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

【新婚】(18)

类别:精品小说 作者:东风瘦 本章:【新婚】(18)

    【新婚】(第十八章)2019年12月2日房间里一共三个人,除了孟宇自己,就是两个被他亲自扛回来的醉鬼。

    可却有人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叫住了他,这让孟宇吓了一跳。

    “你怎么醒了?”

    孟宇转头就看到孙伟正从床上坐起来,他有些慌张地问道。

    孙伟双手撑在床边,扭了扭脖子,然后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孟宇,也不说话。

    孟宇被他这样无言地盯着,有些发慌:“怎么了你,看我干嘛?”

    孙伟的眼睛中血丝密布,说他醉了吧,可眼神中却有着几分清明锐利,这让孟宇心中惶惶不安。

    孙伟是刚醒,还是没醉呢?如果他是没醉,那他刚才在自己房里为什么要装作一副烂醉如泥的样子?是因为听到了自己跟赵茹在厕所的交战,所以怕见面尴尬?孟宇心中念头百转千回,发现除了这种解释外,确实没办法说通孙伟的行为,所以有些心虚地偏开头,移开目光,不敢再跟孙伟对视。

    孙伟心中其实也是五味陈杂,他也没想到自己的嫂子竟然跟自己兄弟搞到一块去了。

    本来孙伟只是为了摆脱罗馨的过分纠缠,而故意装醉,准备就此结束这一晚的闹剧,可他没想到今晚最大的闹剧才刚刚开始。

    本该进浴室查看孟宇情况的赵茹竟然就这样在浴室跟孟宇真刀真枪地干了起来。

    今天之前,打死孙伟,他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能听到自己嫂子的春宫戏,而且跟赵茹做爱的还不是他的堂哥。

    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温婉贤淑的嫂子嘛?孙伟想不明白,明明两个人才认识一个月不到,竟然会在自己的蜜月途中搞到一起,难道自己大哥的缺席真的给嫂子造成这么大的伤害,让她如此自暴自弃?孙伟实在想不明白,所以他就一直装醉,哪怕罗馨已经走了,他还是假装烂醉不醒地让孟宇把他架回房。

    这一路上他也是思来想去,不知道要不要正面面对孟宇,直到刚才孟宇准备走了,他才想下定决心。

    逃避是没有办法的,毕竟是自己的蜜月旅行,总不能眼看着不理吧。

    毕竟是自己的嫂子和兄弟!“赵茹是我嫂子。”

    嘶哑的声音从孙伟的嘴里发出来,此时他还是面无表情,但眼神却不平静。

    他没有大声质问,只是平澹地陈述着一件事实。

    这种被抓奸在床的滋味着实不好受,孟宇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舌头不停地舔舐着自己的嘴唇,手也不住地捏着自己T恤下摆,反复盘弄,这一切都显示着他心中的慌张。

    他也没想到最先被孙伟撞破的,竟然不是他跟陈欣然的关系,反而是他跟赵茹的。

    孟宇不说话,孙伟也不说话,这种压抑的气氛让孟宇如坐针毡,他只能冷汗直冒地从嗓子里挤出个”

    昂……“刚才精虫上脑,孟宇就没考虑过赵茹的身份,和厕所外的三人,在赵茹那种美色面前,他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占有她,此时倒是尝到恶果了。把孟宇晾的差不多,孙伟这才又开口道:”

    你是我兄弟。

    “孟宇没想到孙伟又来一个陈述句,如果他单刀直入地问自己,痛快给一刀也就罢了,这种钝刀割肉,刀刀真实伤害,让孟宇实在承受不住,手中不停地摆动着姿势,嘴里更是结结巴巴:”

    她……刚才……我那个是……醉了。

    “孙伟看孟宇这么慌张不安,心中倒也不是特别的愤怒。他跟孟宇相处几年,对他还是有几分了解的,为人算不上老实正派,对漂亮女生也会有一些小心思,但也属于有色心没色胆那种,正常情况下他是绝不会做出这种非礼的举动的。

    没激起他怒火的,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对赵茹的同情,自己大哥仗着赵茹性子柔弱,在外面胡天胡地的不是一年半载了。如果自己嫂子真跟堂哥琴瑟和鸣,或者哪怕是貌合神离都没关系,只要自己堂哥别像现在一样在外面沾花惹草,他都会毫无保留地问责孟宇。可作为家属,孙伟是知道自己堂哥的德行的,近些年发了财,在外面飘的很,之前被赵茹发现的那些破事还只是冰山一角,所以孙伟对孙宏是没有太多同情的。在孙伟心中甚至会有这样的想法:“他这样不着调地渣男,活该被绿!”

