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妹妹的那些小事

和妹妹的那些小事(10)

类别:精品小说 作者:竹影随行 本章:和妹妹的那些小事(10)

    字数:94002019年12月2日很奇怪,我好像突然之间对妹妹的身体失去了兴趣。

    倒也不是突然之间变成了贤者,实在是星期天的事情,让我产生了一些疑问,我到底是在做什么?这一个月来发生的事情,简直就是如同做梦一般,在这之前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我竟然会爱上自己的亲妹妹。

    这种禁忌的感情虽然是世俗完全无法接受的,但这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从小就是一个离经叛道的人,也并不在意旁人的看法,我所关心的,是妹妹对于我们之间的这段孽缘的看法,她对我到底有没有产生男女之间的感情?

    我们到底是落花有情,一厢情愿,还是心有灵犀,两情相悦?

    我是完全被动型的人格,没有得出明确判断之前,是不会轻易出手的,星期天的表白,已经是我的极限了。而且,我毕竟还是要工作赚钱的,公司里的事,也够人烦的了。

    星期一刚到公司,就被经理叫到了办公室,他开门见山的跟我说,想让我去南美洲帮助分公司开发市场。我现在是一脑门的官司,哪儿有心情出外派,还走得那么远,这一去怕不是要少小离家老大回了。

    我不想去,但又不敢明说,只能支支吾吾的顾左右而言他。经理瞧出了我的心思,跟我明说,现在他信任的人里,只有我是单身,这任务很艰巨,却是一条捷径,如果今后想要在公司里发展,这将是一个非常有前途的选择。

    经理并没有让我立刻做出决定,给了我考虑的时间。我知道他已经将我当成自己人了,想要栽培我,除了善于替领导背锅之外,我确实是一个销售人才,这不是我自吹自擂,这是几位大领导私下里给我的评价。

    只可惜,我并不是一个有强烈进取心的人,这同样也是领导对我的评价。

    我和妹妹的事情还没有明确,这一去最少也得三年两载,回来之后,恐怕什么都要变成昨日黄花了。事业为重,还是妹妹最大,没有想到,要江山还是要美人的选择,竟然我出现在了我的人生之中。

    就在我苦思冥想之时,何欣婷打来电话,约我见个面,说是妹妹进组的事情又找落了。这倒是这段时间里唯一的一件喜事儿,甭管妹妹是出于什么目的,起码她委托给我的事儿,办成了。

    不得不说何欣婷是个心思缜密的女人,见面聊了没几句,就发现我有心事,便调笑我说:“呦,把你那漂亮的相亲对象给气跑了,还郁闷呢?”

    我连忙否认。

    何欣婷笑道:“那你这愁眉苦脸的,跟我约会就这么难受啊,跟奔丧似的。”

    我努力挤出一个笑脸,她连忙摆手:“得,您这笑比哭还难看呢。”

    本来并没打算讲烦心事跟她讲,但细想一下,我现在正缺一位能够谈心的朋友,何欣婷的社会关系比我强,或许她可以帮我拿一下主意。斟酌了一下,便对她说:“其实,我有件事儿,有点犹豫不决,正不知跟谁说呢。”

    何欣婷拍了拍胸脯:“我这人最喜欢给人排忧解难了,有什么烦心事儿,尽管跟我说就是了。”

    我便将公司外派的事情跟她说了一下,她说:“这不挺好的嘛,公司派你出去,那是信任你,想要栽培你,将来从南美洲回来,肯定会被重用的。就算将来辞职,不在这家公司干了,这也是一份难得的工作经验。”

    “你说的我都知道。”

    “那你还犹豫什么呢?趁着年轻,还没有成家,没有小孩,赶紧出去闯一闯啊。”

    “这我也知道,我是……”

    何欣婷打断我的话:“你这人呀,哪儿都好,就是性格太磨叽了,做事不够果断,瞻前顾后。”

    我点头:“您批评的是。我也知道自己的性格缺陷,我就是……”

    “就是什么?是国家离了你没法运转了,还是你离了国家没法活啦?您去趟南美洲,又不是上刀山,能不能痛快点。”

    “就是有点太突然了,我没准备。”

    “还要什么准备,要不要给你开个新闻发布会呀?”

