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堕之食寝病栋

【红颜堕之食寝病栋】(12)

类别:精品小说 作者:为生活写黄 本章:【红颜堕之食寝病栋】(12)

    第十二章2019年12月2日秦昭从警多年,能够以女子之身,年纪轻轻就坐到这个位置,可并不是花瓶,以前她所办的案件之中,遇到威胁的情况也是不少,现在这个戴大福想要对她进行恐吓,这还并不放在她心上。

    “这个地址,你记住,我在那里给你留了一份礼物,希望你喜欢,通话时间快到了,那就期待我们下次再谈话时,我们会有一个新的认识,态度会有些不同!”

    戴大福防备心思也是很强,一直注意通话时间,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语,就是结束通话,然后是一个短信发来,上面是一个地址,地点,就是在明华医院附近不远。

    通话结束,秦昭习惯性的记住号码,不过等她再次的回打过去时候,这个号码手机已经显示了关机,果然,想要在这种情况下查找信息,确实不太容易。

    回想刚才的同化,戴大福其中示威的意思很明显,秦昭通过经验怀疑,他是有所依仗,甚至,那个地址,就是他专门的布置的陷阱,想要迷惑自己,引自己上套,秦昭并不会这么容易上当。

    身为办案人员,不能让犯人引导着自己的行动,而是要跳到着他们的行动之前,先一步的将他们的计划给封锁。

    秦昭判定,这个戴大福,还是会给自己打来电话,到时候,再可以从他的话语之中,得到更多的信息,于是,她决定以不变,应万变,仍然是按照着原先的计划,往明华医院而去。

    可秦昭并不知道,此时,她所要去医院见的人,却是正被用轮椅推到了地下室停车场,一个矮胖猥琐的身影正等在那里,头戴着一顶鸭舌帽,但是隐隐还是能够看清一些容貌。

    不是戴大福又会是谁?

    姜语湘以为戴大福已经逃出医院,逐渐将搜查的重心转向外,但是戴大福却是打了一个时间差,暗中的又转入了医院内进行躲藏。

    至于之前的几次排查,为什么没有顺利的找到戴大福,那就是更简单了!

    既然戴大福可以控制的江若琳和黄啸峰服帖,那么他在另外的控制住其他人,那也并不是什么问题,而事实上,在那些天,吃过戴大福食物的人,可是已经有不少。

    那一个身穿护士服,白丝打扮的小护士推着轮椅,慢慢的走到着戴大福面前,这个位置,正是地下监控的死角。

    而戴大福也是一点不客气,右手抬起着秦馨的下巴,看着她那昏睡中的精致面容,嘴角邪笑,另外一只手却是趁机从那小护士的领口伸了进去,在她胸口的软肉上用力的捏着。

    青春小护士身体颤抖,面对戴大福身体的威胁,身躯颤抖,长直的白丝双腿并起,似乎身体分外敏感,忍不住着这种感觉。

    “别,不要,主人,不要……不要在这里,等晚上,等,回去……回去我们,好不好!”护士嘴里呻吟,但是双手却是不由的往上抬起,抓住戴大福的右手,在胸口上按的更紧。

    “哼,这么快就发骚了,当时我真应该拍下你之前的样子,放给你看看,你们这种骚货,永远是穿着衣服装矜持,衣服一脱,发骚起来,连母狗都不如!”

    戴大福手上狠狠捏了几下,嘴里狠声骂道。

    性格使然,戴大福这有些偏激的性格,可以说,对于所有的女性都是有着仇恨心思,话语和动作之间,都是想要进行羞辱。

    “是,是的……我,我是主人,主人你的,你的母犬,还,还请,请主人,你,你饶过!换个,换个时间!”年轻护士边喘气边呻吟说道。

    这个时候,确实不是好时候,何况戴大福此时的心思也是没放在她的身上,这个年轻护士林惠,说起来也是之前戴大福的一个重要目标,是医院总统房的一名看护。

    是重点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样貌美丽,但是性格单纯却也是十分的高傲,对于戴大福更是看不起,在初次见面时候,就对戴大福颐指气使,言语不满。