    只要不是孟宇强迫赵茹本人的意愿,他对此都没有太多想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

    而且造成今晚这个局面的原因有很多,真心话大冒险,那杯混酒,赵茹的俯卧撑惩罚,赵茹的美貌,孟宇的欲望。

    是这一切的共同作用,孟宇跟赵茹才会失控,在厕所里就搞起来的。

    孙伟换位思考了一下,如果把孟宇换作他,在那种场合气氛之下,自己应该也是会忍耐不住的吧。

    而且归根究底,罪魁祸首还是罗馨,如果不是她突然横插一脚,自己的新婚蜜月之旅应该会顺遂很多吧!心中这么想着,孙伟心中的怒气倒也消散了大半,但他还是沉声警告道:”

    嗯,我希望这件事就让他过去了,不要有下次,赵茹终归是我嫂子。

    “听孙伟话里的意思是准备放过自己这一次,但后面就是对自己的警告了,孟宇这时有些踌躇,毕竟赵茹那么丰满肥腻的一块美肉都已经到口了,实在没有不吞下去的道理。虽然心中那么想着,当孟宇还是想快点将孙伟这关蒙混过去的,所以他也就装作面色为难却松了口气的样子,点了点头。孟宇看自己表态之后,孙伟并没有接话,两人陷入了一阵沉默之后,孟宇受不了开口道:”

    那我先回去?”

    孙伟抬头看着他,动了动嘴唇,抬了抬手,不知道想留孟宇还是想送。

    终于,他还是眉头一狠,像是在做很大的决定一样,对着孟宇说道:”

    我希望你能帮我。

    “孟宇看到孙伟那副纠结变换的脸色,正在猜测他是不是知道了自己和陈欣然的事情的时候,突然听到孙伟说出这么一句突兀的话来,一时满脸问号。看到孟宇一脸懵逼,孙伟赶紧补充道:”

    我想你帮我赶走罗馨!“孟宇听完他的解释,心中还是十分迷惑,我之前不是没帮你啊?孟宇心里这些想的,身体也这么诚实地表现了出来:”

    那么难缠的小祖宗,我帮得了你?”

    开玩笑,这么多年相处下来,自己在跟罗馨的交锋中就没占过几次上风,你还让我帮你?你自己都搞不定!孙伟眼见着孟宇听到自己让他弄走罗馨之后,脸色突然就变得十分难看,心中也不禁苦笑出来。

    孟宇跟罗馨两人不对付他是早就知道的,他们上大学那会儿,自己跟罗馨刚谈恋爱的时候,孟宇还时常做个电灯泡,跟他们一起逛逛街的,可两个月后,孟宇就打死不肯跟他们一块出去了。

    其实也不单是孟宇,大学里除了自己,就是女生里面都没几个受得了罗馨的毒舌刁蛮,以及动不动就冷下脸的性格。

    这次要不是自己实在受不了了,也不会强行上赶着孟宇帮自己。

    “我已经想好计划了,你只要配合我就行。”

    孟宇将信将疑地看着孙伟,他现在是知道了,原来孙伟突然起来留下自己,并不是为了给孙宏抱打不平,他原来是在这儿等着我呢!可他又有些想不明白了,以他和孙伟的关系,就算对方不用赵茹的事情威胁敲打自己,自己也是会帮他的啊,毕竟这么久的掩护他都帮忙打了。

    “什么计划?”

    “你先答应我,等我完善好了计划,我再告诉你。”

    孙伟的神神秘秘引起了孟宇的兴趣,恋爱四年你都没能制的了罗馨,这么短的功夫你就能想出办法来?孟宇心中也想着看看孙伟到底有什么神仙手段,能够降伏罗馨这个妖精,也就先点头答应了下来。

    孟宇答应之后,两人也就没有什么好聊的了,两人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后,孟宇就走了出去。

    “咔嚓~”