    “那……倒不用。主要是我有了意中人了,我们俩的关系还没确定,我怕就这么走了,时间一长,等回来的时候,花黄菜已经凉了。”

    “你有喜欢的人了?那……她也喜欢你么?”

    我见她先是一怔,嘴角不自觉地抽搐了一下,脸上表情虽然淡然,但眼神却渐渐黯淡了下来。我马上反应过来,心里不由得暗骂自己傻逼。明明知道她对自己有意思,竟然还要同她讨论感情上的烦恼,简直愚蠢和自私到了极点。

    不过事已至此,我又没法向他解释清楚,只能吞吞吐吐的点了点头:“大……大概吧。”

    何欣婷强颜欢笑道:“这不挺好的么。对了,你对她表白了吗?”

    “啊……这个……”

    一时间我不知该如何回答,她的反应让我感觉有些奇怪。我原本是怕她会对我的话产生误会,以为我说的喜欢的人是她自己,可她脸上那难以掩饰的失望之情,似乎已经知道了我的意中人另有其人。可我从来没又跟她有过感情上的交流啊。

    就在我手足无措时,手机响了,是妹妹打来的。我赶紧接通了电话,一来是救了我燃眉之急,二来是她这段时间很少主动联系我,喜悦之情还是有的。

    虽然心里激动,但表面上还是强装冷静:“喂,这会儿打电话,难得啊,有事儿?”

    “你现在在干嘛?”

    “不干嘛。”我心虚的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何欣婷,竟然生出了一丝偷情被捉奸的错觉。

    “哦,那你……来学校一趟吧。”

    “学校?”我突然明白了:“你又怎么了?”

    “我惹了点小麻烦。”听妹妹的语气感觉比我还心虚。

    “小麻烦?估计不是小麻烦吧。”

    “真的是,真的是。你赶紧来吧,来了你就知道了。”妹妹说完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这也好,我趁机开溜,跟何欣婷说了一下情况,然后便起身准备离开。何欣婷叫住我,让我过几天带缓缓去试镜,地址回头在微信里发给我。

    我连声感谢之后,仓促离开。开车到了学校之后,见妹妹噘着嘴站在教学楼下面等我,我走了过去,苦笑着问道:“又怎么了?小姑奶奶。”

    “没怎么,就是……”她低着头,背着手,脚丫在地上踢来踢去,扭扭捏捏的委屈模样,也是难得一见。

    我心说,这麻烦肯定小不了。

    “就是什么?你说吧,我已经在ICU里订好床位了,随时可以入住。”

    妹妹抬起头来,冲我咧嘴一笑:“你不用住院,是我们语文老师住院了。”

    “啊?”我第一反应:“你把人老师打住院了?”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像是喜欢使用暴力的人吗?”

    “难不成是被你气到住院的?”

    妹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有些微红的脸颊:“也不是我气的,是她先……反正是她先说我们追星的女孩不知廉耻的。我气不过,就把她种在窗台上的小辣椒给拔了,然后抹在她水口杯口上了。”

    我已经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眨着眼睛愣愣的看着她:“然后嘞?”

    “然后,她喝了一口就给喷了,再然后,她就瞧见了阳台上的辣椒被摘光了,最后她就……莫名其妙的心脏病犯了。”

    我指着她:“你可真行!还莫名其妙!”

    “我就是想跟他开个小玩笑,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怎么知道她有心脏病啊。”

    我又好气又好笑:“您把人弄到心脏病发作住医院了,您还在这儿装无辜呢。”

    “那怎么办?”妹妹皱着眉头,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委屈巴巴的看着我。

    “还能怎么办,先上去见你班主任啊。”

    我见妹妹眼睛瞬间睁大,死死地盯着我的身后,随即便听到高跟鞋踩在水泥地上的响声,由远及近,越发清脆。我下意识的转身望去,只见老妈提着一个手提包,踩着高跟鞋,气势汹汹的朝我们走了过来。

    妹妹恼怒的瞪了我一眼:“你跟老妈说了?”