    职位合适,身材相貌过人,再加上这让戴大福最为愤恨的态度,这个林惠当即就是成了他的第一个目标,花了几天时间接近,然后在一天的晚餐之中,直接的下了猛料。

    林惠在吃下了那些食物之后,身体晕倒,戴大福却是不客气,抱起她进了厨房,就在内厨里干了她的身子,还得到了一个意外之喜,这林惠的身子柔媚,却竟然还是一个处子。

    这身材相貌一等的佳人,身体却还是没被人动过,戴大福在惊喜之后,在她的身上干的更为刺激,就是压住在她的身上狠狠的干了一个晚上。

    等到半夜时分林惠在醒来时候,事情已经不可挽回,当时她的性格却还是十分倔强,在戴大福的身下一直的挣扎反抗,还是一个劲的想要将他给推开。

    可是被戴大福这样的干了半宿,平时一个娇生惯养的医学院高材生,哪里是有戴大福那样的气力,挣扎几下,又被他给按住,随后狠狠的继续干了下去,林惠的尖叫声跟着戴大福得意的叫声混在一起,就在厨房内一直回荡。

    一晚上时间,林惠前后的被着戴大福得手了十几次,一直到天明,在结束之后,林惠却是硬气的想要自尽,好在戴大福反应更快,即使的将其拦住,没有办法,只能是将其继续的将其给带回了宿舍。

    林惠身上没有胶囊药性,戴大福体质无法对其进行影响,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是用调教方法来将其调服,那一天,戴大福就是将各种的手段都给用在了林惠的身上。

    整整一天一夜下来,结果,戴大福总算是没输,这嘴上坚硬的女子,强硬到底还是有个头,面对他来各种手段齐出的调教,到底还是屈服了,乖乖的低头求饶,然后,她也就是成了戴大福的一个调教女奴。

    这次医院的盘查,戴大福也就是一直的躲在林惠的宿舍内,天天胡天胡地的享受,可是一点没耽搁,同时,由明转暗,再借着林惠的帮忙,他不仅是知道了医院内的很多变化,另外,还给不少人都送上了自己的食物。

    前前后后的半个月,黄啸峰的修养时间,戴大福却是没有闲着,每天都有美女在身旁陪伴不够,他又是开始进行自己下一步的计划,准备反击。

    而秦馨,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成了戴大福的一个新目标,本来她的美貌和气质就是让戴大福心动,更何况,她本身还是跟着黄啸峰有所联系,又是秦昭的妹妹,戴大福就是更不会放过了。

    “骚货,现在就是放浪了,等等一定喂饱你,记住我给你交代的事情,快点,去准备!想要发骚,也看看时候,才摸几下,就浪成这样,我看哪天不注意,你就是要给我带上好几顶的帽子了!”

    戴大福嘴上骂了两声,收回手臂,对着林惠的臀部扇了一下,让她快点回去,跟着他身体一伏,伸手抱起着昏迷的秦馨,慢慢的往楼道内走去。

    过道内,戴大福却是已经准备好了保安的衣衫,他淫笑的换下了秦馨身上的病号服,连着病号牌一起交给了林惠,然后又是伸手给着他换上了保安衣服,过程中,却是自然的占了不少的便宜。

    因为常年卧病床榻,秦馨活动不多,这在养成了她恬静文静的性格时,少见阳光,也是让她的皮肤分外白皙,犹如白雪一般。

    给着秦馨换衣时候,看着她雪白的身躯,戴大福也是看的色心大动,虽然玩弄过不少的美女,但是,也是只有着秦馨,才是真正的应的上这肤白如雪的称呼。

    一双色手依依不舍的在着秦馨的身上游动,将各处的敏感位置抚摸了一遍,同时,在这个过程中,戴大福却还是做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用手机,对着昏迷的秦馨拍摄了几张照片,还是顺便将她的身体摆放成一个性感的姿势,这几张照片,可是会有大用!