    听到身后的房门被关上了,孟宇拉住被冷汗黏在身上的T恤抖了抖,终于是长出了一口气。

    活过来了!今晚可真是一波三折啊,先是罗馨提出了死亡大冒险,而后自己竟然在厕所里上到了赵茹,最后甚至还被孙伟发现了抓住把柄。

    这过山车坐的可真带劲!还好自己今天没动什么邪念,想着搞什么夫目前犯的骚操作,不然估计今天该走不出这房门了。

    万幸的是此时终于是逃出生天了。

    而房间里面,孙伟坐在床头,两只手肘撑在叉开的大腿上,低下头盯着地板,目不转睛。

    今天一天对他来说同样是惊心动魄的一天,谁能想到罗馨竟然就以孟宇女朋友的身份留了下来呢!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对方一整天跟陈欣然黏在一块,一副好闺蜜的样子,看得他是心惊肉跳的,恨自己不能多长几双眼睛,能够时时刻刻盯住她们。

    盯了罗馨一整天,孙伟本来就变得神经脆弱,心神疲惫了,到了晚上还要参加妻子跟前女友都会参与的真心话大冒险!如果能够重来,孙伟真不想来泰国,或者真不想在泰国发那条说说,惹来罗馨这个麻烦精。

    真心话大冒险的过程中,罗馨的每一句话都像一颗地雷,不知道会不会爆炸,这让他头痛不已。

    他不知道以陈欣然的聪明才智,对罗馨那些充满暗示的话会不会有所怀疑,但他肯定的是,再让罗馨这么折腾下去,自己回去就歹离婚。

    如果说相爱的时候有多喜欢的话,那现在的孙伟对罗馨就有多厌烦。

    新婚当晚,罗馨的突如其来打了孙伟一个措手不及,竟让他一时冲动,沦陷到旧爱的温情当中。

    如果再给他一个机会的话,孙伟肯定不会如此选择的。

    当日他简直就是鬼迷了心窍,竟觉得自己喜欢的还是罗馨。

    如今对比看来,罗馨性格不如陈欣然甜美大方,温柔,而且往日里持靓行凶的本钱,也只与陈欣然不相伯仲而已。

    换作任何一个人选择,大概都会选陈欣然吧。

    现在的孙伟只想着安安稳稳跟陈欣然过日子,对于罗馨他真的是怕了,这么多年了对方还是这么刁蛮偏执,不顾及别人感受。

    特别是罗馨在醉倒的陈欣然面前强吻自己的时候,孙伟对罗馨的这种偏执态度更是十分抵触,最后逼不得已只能装醉逃过一劫。

    孙伟的前半生过的很顺遂,这得益于他的心态,他是个懂得取舍的人,螃蟹与柿子,学习与游戏,这些他从来不会想着都要。

    所以哪怕他不算聪明,也考入了一个很好的大学。

    所以哪怕他不算帅气,也找到了一个校花女朋友。

    只要他认定的事情,他就会摒弃一切杂念,用尽全力去争取。

    此时面对陈欣然和罗馨,他依然懂得取舍,知道自己如果两边都想要的话,最后只能是一个都不剩。

    而关于抓住谁,舍弃谁这个问题,孙伟其实早就有了决断,现在他纠结的是自己要不要用这种方法。

    对方终究是自己的前女友,用了可就真回不了头了,可不用的话,以罗馨的性子,肯定会继续缠着自己,使出更多自己想不出的招数来,到时候被陈欣然发现,可就鸡飞蛋打,一切都完了。

    “你还有的选吗?”

    孙伟自嘲地笑了,现在的局势,除了这种方法,你还能怎么办?罗馨都已经把你逼到这个份上了。

    回头看了眼熟睡在另一侧的陈欣然,孙伟咬了咬牙关,眼神中闪过一丝决然。

    ……孟宇离开孙伟他们房间之后,就快步走回到自己的房间门口,看了眼对面赵茹的房门,发现门缝间一片漆黑,不知道对方到底睡没睡呢。

    虽然刚才被孙伟抓了个正着,而且对方还对他有所警告,但孟宇对于孙伟的话还是没太过放在心上的。

    这么温柔肥美的赵老师,哪里是别人说一句就能放弃的。

    他要做的只是之后尽量背着孙伟,就像和陈欣然那样。

    即便心中这样想着,这时孟宇也没敢敲开赵茹的房门,毕竟才刚从孙伟房间里出来,要是对方这个时候出来再看到自己在敲赵茹的房门,那该多尴尬啊。

    但他心中也知道,对于赵茹的情绪安抚工作还是尽快的好,所以他还是掏出手机给赵茹发了个信息过去:“茹姐,睡了吗?”

