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齐艳史

【萧齐艳史】第五章 九皇秘藏(九)(十)

类别:精品小说 作者:云渐生 本章:【萧齐艳史】第五章 九皇秘藏(九)(十)

    作者:云渐生2019/12/2字数:4518(九)云知还只觉得掌中两只嫩乳皮薄浆满,手感极佳,两粒乳头软中带硬,在掌心活泼泼地跳动,摩挲揉弄起来,有一种奇异的酥痒感,直透进人心里去,一时爱不释手,把它们弄成各种淫靡的形状。

    叶流霜要害被他拿在手中,正如蛇儿被捉住了七寸,全身的力气似乎都消失不见,软瘫在他身下,呼呼地喘着气儿,把一股股温热香息喷到他的小腹,雪白的娇躯颤个不停,出了一层薄汗。

    云知还没想到只是揉捏她的双乳,就能把这么一个骄傲聪颖的美人儿弄成这般娇弱模样,心里既觉稀奇,又觉怜惜,手上的力道小了一些,左手仍在握揉她的椒乳,右手却缓缓游弋而上,一路划过她精致的锁骨、修长的脖颈,最终停留在她滑如凝脂的脸颊,爱怜万分的抚摸揉弄。

    叶流霜感觉他的动作温柔了许多,对他的心意略有察觉,不知怎地,竟害起羞来,勉强打起精神,较劲似的用小嘴快速套弄他的肉棒,神情专注而平静,似乎是在向他宣示:这只是一份工作。

    云知还对女子的心理颇为了解,知道感情的建立,是急不来的,逼迫太甚,反而会令她退缩,便收了手,安心地享受美人的口活。

    叶流霜一认真起来,嘴上功夫大为长进,双唇紧抿着,从阳物根部缓缓退到龟首,香舌绕着敏感之极的棒头迅速扫舔几圈,再一个俯冲,把整根肉棒吃进嘴里,又缓缓退出……如此循环往复,不过百余次,已把云知还爽得龇牙咧嘴,射意隐隐。

    “叶、叶姑娘,我要射了……”云知还实在受不了这种肉体和心灵的双重刺激,喘着气道。

    叶流霜微微一愣,目光不觉往蒋武神看去。

    “吞下去!”蒋武神很干脆地道。

    叶流霜神情又平静下来,似乎已经认命,螓首动得越来越快,披散下来的秀发抖得仿佛一匹黑亮的锦缎。

    肉棒在美丽的小嘴中快速进出,伴随着轻微的液响声、粗重的喘息声。棒身上涂抹的口水在珠光下闪闪发亮。

    云知还觉得她好像疯了一样,每每吃到极深的地方,敏感的龟头频频触着女子柔嫩的喉管,刺激之强烈犹在戳弄花心之上。

    蓦地,一声低吼在这光线朦胧的山洞中响起,仿佛黑暗中潜伏着一头受伤的野兽。

    云知还情不自禁,双手齐出,把叶流霜的螓首紧紧按在两腿之间,阳物勃勃跳动着,马眼大开,迸射出一股股烫热粘稠的浆液。

    叶流霜呜呜叫着,避无可避,“咕嘟咕嘟”,把男人射出的腥咸液体尽数吞了下去。

    云知还不禁想起她在云梦湖上打败沈知白的情形,那时的她是那么地骄傲与自信,强大的实力和聪明的头脑,使她在冰冷的气质中,隐隐透出一种意气风发的美丽来,不仅夺人眼目,更且惑人心智。他毫不怀疑,当时只要她一句话,愿意为她叛逃敌国的男人,不会少于三位数。

    可是此时此刻,她却在蒋武神的逼迫下,几乎一滴不剩地喝下了自己的阳精!

    云知还又感歉疚又感快意,心情矛盾之极。

    叶流霜满脸潮红,一次性喝下那么多古怪的液体,羞耻、愤恨、委屈,种种情绪翻来涌去,一时忘了动作,呆呆含着云知还的肉棒,不知在想什么。

    还是云知还先反应过来,急忙把重新勃起的阳物从她口中拔出,用衣袖擦了擦她嘴角溢出的淫液,关切地问道:“叶姑娘,你没事吧?”

    口鼻间残存着的精液气息,让叶流霜不愿意开口说话,只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云知还望向了蒋武神,道:“前辈还有什么吩咐吗?”

    蒋武神道:“你们的表现很不错,我很满意,接下来,就打一场鼓给我听听吧。”

    “打鼓?什么鼓?”