    苦等了半个月,这个时间,戴大福并不是单纯是为了躲避儿子,还有就是想要,通过这个时间,让他加在食物里的那些料,进行一下发酵。

    这段时间,戴大福心想,恐怕他的好弟弟,应该是一直没有好好的进食过吧,差不多,也快到时候了!

    病房内,结束交谈,姜语湘最后叮嘱了黄啸峰几句后,转身走出病房,黄啸峰目送她背影离去,等了一会,伸手拿起床边的笔记电脑。

    打来电脑,屏幕亮起,露出了之前浏览的网页界面,那却是一个高端的基因项目研究试验数据界面,黄啸峰看着网页,许久,许久!

    “叮!”一声响,床头柜上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黄啸峰拿起查看,消瘦的脸上露出一丝仿有深意的笑容。

    手机上传来的是一条视频,两分钟左右,视频的拍摄场景,正是在着包厢内,两个身形正在纠缠,其中一个男子正在不停的耸动。

    仔细看,在旁边,还躺晕着一个身影,虽然拍摄的有些模糊,仍然还能够看出,就是着黄啸峰,沙发上,衣衫散乱,白色的医生袍丢在地上。

    修长的女体被抬起,以后入姿势压着干入,那个男子,双手紧抱着女子的身躯,跟着,面容抬起,一张精致的面容,正是江若琳。

    男子抽干一会,然后转身继续的将江若琳的身体压在身下,露出了矮胖的身形,黝黑的后背,以及,显眼的地中海头型,身份,昭然若揭!

    看完视频,黄啸峰面容平静,却并不动怒,随手将其删除,嘴里轻声呢喃念道:“还有,两个月,还有两个月!”

    ……走出病房,姜语湘走向停车场,进电梯时,一个身材修长,胸前丰满,面容姣好的护士拿着一件病人服走了出去。

    擦身而过,姜语湘走进电梯时间,身形突然一滞,觉得有些不对劲,好像,有一股很熟悉的味道!

    Z胶囊可以激活人体细胞活力,甚至是可以激活身体特殊能力,姜语湘也不知自己是否算觉醒了能力,只是,她对于气味,却是十分敏锐!

    只要闻过一次的味道,就不会再遗忘,除了戴大福的气息,因为胶囊药性相克,无法记忆之外,其他的味道都可以记住。

    这个护士的身上,味道有点怪,淡淡的书卷和兰花香,姜语湘在秦昭身上闻过,她说过,她的妹妹,就是在住院部?

    那是秦馨的病号服?

    心中念头闪过,姜语湘当即就是要跟出电梯,可是那一会,好巧不巧,电话突然响起,本不想理会,但是那上面显示的备注,却是母亲两字!

    母亲,贺雨情打来的电话!姜语湘在稍微权衡之后,还是按下了接通,母亲从小严厉,甚至是威严,对姜语湘而言,她是母亲,更是一个强势的掌权者。

    从小到大,母亲给自己定下了各种的规矩,不是要求,而是命令,她以自己的定义,以她的想法,要将姜语湘给培养成所谓的完美。

    “妈,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姜语湘伸手挡住电梯,身体跟了出去,目光继续一直注视着前面那么行走的身影,看她去往何处!

    看着那护士的身影,进入了尽头的那一间房间,姜语湘心里已经有了定计,有点清楚怎么回事?

    但是在通话中,她的声音,却是轻轻颤抖,想比起眼前,姜语湘更担心的,反而是跟母亲的这番通话。

    话语轻响,絮絮传来,姜语湘面容却是听的不禁皱起,果然,是因为这事情!

    “妈,我,这个,我,我晚上回去找您,可以吗?我现在,有一件事情,要先去处理!”

    通话另外一端,坚定而又果决的声音传来道:“现在,你给我马上回来!我知道你现在想干什么,但是,马上,回来!”

    语气不容拒绝,一如母亲的性格,姜语湘心里轻叹口气,这不是商量,而是命令,她没有的选择。

    重新走回电梯,不过姜语湘却是仍不放心,将着刚才看到的和自己猜想,编了一条短信,发送给秦昭。

    线索发现,交给专业人士,可以最好利用,与其,自己去打草惊蛇,让秦昭亲自来面对,更为合适!