    “不是我。”我赶忙否认。

    老妈走到我们面前,指着妹妹,怒气冲冲的说:“徐佳宁,你可真行。你这是要上天啊!”

    妹妹双手背在身后,小脸转到一旁,撇了撇嘴,不敢答话。老妈转向我,没好气的问道:“你来干什么?”

    “我……我来看看。”

    “用得着你凑热闹?每次她一闯祸,就过来替她打马虎眼,你这大哥是怎么当的。要不是班主任直接打电话给我,我都不知道她闯了这么大祸呢。还有,那天相亲的事儿,到底怎么回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您别急,您别急,有事咱们回家慢慢说。这儿是学校,老师还在上面等着呢。”

    老妈狠狠地瞪了我们一眼,转身进了教学楼。我们一家三口到了办公室之后,班主任那叫一个气啊,把缓缓在学校里的罪行竹筒倒豆子似的,数落了个遍,从仁义礼智信,到温良恭俭让,跟她那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好像上述五千年,整个中华大地,就没有这么罪大恶极的人。

    挨完骂之后,我们又马不停蹄的前往医院,给语文老师一家赔礼道歉,然后被告知暂时停课,这才疲惫不堪的回到了家。

    老妈气的都说不出话了,一个劲儿的拍打方向盘。回到家后,收拾了一下,拖着行李箱就往外走。我吓了一跳,赶紧拉住她:“这也没啥大不了的,您犯不着离家出走呀。”

    “你松开!”老妈那个气啊,甩开我的手:“我要赶飞机。我出去几天,你在家好好管教管教她,不许她出门!哎呦,我被你们给气的,脑瓜子疼。你们俩给我各写一万字的检讨书。”

    “我……我也要写?”

    “就属你最坏!从小到大,把她惯成什么样了,无法无天的。”说完之后,老妈拖着行李箱离开了家。

    呆愣片刻之后,我回头望向妹妹:“玩脱了吧这回。说说吧,有什么感想?”

    妹妹低头憋屈了半天,嘿嘿傻笑:“没想到盆栽辣椒还挺辣的,要不我们家也种两盆吧,以后吃辣椒都不用出去买了。”

    我哭笑不得的说:“琢磨了半天,就总结出来这么一个心得体会啊。你能不能有点小姑娘的样子。”我走到沙发上边坐了下来,妹妹跪坐在我旁边,面对着我,慵懒的斜倚在沙发靠背上。

    我呵斥道:“坐好,这儿正给你训话呢,坐没坐相。”

    妹妹极不情愿的坐直了身子,嘴里嘀咕道:“拿着鸡毛当令箭。”

    我笑道:“这可是尚方宝剑,谁让你惹恼了太后老佛爷。你呀,就在家里老老实实的反省吧。”

    妹妹不屑的『切』了一声,双手环抱胸前,小脸扭到了一旁。

    “我真是纳闷了,你这么聪明一人,又不是读书读不好,怎么就不愿意好好学习呢?”

    “你不是也一样啊。”

    “不不不,我跟你可不一样,我比你笨多了。我确实是想学学不好,不是不想学。”

    “那是自然,跟我比起来,你的智商就跟负的一样。”妹妹耸耸肩,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我苦笑:“也没你说的那么夸张吧。”

    “不过嘛,在好吃懒做、不求上进这方面,咱们俩确实是亲兄妹。”

    “唉!”我赶忙说:“那你可说错了,我可是很有上进心的。”

    “得了吧。你毕业那会儿,老妈让你去深圳闯一闯,路都给你铺好了,你嫌离家太远,就是不去。”

    “唉,那时候太年轻,现在可不一样了,再有一机会,我肯定去。”

    妹妹哼的一声,不屑的说:“现在不还是一样,公司派你去南美,你不一样怕苦怕累,不愿意去嘛。”

    我一怔,疑惑道:“你怎么知道公司要派我去南美洲的?”

