蜜蜜》,马老师的《同桌的你》和你的……歌啊!”李佳可能觉得过于羞耻,并没有说出《我是女生》的名字。

    “什么?”马海英表现得不屑一顾,“伪造的吧。我去年的新年联欢会上唱得就是《同桌的你》,肯定是被他们录下来了。”

    秦岚也附和:“对对,我也在教师联欢会上唱过《甜蜜蜜》,不知道被谁录下来传到他们手里了,真可悲。”

    李佳听了皱了皱眉,似乎已经有些不信了,只是喃喃地说,像是在自言自语:“真的吗……”

    马海英说:“当然,小佳,你把我们当成什么人了?软骨头?”

    李佳赶紧摇摇头说:“对不起,各位老师,我不该怀疑你们,只是……太真实了。“最后几个字的声音很小,像是在安慰自己。

    大家叹息了几声,便再无交谈了。

    大约过了两小时,早上10点钟,马海英似乎终于忍不住了,对着监控大喊:“陈子业,让我出去,我要上厕所!”

    其他人也是憋了好久,接着马海英的呼喊,此起彼伏地叫了起来。

    这时,铁牢里的屏幕突然亮了,浮现出我和卢宇的画面。

    我说:“大家好,随着各位新陈代谢的进行,一定已经有排泄的欲望了吧,可惜屋子里没有厕所吧。大家放心,我是绝不会做损害各位身体的事情的,因此有排泄需求的尽管说,我是不会为难大家的。现在,我就请大家一一出来排泄,秦岚校长请先出来。”

    说罢我打开了铁门。

    在李佳的眼中,这次大家没有过多的言语,只是一个个出来又回去,毕竟新陈代谢,谁都也无法控制。

    只是等到了李佳爬出来,我笑着说:“怎么,李佳阿姨没吃没喝,也出来上厕所?”

    李佳“哼”了一声,然后气哄哄地说:“厕所呢?”

    我指了指活动空间的尽头,那里被我设置了一个大约2平方米的独立小卫生间,里面只有一个马桶和一个洗手池。卫生间密闭性很好好,里面有绝对的隐私。

    李佳看了看,点了点头便向卫生间走去。

    我叫住了她说:“等等,阿姨,这轮其实也是个游戏。规则是这样的,你要是选择在卫生间里排泄,那么你即享有绝对的隐私,我们绝不侵犯,但是你也不会获得任何分数。如果你选择在外面排泄,且同意被我们录像,那么我们将根据你的表现酌情打分。怎么样,阿姨,考虑一下吗?”

    李佳被定住了一样站在那里,缓了5秒中,她转过脸来,甚至有点平静地对我说:“陈子业,你已经疯了,我已经无法形容你的变态。你以为一个人的尊严真的可以这么被剥夺吗?”

    说罢走进了厕所。

    大概过了5分钟,一阵冲水声过后,李佳走了出来,然后冷冷地对我说:“开门,我要回牢房。”

    我笑嘻嘻地说:“阿姨,别急嘛。你就不想知道三位老师是怎么表现的?”

    李佳似乎非常笃定,却又露着胆怯地说:“你这种要求别说是三位老师,这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配合吧。”

    我说:“哦,是吗?那就请看喽。”

    说完,我把按下了房间里的投影仪。三色光如鬼魅一样地投到了惨白的墙上,开启了第一段视频。

    视频中正是半小时前的秦岚。

    只见秦岚听了我的话之后站住了脚步,似乎在思考。不一会儿,只见秦岚点了点头,然后一脱裤子蹲了下去,后背正对着我,由于是常规的蹲便动作,并不能看见私处。只见没几秒钟的功夫就有尿液流出她的下体。一泡尿大概持续了15秒,然后只见一坨金黄色的大便从她的下体挤出。

    视频里,我对秦岚说:“秦校长,你现在在干什么?”

    秦岚客气地说:“回子业,我现在在拉屎。”

    我说:“你为什么当着我的面拉屎?”

    秦岚说:“因为我想得积分,得了积分就可以获得自由了。我已经下定决定,为了自由可以任何事情。”

    我说:“那你觉得你们四个谁会成为我们的性奴隶。”

    秦岚说:“当然是李佳,我们早就商量好了,骗她不配合,我们则是乖乖地听话。”

    秦岚说完这话,已经拉出了三坨大便了。

    我看了看李佳,只见她长大了嘴,瞪大了眼睛,一副见了鬼的模样,然后以近乎哀嚎的声音说道:“怎么可能……秦岚校长她……不,不,我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

    我悠悠地说:“秦校长虽然配合了我们,但是拉得没什么创意,都是平常的动作,由于是蹲着,私处都看不见,因此我只给了她5分。”

    李佳听了喃喃地说:“5分……再加上两轮的,她是21分……不可能……”

    我说:“对喽,看来你是听了我的话了。来,为了给你些思路,我们再看一个。”

    说完我调到了马海英的视频。

    视频里,马海英已经脱了裤子。只见她双手双膝着地,脸对着墙,两腿叉开撅起黝黑的屁股对着我们。

    这个动作刚好可以把自己的私处暴露无遗,然后只见她臀部用力向外一挤,收紧的屁眼突然向外张开,一个棕色的屎尖露出头来。随着大便的出现,金黄色的尿也跟着喷出,屎尿俱下,甚是恶心。

    视频里,我对着马海英说:“马老师,你现在在干什么?”