    驱车赶回家中,姜语湘的心绪翻涌,她并不担心秦昭,以她的能力,要从一个小护士嘴里问出话来,简直太容易。

    而是有关母亲贺雨情,这次叫自己回家,姜语湘心里清楚,她是要跟自己说什么,那个,自己最不想谈的话题。

    半个小时的车程,因为堵车,多花了十几分钟,而等姜语湘回到家里时候,一位身穿黑衣长裙,容颜姣好贵气的妇人正坐在客厅等待,五官精致,跟着姜语湘有多分相似,烈焰红唇,黑暗禁忌!

    面容成熟妩媚,带有着一种沉稳大气之感,如果不是眼角细微的鱼尾纹,却是看不出任何岁月痕迹,身材保养得当,凹凸有致,尤其是胸前火爆的事业线,即使是长裙,也是紧紧的往前撑起。

    这名成熟美妇,就是姜语湘的母亲,贺雨情,得体的坐在客厅,长裙下,白皙的双腿侧坐并起,得体从容!

    “回来了,坐下吧!”贺雨情命令的语气说道:“还有不到半个月,就是你跟小峰的订婚礼了,我今天叫你回来,就是希望你,上点心!”

    轻饮一口红茶,贺雨情放下茶杯,红唇轻启道:“这事情,你已经拖的太久了,黄家的保险柜密码,你一定要快点得到,里面的完整研究记录,对我们很重要!”

    “现在,研究所的研究已经快要完成,但是这消除胶囊副作用的药性,这最后一步,却是需要那完整的配方才行,语湘,你也知道,为了这一天,我们是等了多久!”

    果然,又是这个话题!

    姜语湘思索说道:“妈,这个密码,您知道的,小峰他知道的只是一半而已,我们就算是问到了,也没有意义,保险箱一旦出错,里面所有资料文件都会被焚毁!”

    贺雨情打断说道:“这个我当然知道,你只管去问到那一半密码,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用不着你操心!”

    被话语训斥,姜语湘面无表情静坐,不发一言,也不说是同意还是拒绝,或者,心中另有想法!

    她的婚姻,难道,终究还是逃不过一场交易,纵使,订婚对象,是黄啸峰,但是,这不也仍然是一场预谋,而非真心!

    ……医院内,秦昭正是抓住着林惠,将她拉到了洗手间,别住手臂,狠狠的质问着秦馨的下落,有了姜语湘的指挥,通过着秦昭的分析,很容易就是确定了这里面的情况。

    “说,最后机会,我妹妹去哪了?你把她藏到哪里去了?”秦昭狠狠问道!

    面对秦昭的询问,林惠却并不隐瞒,直接回答道:“我,我告诉你,地址,你知道的,已经有人发给你了,你现在过去,还来得及,我就在这医院里,我跑不了,看你是要带着我,慢慢的耗时间,还是要快点去阻止!”

    会被发现,这是意料之中,林惠早就想到了这种结果,或者说,戴大福早就是跟她叮嘱过。

    忍住手臂疼痛,林惠继续说道:“快点去吧,那家伙,可是一个大色鬼呢,你要是去晚了,到时候什么该发生的事情却是都发生了,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话语轻柔,目标明确,林惠几乎就是差着直接明说戴大福是要对秦馨猥亵不轨了!秦昭如何会听不出呢!

    一想到,妹妹此时会是落在了戴大福那猥琐男的手上,那她会面对什么事情,秦昭不敢想象,她一定要阻止这事情,绝不能让其发生。

    稍微选择,在妹妹秦馨的安全和抓捕这护士之间,根本不是同样的一个选择,两者分量截然不同,知道林惠的确切信息,秦昭想要找到她的行踪,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最新找回不管她要躲到哪里,只要是还没有离开这个城市,秦馨就是可以将其找到,但是,戴大福就是不同了,这就好像是地底下的老鼠一般,一旦他躲藏起来,那可就是难以寻找了。

    妹妹现在他的手上,这样的一个色中饿鬼,如果时间拖延太久,结果,不言而喻。

    “你跑不了,今天的事情,我记住了,你们一个都别想跑,要是我妹妹有什么事情,我绝不会放过你们!”