    “我早就说了,我有自己的情报网。”

    我寻思片刻,恍然道:“何欣婷告诉你的。”

    妹妹耸耸肩,不置可否。

    “你们俩关系还真是够亲密的啊。那她有没有告诉你,试镜的事儿,成了。”

    “这她倒是没跟我说。”妹妹没有像我想象中的反应强烈,平静的有些诡异。

    “你不是一直想要演戏吗?怎么感觉你一点也不激动啊?”

    “因为我早就知道啦,从我拜托你去求婷婷姐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事儿一定能成的。”妹妹低头把玩起了辫子,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

    “你怎么这么肯定?”

    “你可真够笨的,我还以为你早想明白了呢。”

    “是呀是呀,我承认我又傻又笨。那劳您大驾,给我解释解释吧。”

    “这有什么好解释的,婷婷姐对你余情未了,可惜你是个不开窍的榆木疙瘩,心气儿还挺高的。所以我就给她出了个主意,我想办法让你去求她,你有求于人,就要放低姿态,一来二去,感情不就加深了吗?”

    我闻言愣了好半天,恍然道:“哦~!原来是你们俩合伙给我下了个套儿!”

    “这怎么叫下套儿呢,这叫千里姻缘一牵线。”妹妹嘿嘿一笑:“我这小红娘当的还可以吧。”

    “还小红娘呢,我看你就是个拉皮条的老鸨子。”

    妹妹双手叉腰,挺起胸膛:“嘿嘿嘿,有你这么说话的嘛,你见过这么年轻貌美、秀外慧中、天下无双的老鸨子吗?怎么,白让你得一白富美,你还不乐意了?我这妹妹当的,忙里忙外的给你张罗婚事,我是为了谁啊?啊?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最新找回“哦,照你这么说,要是没有你,我还找不着对象了?你还真把自己当成小红娘了啊?徐佳宁,我太了解你了,你不仅给我下了个套儿,你还给人何欣婷下了个套儿。你假意帮人牵线,实际上是另有所图,想让人家带你进剧组。”

    “那又怎么了?”妹妹翻了个白眼:“人婷婷姐乐意,回头人家还要谢谢我呢。哪里像你,没良心。”

    “那是人姑娘单纯善良,被你小白兔一样的外表给蒙骗住了,没有看清你内心深处小恶魔的邪恶本质。”我停顿了一下,表情暧昧的道:“你还别说,人家何欣婷,人美心善,家里又有钱,不折不扣的白富美,我又不是瞎子,即使没有你,一来二去,我一准儿就喜欢上人家了。你这么横插一杠子,反而没有感觉了。”

    妹妹罕见的没有还嘴,反而笑眯眯的看着我,我纳闷道:“你笑什么?”

    “我笑了吗?”

    “你嘴都快咧到耳朵边上去了,还没笑。”

    “想要的结果达到了,当然要笑啊。”

    “想要的结果?什么意思?”我不由得眉头一皱,有些茫茫然,不明所以。

    “真是笨蛋、傻瓜、反应迟钝、榆木脑袋。不跟你说了。哼~!”

    妹妹冲我翻了个白眼,转身回屋去了。我挠了挠脑袋,一头的雾水。她想要的结果?什么意思?是指我和何欣婷的关系吗?

    ……由于老妈出差,按着惯例,我暂时搬回家住。老妈临走时颁下了懿旨,让妹妹在家反省,我只能照办,白天上班时将她反锁在家,晚上回来买些她爱吃的,哄她开心。

    妹妹对此颇有微词,不过倒也没有造反,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看电视、玩游戏,就是不肯念书。

    一直到了星期六晚上,吃晚饭的时候,下班之后推门进屋,还没来得及换鞋,就见妹妹一溜烟的小跑了过来,搂住我的胳膊,嗲声嗲气的说:“好葛格,你回来啦,上班辛苦了。人家想死你啦。”

    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身上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表情狐疑的望着她:“你干嘛?”