    马海英用讨好的语气说:“我现在撅着屁股对着你,正在用力地排泄。”

    我说:“好恶心啊,让别人看你排泄,你不觉得羞耻吗?我都要吐了。”

    马海英卑微地说:“对不起,但是我实在太想获得积分了,我不想做一辈子性奴隶,所以我只能让你们看我排泄了。而且为了获得高分,我还要跪下,并且撅着屁股,让两位看清我拉屎的细节,希望这个动作能让我多获得一点分数。如果恶心到子业大人和卢宇大人了,马海英在这里道歉。”

    我说:“可以啊,你表现得比秦岚好一点,在学校脾气这么臭,没想到一被威胁就变得这么下贱。这样听说你也是个才女,创作一首诗描述下你现在的处境吧,说得好给你加两分。”

    马海英的屎已经拉的差不多了,正在用力地挤出最后的一点点的。听了我的问话,思考了一会说:“大便与小便起飞,金黄共恶臭一味。为何身与名俱臭,只因屎尿万古流。”

    看到这里,我关了视频,对蜷缩在一角的李佳说:“说实话,我很失望。这叫什么诗,明显是乱改的《滕王阁序》,因此我只给了她7分。”

    李佳浑身颤抖地看着我,嘴唇发紫,瞳孔放大好一阵说不出话,哆嗦了几秒钟,只是从牙缝里挤出了“恶魔”两个字。

    这正是我要的状态,我当然乘胜追击地对她说:“怎么了,阿姨,这就受不了了?精彩地还在后面呦,剧透一下,妈妈可是得了九分呢。”

    李佳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嘶吼着:“别放!我不想看,我不想看……求求你……”

    事到这里,我哪里还有收手的道理,我按下了下个视频,投影上显示出了妈妈的画面。视频中播放到:“怎么样,妈妈,当着我们面排泄就能获得积分,而且越是有创意分数越高,秦岚和马海英都做了,你考虑一下吗?”

    妈妈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说:“这样吗?那看来没办法了,毕竟不能输啊,输了可是要做一辈子性奴的。请问二位,我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我说:“可以。”

    只见妈妈脱下了自己的裤子,将下体完全地展示在了我们面前,红着脸说:“说实话,在儿子面前做这种事真的很耻辱,况且还有儿子的同学,但是没办法,我们女人真的斗不过男人的。”

    只见妈妈蹲了下来,说:“如果想获得比两位老师还高的分数,恐怕要更有创意吧。卢宇,儿子,你们想一个字,然后告诉我。”

    我对卢宇说:“这个有点意思,你来选吧。”

    卢宇从昨天开始头脑就不太清醒,始终在沉浸在兴奋,立即回答说:“佳,李佳的佳。”

    妈妈点了点头说:“看来卢宇很爱自己的妈妈啊,可惜李佳看起来不太懂事,辜负了卢宇的心呢。”

    只见妈妈背对着我们跪了下去,屁股对着我们,她双手扒开自己的屁股蛋,露出屁眼。好看的人哪里都是好看的,连屁眼儿都不例外。

    妈妈说:“两位请看好了,过会我就是用这个屁眼儿来拉屎的。由于需要蹲下拉屎,到时候是看不到我的屁眼儿的,所以现在先给二位献丑了。”

    只见妈妈的括约肌一用力,粉红如花蕊的屁眼便一抽搐,那褶皱向外翻了一下,妈妈的肛门括约肌一缩,褶皱便往回收起,屁眼儿像个小嘴一样蠕动了几下之后,然后说:“这是我拉屎的动作,也先给二位展示一下。”

    说完妈妈改跪姿为蹲姿,然后一用力,一坨金黄色的大便顺势而下。再一收缩,屁眼儿便夹断了那一坨屎。屎落在地上形成了一个笔画。

    妈妈双腿向后蹭了蹭,屁股换了个位置,又是一用力,拉出了另一坨屎,形成了另一个笔画。

    旁边的卢宇都看呆了,下巴差点没掉在地上。

    只见妈妈左右腾挪,不一会的功夫,真的在地上用屎拉出了个“佳”字。

    随着最后一坨的拉完,妈妈一泡金黄色的尿液也喷涌而出,浇在了肮脏又淫靡的大便上。

    然后连屁股都没擦地站了起来,对着我说:“我的排泄结束了,不好意思弄脏了地板。”

    我关掉了视频,看着李佳:“怎么样,精彩吗?”

    李佳痛苦地捂着脸,眼泪顺着手指缝流出来,语无伦次地抽泣着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终于,一口气没上来,昏倒在了地上。


如果您喜欢,请把《至卑微的人们(育畜高中篇)》,方便以后阅读至卑微的人们(育畜高中篇)至卑微的人们(育畜高中篇)09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至卑微的人们(育畜高中篇)至卑微的人们(育畜高中篇)09并对至卑微的人们(育畜高中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