    秦昭快速做出了一个选择决定,将林惠身体往前一推,当即就是转身往外而去,现在她没时间跟她啰嗦,地址,秦昭清楚的记得,就在医院附近的居民楼,相距不远。

    不需要开车,直接过去的话,时间上也是就七八分钟的路程,如果妹妹是刚被带走的话,现在过去阻止,还来得及。

    心急如焚,秦昭直接从住院楼快步跑出,直往院外的居民区跑去,不过,因为她只知道一个地址,但是对于周围地形却并不熟悉,所以过程中又是不由有一些耽搁。

    去路上,秦昭两次停下确定位置,然后才是又继续的前进,跑跑停停停之间,却是又耽搁了一点时间。

    一直快要到十分钟,秦昭才是终于得跑到了那一处标记的民居前,调整一下呼吸,当即的伸手推门。

    房门应声而开,秦昭楞了下,往内走入,这是普通的民房,进入就是客厅,然后两侧各有着一个房间,但是房内却是一片寂静,除了秦昭的脚步声之外,再没有其他的声音。

    『怎么会这么安静?如果小馨真的被抓来这里,不可能会这样,不对,有问题!』职业的警觉,让秦昭感觉异样,当即她就是想要在房间进行探查,突然间,手机铃声在里侧的房间里响起。

    秦昭身体一颤,立刻的就往内侧房间跑去,肩膀用力一撞,将门顶开,只见里面的床上,正摆放着几件物品。

    视线望去,秦昭当即目光凝住,身躯因为着愤怒而轻轻颤抖,贝齿紧咬,双拳握紧,她入目所看到的,赫然是一件白色的小内裤,旁边还放着一个手机和一台笔记本电脑!

    干净的颜色,洁白的款式,这正是妹妹秦馨最喜欢的,难道,小馨已经是遭到了戴大福的毒手?

    这个禽兽,绝不会放过他,一定要让他,付出最惨痛的代价!秦昭心里狠狠发誓!

    手机铃声还在响着,将愤怒的秦昭拉回现实,现在,还不是真正发火的时候,她要真正的找到戴大福,再将这怒火,全部发泄到他身上。

    也不犹豫,秦昭拿起手机,接通电话,一股淡淡的香味随着这个动作传来,很轻柔的香味,好像是食物煮熟的芳香。

    但是秦昭当时一心只放在了妹妹秦馨的安慰上,再加上这周围就是民居,傍晚时分,有着煮饭的香味,也并不奇怪,所以秦昭一时并没在意。

    接通电话,那边戴大福正开口说了几个字,秦昭却是率先着急开口,狠狠一句喊道:“给我停下,戴大福,你个畜生,我警告你,不要动我妹妹,不然我绝不会放过你,你逃到哪里我都不会放过你!”

    妹妹就是秦昭最重要的亲人,是她的软肋,一关系到妹妹的安危,平时冷静坚强的秦警司,此时也是完全的乱了方寸。

    “呵呵呵,是,我是畜生,那你的这位美女妹妹,等下可就是要变成母畜了,这样的美女,我可是很难才能忍住啊!”

    戴大福的声音淫笑传来道:“我现在给你打这个电话,是为了要跟你谈判来的,可不是,来给你责骂的,要是你没诚意,那我们现在就结束谈话,晚上,我再给你发这个小美女的破身视频!”

    “这样的美女,随便玩玩的话,还真是可惜了,我可是要在她的身上玩个够本,你到时候,想要找她的话,就在城郊的什么拆迁所,乞丐居去找吧!”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那些地方,都是城市里平时的流浪汉所聚集的地方,要是戴大福真的将秦馨给丢到那里,那……秦馨身体从小娇柔,体质不好,身如黛玉,哪里能够禁受的住这样的折磨,秦昭心中更乱,更急,却是一时又无可奈何。

    只听的几声急促呼吸,秦昭终于还是慢慢冷静下来,现在情况虽急,但是,还不到无可挽回时候,戴大福打来电话,那么,就是有要求,还有转圜余地。

    “说,你到底想要什么?你想干什么?说出你的要求来,你要我做什么?”