    “屁股。”蒋武神道,“我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打屁股的声音了。你自己好好琢磨,怎样才能打得响亮一点,好听一点。”

    他的要求是越来越多,越来越过分,云知还不觉看向了叶流霜,目光中有一点担忧。

    叶流霜咬了咬牙,身子慢慢趴伏下去,下巴枕在两条藕臂上,翘起两瓣雪白挺翘的圆臀,道:“你来吧。”

    她这个姿势实在诱人,云知还心里不免怦怦乱跳,凑过去一看,雪臀中间裂开一条蜜缝,两片花唇粉嫩晶莹,边缘往两侧微微翻开,线条曲折优美,让人产生两种矛盾的欲望:既想把它掰开,一窥里面的绮丽美景,又想让它保持原状,远远地观赏便觉满足。

    云知还想了想,伸臂把她的身子抱起,横卧在自己的大腿上,使她的圆臀正好翘在自己左手边,道了声“得罪了”,手掌抬起落下,“啪”一声脆响,打得美肉颤晃,雪肌泛粉。

    叶流霜原以为自己能承受得住这种屈辱,哪知道屁股上被他重重一拍,虽然不疼,却有一种极为强烈的羞耻感蹿上心头,口中竟难以遏制地呜叫了一声。

    叶流霜羞极,忙伸手捂住自己的嘴。

    云知还手上不停,啪啪地打着她的雪臀,不断调整力道和角度,试图让她没那么痛苦,发出的声响又足够大,足够悦耳。

    她翘起的臀白、圆、大,弹性极佳,手掌落在上面,微微变形,又迅速弹回原处,变魔术一般,每次都分毫无差。

    云知还越打越顺手,弹奏乐器似的,在这近乎密闭的空间奏响了一曲哀婉淫靡、勾魂摄魄的乐章。

    叶流霜不仅秀脸丽如霞蒸,便连冰肌玉骨的身子,也泛起了一层迷人的艳粉色。云知还的手掌每次落下,都能打得她浑身一颤,嘴里发出一声羞不可抑的呜咽。渐渐地,她的盈雪双眸竟有泪水隐隐,委屈可怜得仿佛一只猫咪。

    蒋武神没有说要打几下,打多久,云知还只能忍着心疼,一次次地打下去。

    到得后来,叶流霜原本白如细雪的翘臀上,已经布满了绯红色的指印,虽然实际上并没有受伤,看起来却颇有惊心动魄之感。

    云知还估计自己在她的雪臀上打了有四五百下,才听蒋武神说了一声:“可以了。”

    云知还忙停下了。

    叶流霜还以为这场羞辱将永无尽头,忽然得赦,大大松了一口,全身软绵绵的,趴在云知还腿上,一动也不愿动。

    蒋武神道:“你拿起夜明珠照一照,看她出水了没有。”

    云知还从地上捡起被遗忘了许久的珠子,往叶流霜臀间一照,道:“出了。”

    “多吗?”

    “多。”

    “哈哈,好,果然越高傲的女人,越经不起打。”

    蒋武神似乎得意非凡,道:“现在你可以上她了,但是要记住,不能一下就插进去,等她主动跟你要了,你再好好地满足她,保证她以后再也离不开你。”

    最新找回(十)云知还对他这种歪理邪说不屑一顾,但也不敢不从,把叶流霜的软绵娇躯抱起,轻放在地面,自己则膝行到她臀后,一手扶着佳人纤腰,一手捏着硬如铁铸的阳物,在她雪润庾嫩的腿心点刺划挑。有时情欲高涨,便把阳根竖起,埋在她臀间,双手使劲,把两瓣绵弹雪股往里推挤,紧紧包夹住阳物,上下耸弄一阵,以消心中欲火。

    叶流霜最私密敏感的地方,被一根火热硬挺的大棒子抵着百般耍弄,不禁羞得面颊如烧,浑身发抖。直接接触的腿心肌肤,更是被烫着一般,阵阵娇颤,泛出一抹桃红色。小嘴似的嫩穴轻翕不已,流出一缕缕粘腻清透的蜜液,看起来煞是诱人。

    云知还以拇食两指捏住阳物根部,一勾一按,粗长的肉棒便如鞭子一般,不断拍打她娇嫩湿润的阴户,“啪”“啪”的淫响声,在洞壁之间回荡,虽然细微,对三人来说,却是清晰可闻。

    叶流霜玉户每被鞭打一次,嘴里便发出一声呜叫,极度的羞耻、难耐的情欲、压抑至深的快感,皆收进那清润婉转的嗓音里,听得云知还情欲如沸,血脉贲张,几要忍不住刺进她的膣管里,狠狠操弄一番。

    蒋武神听得眉飞色舞,拍手叫好:“早就说这丫头的嗓音最适合叫床,果然不出我之所料,跟天籁似的。”

    叶流霜却想起自己当初说他没福分云云,几乎羞得无地自容。

    云知还拍了五六十下,打得她心酥腿软,液涌如潮,见差不多了,便用硕大的棒头,撑挤开她的两片花唇,在穴口往里一寸的嫩管儿里,不断耸刺搓弄。

    玉户前端,正是神经分布最密集之处,叶流霜的小穴被他的大棒子撑成一个圆形,每一丝细微的皱褶都被熨平了,来回磨弄刨刮,顿时快感如潮,浑身打颤,娇吟声破唇而出,抿也抿不住。