    妹妹将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明天小妙生日,我想去给小妙过生日,放人家出去嘛。”

    我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不行。”

    “小妙是我最好的朋友,人家去给好朋友过生日,你都不放人家出去,你太绝情了吧。”

    我哈的一声,笑道:“你少来,小妙生日四月初八,你糊弄谁呢。”

    “你……你怎么知道的?”这回轮到妹妹傻眼了。

    “你忘了,去年小妙生日,是我送你们出去玩的。”

    “去年的事也记得这么清楚。”妹妹小声嘀咕了一句,紧接着便抬头望着我,疑惑的问道:“人家的生日,你记得这么清楚干什么?你是不是对人家图谋不轨?”

    “你可别冤枉人啊,我这这人记性好,你也不是不知道。”

    妹妹凝视着我,我也注视着她,沉寂了片刻之后,妹妹面无表情的说了句:“我要出去玩。”

    “不行。”

    “啊~!”妹妹抱着我的胳膊左右摇晃,撒起娇来。

    我将她的双手扒开,提着食盒朝厨房走去,对她说:“你赶紧洗手,我买了你爱吃的猪排饭。”

    在厨房里忙活了半天,将晚饭准备好后,妹妹才晃晃悠悠的走到了餐桌旁,坐下来后,不情不愿的拿起筷子,扒拉了两下,低着头小声嘀咕着:“又说喜欢我,又像看犯人一样的管着我。”

    我一边往她碗里夹排骨,一边笑呵呵地说:“就是因为喜欢你,所以才要管你啊。”

    妹妹委屈的说:“你喜欢我,不是应该宠着我吗?你看人家偶像剧里的男主,都是把喜欢的女孩子当成公主一样的捧在手心里的。”

    “啊?我还不够宠你吗?你想要什么我不都是想尽一切办法满足你了吗?”

    “那我想要出去玩,你为什么不同意?”

    “因为你做错了事。我就是再喜欢你,再宠你,也不能没有原则吧。你看,就是因为你喜欢吃这家的排骨饭,我特意跑到十几里外给你买的,还不够宠你吗?”

    一边说着,一边又往她碗里夹了两块。

    “啊~!我不吃啦~!”妹妹将碗往前一推:“你嘴上说的头头是道,其实一点也不疼人家。嗯~!”妹妹扭着身子左右轻晃,发起嗲来了。

    “那你到底想干嘛?想上天啊?”

    “谁想上天了,人家就是想出去玩一会儿嘛。”

    “不行。”我决定要将原则坚持到底。

    “哼~!”妹妹一推桌子,起身走到客厅沙发旁,脸朝下,直挺挺的倒在了上面。我端着饭碗追了过去,哭笑不得的说:“有什么事儿,咱先把饭吃了再说,行不?凉了就不好吃了。”

    妹妹将脸埋在沙发里,声音闷闷的说道:“我不吃,我要饿死我自己。”

    “那感情好,权当减肥了。你不吃我吃。哎呀,多香的排骨饭呀~!啊,香的流油。”一边说着,一边将一块排骨放进嘴里,故意咀嚼的很大声。

    妹妹忽然坐了起来,一把将我手里的饭碗扒拉到了地上,气哼哼的说:“我不吃你也不许吃。”然后又脸朝下直挺挺的倒在了沙发上。

    我急了:“哎~!现在排骨可是很贵的,你知不知道。”赶紧将掉在地上的排骨捡了起来,心疼的说:“有事儿说事儿,浪费粮食,可不可耻。你知道现在排骨多少钱一斤吗?哎~呀~!老妈说得对,就不能太惯着你。”

    我将掉在地上的排骨捡到碗里,然后拿了扫帚打扫干净,收拾完了之后,对她说:“不愿吃就算了,你晚上别喊饿啊。”