    秦昭冷声准备开始进行谈判。

    戴大福那边当时却是楞了会,似乎也是意外秦昭可以这么快的反应过来,随后又是回复了他那淫贱的声音道:“我想要,呵呵,我想要什么,秦警司,你应该很清楚啊。”

    “打来电脑!”

    听着戴大福的命令,秦昭打开了床上电脑,屏幕上正是有着一个聊天界面,然后一个视频申请发了过来。

    秦昭没有迟疑,直接选择了接受,跟着,就是看到了戴大福猥琐的面容出现在了屏幕前,面带横肉,呵呵笑着,露出着一口的黄牙。

    不过此时秦昭却是没有心情去注意这个,她的目光当即透过视频,查看着旁边的景象,想要看出旁边是否有秦馨的身影!

    别的都可以先不顾,但是,秦昭现在必须是要保证秦馨的安全,这是她的底线!

    “看到没?这就是你想见的人,她现在还很安全,不过,这却是暂时的!”

    戴大福圆丑脸往后稍退,视频里出现了那个房间内的场景,空荡荡的场地,宽敞,周围三面都用黑布围上,看不见门窗,只能看到,正中间的地面上,铺放着一条垫子,妹妹秦馨正昏迷的躺在上面。

    秦馨身上的衣衫已经被替换,变成了一件老旧的绿色保安服,不用说,肯定是这个老色鬼给她换的,这里面,估计身体已经是被他给看光了。

    但好在,这还没有到最后一步,秦昭心里暗自安慰,秦馨睡眠宁静,应该是还没有被做那事情,那就好,还能挽回!

    不等着秦昭仔细查看,视频角度却是一转,戴大福的那张大脸又是出现在了镜头前,得意说道:“秦警司,现在你也是看到了,你妹妹现在还安全,我已经体现我的诚意了,现在,该你了!”

    “你右边的柜子上,有一个手铐,拿出来,将你的右手先铐上,然后,再将你的左手一起铐在床上的那个铁栏上!”

    戴大福冷冷的说出了一个让秦昭无法接受的指令,如果她真的这样做的话,等于是放弃了自己的战力,到时候面对戴大福的胁迫,将无力反抗。

    秦昭心里犹豫,但是戴大福却是不给她这个机会,狠狠威胁道:“快点,将你的手铐锁上,别啰嗦,我告诉你,我的耐心可有限,你如果不服从,那我,可就是要对你妹妹动点手了!”

    威胁一声,戴大福看似要起身,但是这身体一起,却是又重新坐了回来,眼珠转动,猥琐的提出了另外一个要求道。

    “这样吧,我换个要求,不用你双手靠上了,就让你单手,靠在那铁栏上,这对于,秦警司你来说,并不难吧!”

    “然后,你再给我来跳个脱衣舞,怎么样?让我看的满意了,我就先不动这个小美人,如何?”戴大福恬不知耻说道。

    这话语,这要求,要是换个情况,谁敢说出这样的话来,秦昭绝对不会将其轻饶,但是此刻,她却是觉得,这个要求,并非不能接受!

    眼神偷偷的下瞄,这个动作,代表着她有信息隐藏!

    不错,其实,就在刚才,进入房间时,秦昭意识不对,就是打出了一个电话,打给了此时她最信任,也是认为最有能力处理这情况的人!

    姜语湘!

    手机在面前一直亮着,通话一直在持续,可是,在姜语湘的面前,贺雨情冷颜而坐,阻止了她想要进行的行动。

    “妈,您为什么要阻止我,现在小昭有危险,如果我不帮忙的话,就没人能够帮她了,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能这样放弃她!”姜语湘颤声说道。

    从电话打来,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五分钟,秦昭信任自己,姜语湘也是不想让其失望,辜负这份信任。

    “语湘,你又忘了,我跟你说过多少次,没有谁,不能放弃,不要让情感去左右你的理智,感情,太难衡量,但是,只有着利益,最明确!”