    等了半天也没见赵茹回信息,而且对面房里也没有什么动静。

    该不会是真睡了吧?孟宇心中是知道赵茹只是不想回自己的,这个时候她大概率的是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偷哭,默默地舔舐伤口。

    知道自己就算敲门对方也不一定开,还容易引起孙伟的主意,所以孟宇也就没有上前,只是心中暗暗打定主意明天找赵茹好好聊一聊。

    回到自己房间,舒服地躺倒在床上,看着明晃晃的吊灯,孟宇回想起今天一天的经历,嘴角不禁画出一道弯弧。

    可真是个好日子啊,既吻了一次罗馨,又干了一次赵茹,这让他越来越觉得此行不虚,也越来越期待接下来的行程了。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进房间,照在赵茹那张惨白虚弱,眼眶红肿的脸上。

    最新找回新昨夜一整晚,她就这样裹在被子里,双手抱膝,坐在床头。

    昨晚的事情就像是做梦一样,十分不真实,直到现在她都不敢相信自己昨夜失身的事实。

    赵茹根本搞不明白,为什么只是玩个游戏,最后竟然惹出这么大的孽果来。

    她也想不明白,平日里温文尔雅的孟宇酒后竟然会变成那副模样。

    她更想不明白,昨夜自己竟然在对方的操弄下那么享受,一想到昨夜的事情,她身子一酥的同时,整个心中更满是羞耻感,脸都红半天。

    一晚没睡,赵茹的神经和身体都有些脆弱,可她还是强撑着起身,来到浴室里洗漱化妆。

    看着跟孟宇房间一样的装饰,赵茹心神一阵恍惚,眼前又浮现出昨晚自己像个娃娃一样被孟宇怀抱着,在浴室里边走变插的场景。

    不行的,赵茹你不能再想了,你今天就要离开!赵茹一遍一遍地在心中给自己打气,努力地凝聚着心神,想要摒弃心中的杂念,可她刚刚才失身,再加上一晚没睡,此时的精神状况本就不好,这让她无法如愿。

    她心中越想放下的画面,在这一刻却纷至沓来,让她一阵头晕脚软。

    赵茹在简单地洗漱打扮之后,就静静地坐在了房里。

    飞机票已经订好了,她只需要最后跟陈欣然他们打个招呼就行。

    但现在天还太早,她不想去扰人清梦。”

    咚咚咚!“陈欣然被一阵清脆的敲门声惊醒,刚醒过来,她就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晕晕乎乎的。”

    哈~“用粉拳敲了几下自己的脑袋,陈欣然这才稍微清醒过来。敲门声仍在继续,这让陈欣然十分烦躁:”

    孙伟,开门。

    “可房间空空荡荡,没有人回应她。陈欣然抬起身子,左右打量了一下,发现孙伟并不在房里,只好自己下床,晃晃悠悠地走到门口。”

    茹姐啊,早啊。

    “看着面容精致,穿着整齐的赵茹,陈欣然打了个招呼,然后转身往回走。

    赵茹跟在她后面进了房间,看着前面陈欣然踉跄的步伐,不禁关心道:”

    欣然,你没事吧?”

    “没什么,就是头还有点疼。”

    “恩,孙伟呢?”

    赵茹来是为了跟陈欣然夫妇说一下,告个别,却发现孙伟并不在房间里。

    “不知道啊,我才醒。”

    两人来到沙发前坐了下来,陈欣然这才问道:“茹姐这么早过来,有什么事吗?”

    刚才赵茹花了点时间,上了精致的妆,腮红眼影将她苍白的脸色,红肿的眼皮遮掩的很好,陈欣然并没有看出任何问题。

    “我来是想跟你们说一下的,我今天准备回国了。”

    “恩?”

    赵茹的话一下子将陈欣然还有些迷煳的脑子炸醒了,她当即反问道:”

    为什么?”

    对于陈欣然的问题,赵茹也将早已想好的说辞说了出来:”

    来了几天感觉挺不适应国外的,就想着早点回去。

    “赵茹临时想出来的说辞十分生硬,这让陈欣然心生疑惑,安抚道:”

    那你先等一等啊,我问一下孙伟在哪,让他快点回来。

    “说着陈欣然就拿起了手机。但她第一个找的却不是孙伟,而是发了条短信给孟宇:”

    昨晚发生了什么,怎么茹姐今早就准备回国?”