    妹妹始终直挺挺的趴在沙发上,没有说话。

    本来好好的一顿晚饭,结果不欢而散,胡乱地吃了几口,回到卧室玩起了手机。

    要说自从上次之后,好长时间没有跟妹妹发生关系了,但不知为什么,就是提不起兴趣来。可能是工作上的事情分了太多的神,到底要不要服从公司安排,远去南美洲公干。去,还是不去?这几天就要给领导回信了,可我始终没有下定决心。

    还有就是妹妹对我的态度一直暧昧不明,虽然我心里已经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什么,但毕竟没有得到明确的答案,还是有些没底。

    就在我愁眉不展、满腹心事的时候,敞开的房门外忽然深处一直纤细修长的雪白美腿,白花花的什么也没穿,还在空中踢了两下。

    我纳闷道:“你这是在干什么?”

    美腿缩了回去,妹妹的上半身探了出来,只穿了一件黄色小背心,扒在门框边,笑嘻嘻的说:“我在色诱你啊。”

    我使劲揉了揉头发:“你别玩火啊,我可是憋了半个月了,随时化身野兽,到时候你可别再骂我变态。”

    妹妹一脸娇憨的笑道:“只要你答应放我出去,人家……就是你的人了。”

    光听这句话,下面已经有了抬头之势,可我不能总是被她牵着鼻子走。深吸一口气,稳住心神,决定反击。

    “我说徐佳宁,我有点纳闷啊,既然你一门心思的要撮合我跟何欣婷,为什么还要一而再而三的勾引我呢?”

    “明明是你意志不坚定,经不起美色的诱惑。”

    “我承认,我是意志不坚定。可要不是你用激将法,逼我跟你打赌,我怎么会兽性大发呢?”

    “你要是没有兽性,怎么会大发呢?分明是你心怀不轨,对我图谋已久了。”

    我长叹一口气:“行行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你是常有理,你是理他妈。

    不过,我现在意志很坚定,你可以回去了。”

    “啊?”妹妹一怔,圆圆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很是意外:“你……我……我在色诱你呀,你不上钩吗?你看你看。”她似乎不愿意面对失败,伸出裸露的纤白美腿,在空中用力的踢了几下。

    我故作深沉的说:“我这段时间仔细的想了想,咱们俩这关系不清不楚、不明不白,也不是事儿,总不能真当一辈子的炮友吧。”

    “呸~!”妹妹嗔道:“谁要跟你当炮友了。”

    “所以啊,咱们俩应该先把关系确定了,然后再痛痛快快的做爱。”

    “说的好像谁想跟你那个似的。”

    “你不想吗?”

    “当然不想。”

    “那好……”

    我从床上站了起来,迈步走到了门外,妹妹吓了一跳,向后大退两步,惊慌失措的看着我:“你想干什么?”

    我这才注意到,她上面穿了一件黄色小背心,下面只穿了一条淡绿色的小内裤,压抑已久的性欲陡然升起,但我已久强忍着,没有出手,只是笑嘻嘻的看着她:“我要检查检查。”

    “检查什么?”妹妹显得有些慌张。

    “当然是检查你的小裤裤是不是已经湿了,如果湿了,就代表你也想要了。

    如果没湿,我就放你出去。”一边说着,一边张开双手,狞笑着向她扑了过去。

    “呀~!”妹妹转身想跑,却被我一把抱住,将小小的身躯扛在肩膀上,不理会她的挣扎反抗,直接带回卧室,锁住房门,丢在了床上。

    妹妹缩到了床头角落里,双手抱胸,像只受到惊吓的小白兔似的,神色惊惧的望着我:“你……你想干什么?”

    面对此情此景,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管了,我扑了上去,将她那娇美的少女身躯压在身下,低头望着她,轻声问道:“缓缓,跟哥说,你喜不喜欢跟哥做爱?”