    贺雨情缓声说道:“你现在去的话,可以什么?不,我们什么也得不到,阻止了,要么让他跑了,要么,抓住了他,那么,之后呢?”

    “你的好闺蜜要带走他,你有什么立场阻拦,一旦这样,他身上的那三个密码,我们就永远不会知道,那份完整的配方,也就是会成为一个我们永远猜测的秘密!”

    姜语湘惊道:“怎么?妈,你这是让我不管?要是让他得手了,他以后可就是更加危险,难以掌握了,他就是一个疯子,让他在外面,不是更危险吗?”

    “是,是很危险,语湘,你还是不够冷静!”贺雨情雍容沉稳道:“他确实是一个疯子,但是,疯子却也是有他的弱点,他的弱点,很清楚,他一样,不想放弃这个机会!”

    “所以,所以!”姜语湘明白了母亲的意思,但是,一时话语凝噎,却是说不出口。

    “可以帮,但是不是现在,而且,也不是该由你去!”贺雨情语气平静,但是却又坚定说道:“再过十五分钟,你打电话给啸峰,告诉他这件事情,然后,把地址告诉他!”

    “他们两兄弟的事情,就是该由他们两人来解决,只有他们两的碰撞,才是会出现,我们想要的结果!”

    话未说尽,但是,姜语湘却是听懂了其中深意,母亲想要保险箱中的完整配方,戴大福同样也要,只要,让他们两兄弟对上,有接触,有碰撞!

    结果,不管谁胜谁负,都是会尽力从对方的口中知道另外一半的密码,或许,黄啸峰心中并不坚定,所以,就还需要姜语湘去推动一把。

    去促成这次的见面,必要时候,可以将秦昭姐妹的这次牺牲,当成他们面对的导火索。

    姜语湘娇躯轻颤,越想明白这其中的因由,她心中,恐惧感却是更深!

    为了那一个配方,真的,要做到如此地步吗?

    深吸口气,姜语湘让自己心情强行平复下来,默默的坐回沙发上自己原先的位置,看着手机,通话还在继续。

    此时,在姜语湘看着手机时,那边传来的粗重喘息声中,还听到了那一声猥琐的声音道:“动快点,把腰扭的再大力点,再骚一点,你这腰给真挺细啊,看你这样,还当什么警司,就是适合给人跳艳舞!”

    猥琐话语,听在姜语湘耳中,脑中仿佛浮现出了另外一幕场景,昏暗的房间内,身体被按在了床上,如毒蛇一般的手掌在她的身上游走。

    从胸口,一直揉动往下,摸到了腰肢,再之后,手掌摸到了下身的花穴处,长裙被掀起,手指定到了那密处,压着内裤往内刺进,挤进了身体最敏感所在。

    “记住,你的身体,是我的,你的身体,只有我能碰,没有人,可以抢走你,记住了,你给我记住了!”

    冰冷犹如地狱之声,下身手指压住着阴蒂,狠狠往内一刺,随即,一声尖锐的女音叫喊声响起,带着明显的哭诉,抽噎哽咽……脑中闪过这一幕,姜语湘心中的犹豫天平,终于是有了倾斜,伸手快速拿起手机,明亮的眼神直视说道。

    “妈,你说的对,利益,是最直接的,但是,你这次的利益,我觉得不够,我心里,有我的一个利益方式,那个人,他一定要死,不管他是带有什么样的秘密,都救不了他的命,我不会让他得意的,他只配生活在地狱!”

    平静的话语,携带无尽的怒意,对于其他人,她会是冷静果决的精英女老板,但是,面对那个人,她就是,从纯粹的复仇者,对他进行复仇,就是,姜语湘,最大的投资。

    留下那句话,姜语湘毅然往外走去,她很了解母亲,既然贺雨情做了决定,那么就绝不会改变,无法将其说服,那么不如就是自己忤逆一次。

    目视姜语湘出门,贺雨情依然平静,轻饮红茶,轻声说道:“语湘,你还是不够冷静,只要跟他有关的事情,你总是不能保持平常心,不管你同不同意,只要啸峰,出现在那里,就是够了!”