    相比于丈夫孙伟,陈欣然此时更加信任孟宇,至少对方老实地跟自己交代了罗馨的身份,并没有像孙伟一样骗自己。

    所以想要了解昨晚自己醉倒后发生了什么情况,陈欣然第一个找的就是孟宇。

    孟宇今天也早早的起了床,此时正在浴室边刷牙边翻着手机。

    看到陈欣然发过来的信息后,他整个人都僵住了,甚至下意识地吞了口口水,将嘴里的牙膏沫都咽了半口。

    孟宇没想到赵茹行事突然变得这么果决,他还想着待会儿上门道个歉,卖个乖呢,对方就已经准备飞回国了。

    但是赵茹要回国,这个消息既在预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毕竟昨晚孟宇才强上了她,要是她没点反应也确实不现实。

    而以赵茹的性子,逃避确实是她会用的手段。

    只是孟宇没想过赵茹会这么雷厉风行,这么早就找上了陈欣然。

    孟宇脑子里飞快地思考着怎么才能将赵茹留下来,同时也应付着陈欣然,发道:”

    茹姐昨晚好像猜了孙伟和罗馨的关系。

    “这句话倒不是孟宇随口胡诌,也不是他心细如发自己发现的,而是昨晚罗馨给他发了短信,告诉他这个情况,让他稳住赵茹,不要让她乱来。而这个消息此时正好被用上,用来搪塞陈欣然,他总不能对陈欣然说,自己昨天在浴室强上了赵茹,所以她急着逃跑吧?那边陈欣然看到这个之后,整个人“唰”

    的一下又懵住了。

    “茹姐,你要走是不是因为孙伟的事儿?”

    知道原因后,陈欣然开门见山地问道。

    赵茹正端坐着等陈欣然找孙伟,没想到陈欣然突然问出这样的话,让她有些迷惑:“孙伟?”

    陈欣然补充道:“就是孙伟和罗馨的事。”

    陈欣然这么一说,赵茹立刻就知道了。

    怎么?陈欣然也知道孙伟和罗馨的事?赵茹不敢确定,所以她还是问道:“他们什么事啊?”

    “就是孙伟出轨罗馨的事啊!”

    赵茹一听就知道,原来陈欣然什么都知道,亏自己昨天还一直在纠结要不要提醒对方呢。

    可转头赵茹就有些慌张了,陈欣然是怎么知道的,不会是昨天晚上她没醉吧?赵茹慌张地问道:“昨天你没醉?”

    果然,昨晚自己喝醉后肯定发生了什么,不然赵茹不会怎么问。

    “昨天怎么了?”

    知道陈欣然昨晚喝醉了,没听到自己的事儿,赵茹心中也微微松了口气,然后说道:“昨儿我出去了一趟,回来就发现孙伟和罗馨抱在一块。”

    既然陈欣然都知道孙伟和罗馨有奸情了,赵茹也就不准备隐瞒了。

    只是她没有如实地说自己是被孟宇侵犯后,跑出浴室后发现的,而是说出去了一趟。

    没想到昨晚罗馨和孙伟在自己面前就能卿卿我哦我,搂搂抱抱,这下陈欣然可气得不轻。

    只是她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现在当务之急不是找他们算账,而是要把赵茹留下来。

    异国他乡的,一行五人,孙伟和罗馨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苟合,孟宇更是垂涎着自己的身子,如今她最能也只能依靠信任的只有赵茹了,如果连她都离开,那陈欣然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

    倒不是说要赵茹帮什么忙,只是有她在身边,至少自己心力能踏实一点。

    “所以你是因为这个才要走?”

    赵茹一听,也就顺势说道:“恩,感觉我再在这儿怪不自在的。”

    她话刚一说完,就听到陈欣然说道:“茹姐,我想离婚!”

    这话像道惊雷,炸在赵茹耳边,让她整个人僵在那儿,几次想要开口,却呐呐无言。

    赵茹几次尝试开口之后,终于还是说了出来:“你才结婚啊!”

    “那又怎么样!”

    “他自己都不珍惜我们这段婚姻。”

    陈欣然给过机会孙伟的,她可以原谅对方在新婚之夜不回家在外面鬼混,但她是绝无法忍让第二次的,而且这一次对方还让小三加入自己的蜜月之旅。

    这是在践踏自己的尊严!”

    就因为才结婚,所以我就该原谅他吗?”

    陈欣然继续追问道。

    赵茹脸色一僵,有些哑口无言。

    是啊,才结婚又怎么样,对方出轨在先,难道女人就应该理所当然地忍让吗?赵茹想起了当初孙宏出轨的时候,那群来劝说自己原谅对方第一次的亲戚。

    一想到这儿,她说不出话了,她不能像那群人一样,去劝陈欣然大度。

    当初她就是因为顾虑太多,想着给孙宏一次机会,可事实却狠狠打了她一巴掌。

    男人,心野了,就收不回来了。

    看着陈欣然没有自怨自艾,而是决然地准备离婚,赵茹心中突然生出一丝羡慕来,要是当初……赵茹收了收心,说道:”

    你想好了?””