    “不喜欢。”妹妹将脸扭到了一旁。

    “真的不喜欢?”有过几次经验,我知道她是比较敏感的体质,决定继续用言语刺激她:“哥的鸡巴又粗又硬,每次都能插到穴穴的最里面,顶在花心上,又磨又蹭,缓缓流了很多水,没几下就高潮了。”

    “你别说了,难听死了!你不要脸!”妹妹羞得满脸通红,双手捂住耳朵,用力踢腿。

    我穷追不舍:“缓缓的小穴又窄又嫩,每次都把哥的鸡巴包裹的紧紧地。哥只要一插进去,就忍不住使出全身力气,恨不得把整根鸡巴都塞进去。”

    “啊~!你再说,我就告诉妈啦!”

    我趴在她的耳边,好像魔鬼一样,充满诱惑的问道:“缓缓,想不想让哥操你?”

    “不想不想不想!”

    “口说无凭。我得自己确认。”

    说着,伸手拽住她的内裤边缘,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硬是将小裤裤脱了下来,拿在手里仔细一瞧,裤底中间部位,果然有些水渍。心中顿时一片清明,我想的果然没错。

    妹妹见我笑眯眯的望着她,顿时脸色通红,两腿夹紧,双手紧紧拽住背心下摆使劲下拉,想要遮住赤裸的下身。

    “你变态!你色狼!你无耻!你下流!”

    “你可别凭空污人清白啊。明明是你自己想要,所以才来勾引我的。”我像是抓住了她的小辫子似的,举起手中的少女内裤,用力甩了甩:“这就是铁的证据。”

    “你胡扯!我没有!”

    “那这是什么?难不成是你漏尿了?”

    “你……你才漏尿了呢。”妹妹的脸已经红的像火一样了。

    我向前迈了一步,妹妹呀的一声惊叫,大喊:“你别过来。”

    我并没有采取过激的行动,只是坐到她的身旁,深情款款地说道:“缓缓,做哥的女朋友好不好?”

    “不好!”

    “为什么?”

    “你……你……”妹妹忽然压低了声音:“你都没有追人家。”

    我兴奋地差点跳了起来,激动地说道:“我追,明天我就追你。”

    “晚了!”妹妹趁机夺走我手上的内裤,慌慌张张的穿上之后,跳下床,气鼓鼓的说道:“我讨厌变态。”

    “那你要是不让我追你,我就不跟你那个。”这回我反客为主,反而威胁起她来了。

    “呸~!不要脸,谁想跟你那个了。有本事你一辈子别碰我。”

    “你要是不答应做我女朋友,我就一辈子不碰你。”

    妹妹指着我:“这可是你说的啊。我就不答应你,你自己憋吧。”

    “我就是憋死,从这儿跳下去,也绝不碰你。”我顿了一下,梗着脖子说:“大不了,我找小姐去。”

    “哈!”妹妹睁大了眼睛,眉毛一挑:“你敢?”

    我赶紧弯腰赔笑:“我说着玩的,我哪儿敢呀。我发誓,这辈子只爱妹妹一个人,绝不碰再别的女人一下。”

    妹妹没有忍住,笑了一下,随即便绷紧了小脸:“你碰不碰别的女人,关我什么事儿。”说完,转身要走。

    我赶忙从后面将她抱住,妹妹挣扎着喊道:“你干什么?”

    我抱着她,柔声说道:“好缓缓,憋了半个月了,让哥操一下吧。”

    “不让!”

    “你不想吗?”

    妹妹没有正面回答,反而娇声呵道:“谁让你刚才欺负人家!我不要啦!你放开我!大色狼!”

    我就这么抱着她,一直等到她停止了挣扎,才说:“让哥操一下嘛。轻轻地,我保证。”

    沉寂片刻,妹妹小声说道:“那……那你明天要放人家出去。”

    “那你要让我追你。”

    “嗯……还有……”

    “还有什么?”

    “等一下……要用力一点点。”


如果您喜欢,请把《和妹妹的那些小事》,方便以后阅读和妹妹的那些小事和妹妹的那些小事(10)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和妹妹的那些小事和妹妹的那些小事(10)并对和妹妹的那些小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