    可是内里还空着一大段,像有千百只蚂蚁轻啮细咬一般,瘙痒难当。叶流霜忍得辛苦之极,浑身香汗,但是知道那蒋武神要的就是自己主动开口求饶,好大加羞辱,便继续忍下去,一时倒是忘了逃走之事。

    云知还被她的玉穴夹着一小截肉棒,感受到膣肉的膏腴有力,同样起了强烈的抽插欲望,但是蒋武神和叶流霜都没开口,他只好继续不痛不痒地研磨。有时做得更过分一些,把阳物刺进一段,在花径嫩壁上旋磨一圈,再撬锁似的,往下用力一撬,肉棒嘣的一下,从紧窄如箍的玉户中弹了出来,几乎翘贴在小腹上。

    “呜,呜呜……”

    叶流霜难以自抑地呻吟起来,雪白的娇躯上下抖颤,心迷神乱间,几乎想要一屁股往后坐去,让那根粗长的东西把自己整个贯穿。

    云知还想了一个又一个花招,把两人皆弄得欲火如焚,却总是无法尽情肆意,攀上顶峰,苦乐交煎之下,难受无比。

    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听到蒋武神的声音响起:“叶姑娘,你现在可服了?

    只要你说一声『快干我,我受不了了”,我就让他好好地满足你。”

    叶流霜以手背抹去雪额上密布的汗珠,气喘吁吁地道:“你早就该问了。”

    回首向云知还道:“我受不了了,你快干我。”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微笑。

    云知还一愣,随即明白了她笑容中隐藏的意思:主动求饶,跟被问了之后再求饶,是不一样的。起码在耐性上,是她赢了。

    他不禁也有些放松下来,他一直怕伤害到叶流霜,在她心里留下什么阴影,既然她现在还笑得出来,说明这事虽然羞人,但还打不垮她,那自然就不用顾虑那么多了。

    即使在这样的环境里,他也希望最后能给她留下一点美好的回忆,而不是终身难以摆脱的恶梦。

    他凑到她雪滑的脸颊上亲了一口,道:“会有一点疼,你忍一忍,很快就会过去。”

    叶流霜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樱唇微微抿起,显然还是有些紧张。

    云知还双手握紧她纤薄如柳的腰肢,胀大到极致的肉棒一点一点地滑刺而去。

    叶流霜心弦绷紧,清晰地感觉到那根火热粗长的棍状物,逐分逐寸地往自己体内撑挤而来,滑腻的浆汁被碾磨出“唧”“唧”的水声。又满又胀的感觉充斥她的脑海,竟比含在口中时,更能描绘出整只肉棒的形状。

    云知还送了小半截进去,敏感的龟头触到了一圈柔韧的薄膜,知道那就是她最后一道屏障,深吸了一口气,又把肉棒缓缓退出,再刺回同样的位置,重复了好几次,确定她已适应了肉棒的大小,腰胯微退,重重一刺,噗叽一声水响,尽根刺进了她的小穴里。

    “呜!”

    虽然早有准备,这一记颇为迅猛的冲刺,还是插得叶流霜身子猛地一震,仰脖细吟了一声,雪脸上红霞瞬涌,樱唇颤抖着,艰难地吐出缕缕香息。

    云知还的肉棒被她温暖湿润的小穴紧紧地包裹着,四面八方皆是掐挤而来的嫩肉,爽得一时说不出话来。终于攻占佳人身子的成就感,更是让他大为扬眉吐气,甚至想到了一个古怪的场景:叶流霜来抢龙骨星兰,约定跟自己肉搏,两个时辰之内,谁先泄出来便算谁输……蒋武神沙哑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幻想:“小子,感觉如何?”

    云知还道:“很好。”

    “爽吗?”

    “爽。”

    “紧不紧?”

    “很紧。”

    “水多不多?”

    “多得流出来了。”

    蒋武神哈哈大笑,笑完道:“好好表现,别让老子失望。”

    叶流霜臀间夹着一根血管盘绕、勃翘如弓的大棒子,正浑身难受,听他们两人一问一答,句句直指要害,淫秽露骨,不禁羞得耳根赤透,身心剧颤。

    云知还俯下身,一手一颗,拿捏住叶流霜沉坠如瓜绵弹异常的嫩乳,往她耳孔吹了一口热气,道:“叶姑娘,我要开始了。”

    “不、不要废话……快干我,我受不了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萧齐艳史》,方便以后阅读萧齐艳史【萧齐艳史】第五章 九皇秘藏(九)(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萧齐艳史【萧齐艳史】第五章 九皇秘藏(九)(十)并对萧齐艳史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