    恩!“赵茹看她心意已定,也就不再劝说,而是问道:”

    那我们一块回国?””

    不,现在还不行!“”

    为什么?”

    陈欣然狠声说道:”

    就算离婚,我也不能让这对狗男女在一起。

    “赵茹听到这话,不由地眉头一皱,她这人善良惯了,看到陈欣然报复心这么重,心中难免有些有些不舒服。如果把赵茹换成陈欣然,以她的性格,可能也就是立刻回国,干净利落地离婚,让她闹她是做不到的。但赵茹也知道,每个人想法不同,如果陈欣然想着报复,到也没什么不妥,毕竟孙伟他们实在太过分了,在新婚蜜月途中就勾搭在一起了。”

    所以我希望茹姐,你能留下来陪我!“赵茹听到陈欣然想留自己,心中是有些为难的,一方面是她的性格,最怕遇上这种麻烦事儿,第二还是因为孟宇,要是自己留下来,该怎么面对孟宇啊?正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陈欣然出大招了:”

    其实罗馨是孙伟前女友!“听到这里,赵茹还能接受,可接下来就让她坐不住了。“我们结婚那晚,孙伟没在家,而是出去陪她了。”

    陈欣然说着眼眶就红了起来。

    说到底她还是个女人,这么大的委屈,她一个人忍受了这么久,一直无人倾诉。

    这个时候跟赵茹倾诉,她心中舒服了一点的同时,眼泪也跟着落了下来。

    在孟宇面前,陈欣然还能故作坚强,但面对知性温和的赵茹,她就卸下了所有的防备,将那晚上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讲给了赵茹听。

    当然,孟宇送自己回家那段被她有意识地掐掉了。

    赵茹听着陈欣然倾诉着自己的委屈,心中也是不好受,不停地安慰起陈欣然来。

    新婚之夜跟别的女人出去鬼混,这是多混账的男人才会做出来的事情啊!就是赵茹生性温和,此时也是怒火攻心。

    说道最后,陈欣然梨花带雨,委屈着一张小脸问赵茹:“所以茹姐……你能……留下来陪……我吗?”

    边问还边抽泣,那可怜样儿,我见犹怜啊。

    赵茹哪见过陈欣然这么泪眼婆娑的样子啊,在她的印象里,陈欣然从来都是骄傲的,此时竟被那对狗男女逼的如此。

    面对陈欣然的眼泪攻势,赵茹纵然是女人也败下阵来,点头答应道:“恩,那你准备怎么办?”

    陈欣然抽着鼻子,拿起面纸擦着眼泪:“我还没想好,但肯定不能让他们这么顺遂。“这里陈欣然其实是隐瞒了赵茹的,她的想法其实还是将罗馨推向孟宇,然后让他们三个人关系破裂。她之所以没跟赵茹讲明白,是因为她知道赵茹的性格,如果将孟宇扯进来,对方肯定不会同意,毕竟是个无关的人。她总不能跟赵茹说,孟宇一点也不无辜,不仅帮忙孙伟隐瞒而已,新婚之夜跟自己有过一段一夜情还不止,来了泰国后,还将自己拖到厕所又做了一次吧?让自己难堪的事情,赵茹就没必要知道了。赵茹本来就因为昨晚的事情,一夜没睡,脑子晕晕乎乎的,来找陈欣然告别就是想着早日解脱,没想到现在心中更加混沌了,而且好像自己还走不了了。陈欣然那样求自己,自己总不好拒绝她吧。而且她心中也隐隐有些期待,有着类似的遭遇,但陈欣然的选择却跟自己大相径庭,她心中也想知道,像陈欣然这样年轻独立的女人,会不会活得轻松点。两人又长聊了许久,赵茹这才离开陈欣然的房间。陈欣然让她先伪装成没发现孙伟和陈欣然的事情的样子,这让赵茹有些为难。她不是个能藏得住事的人,万一被发现破坏了,陈欣然的计划可怎么办?赵茹满怀心事地回到自己房门前。没等她掏出房卡开门,就听到对门传来一声:“茹姐!”


如果您喜欢,请把《新婚》,方便以后阅读新婚【新婚】(18)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新婚【新婚】(18)并对新婚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