    各自算计,各自钻营之中,时间不断度过,另外一边,在戴大福的视频威胁下,秦昭却是不得不暂时屈从,听着他的话语,将自己的右手锁在了铁栏上。

    然后,左手慢慢的解开了蓝色的警服扭动,露出了里面白色的衬衫,然后,在戴大福的威胁下,继续伸手,一下下的解着衬衫的纽扣,若隐若现中,健康的小麦肤色皮肤以及那精致的锁骨率先露出。

    但是这并不是结束,视频镜头中,戴大福猥琐的面容盯着,让秦昭按照他的指示行动,先解开一个扣子,然后再让她故意的拉开衣领,露出着饱满的胸部,灰色的胸罩,紧紧的包裹住了丰满坚挺的双胸,一条深邃的乳沟,直接可见。

    就好像是戴大福话语控制的一个性爱娃娃,秦昭一边要忍住戴大福故意的言语羞辱,然后还是要继续的做出诱惑的举动来。

    纽扣慢慢的往下解开,明明是一个简单的动作,但是戴大福却是故意的让秦昭的动作放慢,每解开一个扣子,就是会让她身体进行几下扭动,或是摆动腰肢,或是让她伸手揉着乳房,红舌轻舔,做出诱惑的举动,然后还是故意的让她说骚话!

    慢慢进行的猥亵,言语,配合着目光,一个简单的动作,羞耻程度一点点加强,反而让秦昭也是不由感觉着,自己此时却是变得很放荡,好像真是在进行勾引一般。

    最后,当秦昭伸手解开了那最后的一个纽扣时,她的身体皮肤发凉,出了一身的细汗,戴大福猥琐的目光,她只感觉着好像是透过了视频,直接扫视,要将自己给看穿。

    “嗯,不错,够骚,就是你腰扭的还不够劲,那骚柰子我也没怎么看清楚,靠近点,托起来,凑近点,让我看看清楚!”

    看到秦昭终于是在身躯扭动中将衬衣拖下,戴大福猥琐的舔着舌头舔了一圈,由自觉得不满足,继续的下达了一个指令。

    秦昭清冷的俏脸上泛起着一丝红晕,要她去做出这种事情!去对着那一个猥琐男,搔首弄姿,用身体进行取悦,本身就不是她性格会做出的事情,但今天,为了妹妹,她却是一次次的,突破着自己的心里极限。

    上下贝齿紧咬,秦昭随后脸上强堆起着笑容,右手被绑住,左手脱起着乳房,双乳沉甸甸的托在手上,抬起放到电脑镜头前。

    原本想要再开口说一句什么,让戴大福能够觉得满意,但是心里却实在是觉得羞于开口,嫩红的嘴唇张了张,秦昭又是咬牙闭紧,然后脸颊转到一侧,她的目光,实在是不能,也是不想去注意戴大福。

    隔着屏幕,戴大福一边观看,一边却是奚落说道:“呵呵呵,刚才我看着还以为多好呢,现在这一近看,也就是这样嘛,奶子是大,但是有什么用,看你这样,肯定是被不少人给摸过了!”

    “身体骚成这样,才自己摸了几下就忍不住了啊,那我接下来给你的礼物,不知道你带上去,会骚成什么样!”

    “左边的柜子里,有我给你留的几个小东西,拿出来,自己装上去!”戴大福阴险得意道:“别耍花样,我知道你的心思,你想要拖时间,但是,也别把我当傻子,快点戴上。”

    秦昭左右伸出,用力拉开柜子,探身望去,看到了里面东西时,眼神一颤,脸颊微变,抽屉里,放着的却是几个情趣道具,跳蛋,情趣绳,乳贴……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颜堕之食寝病栋》,方便以后阅读红颜堕之食寝病栋【红颜堕之食寝病栋】(1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颜堕之食寝病栋【红颜堕之食寝病栋】(12)并对红颜堕之食寝病栋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